008白绫,绝不寻死

    事实上,他们看对方的眼神却是敌视。

    谁先退步,谁就输了。

    东陵子洛不能接受,自己输给一个女人。

    而凤轻尘输不起,她一输就是输掉自己的命。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让谁……

    凤轻尘并不着急,她知道最后赢得一定会是她,因为她拿命在赌了。

    果然,没让凤轻尘等太久,东陵子洛再确定凤轻尘不会退步时,咬牙妥协了。

    “好,本王答应你。半年内不会有人因为这件事而找你麻烦,至于你自己惹的事,本王就管不着了。”他的命,比凤轻尘精贵。

    不就是半年吗?他东陵子洛忍了。

    半年后,他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

    凤轻尘,有我东陵子洛在的一天,你就别想在东陵王朝立足。

    “多谢洛王。”凤轻尘言不由衷地道,同时后退一步,双眼平静地看着东陵子洛。

    她管东陵子洛怎么想,先度过面前的难关再说。

    在东陵子洛的瞪视下,凤轻尘笑语嫣然地伸出手,替东陵子洛把弄皱的衣领抚平。

    “洛王,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靠近,也是最后一次,再次相见,洛王与轻尘就是……”

    “敌人!”

    “啪……”

    凤轻尘最后两个字还没有来及说全,就被东陵子洛一巴掌打倒在地。

    不远处的侍卫一看这个情况,立马上前,长枪直指凤轻尘,只要东陵子洛一个命令,凤轻尘立马就会惨死于此。

    这一巴掌打的很重,凤轻尘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回神,朝地上吐了口血水,那血水中还有一颗断牙……

    凤轻尘哼都没有哼一声,缓缓抬头,长发遮了脸,也遮去了凤轻尘眼中的凌厉与愤怒。

    面对冰冷的长枪,凤轻尘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惧意,反倒是含糊不清地笑道:“原来,洛王您这翩翩君子也会打女人。”

    说话间,修长的十指缓缓地拔开脸上的长发,露出一张血淋淋的脸。

    左脸颊是血,右脸颊高高肿起,看上去真如淋了血水的猪头一般,要说多丑就有多丑。

    可偏偏,看到凤轻尘这样的人却是没有一个人敢笑她,敢说她丑。

    因为那双眼睛……

    冷得吓人,冷得骇人……

    东陵子洛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一双眸子,就好像看尽了世间的一切,就好像濒临死亡的猛兽,看着比自己更强大的敌人,准备拼死一击,准备鱼死网破。

    “退下。”鬼使神差的,东陵子洛挥手呵退了侍卫。

    看着凤轻尘,他心中那股烦燥越发的强烈了。

    这真是那个懦弱无能,见到他只会低头和哭泣的凤轻尘吗?

    心中隐隐有几分不确定,有一种强烈的后悔感袭上心头。

    似乎娶凤轻尘也不错。

    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容不得他后悔。

    重重地呼了口气,东陵子洛压下这莫名的情绪。

    “凤轻尘,滚,别让本王再见到你。”说毕,转身朝皇后的寝宫走去。

    父皇对凤轻尘的处置,他已经找贴身太监告诉了母后,母后想必不会再插手了。

    待东陵子洛走后,凤轻尘才慢慢起身,看着像防狼一般防着她的侍卫,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

    东陵子洛一身完好,她凤轻尘才是伤痕累累,才是要防备的那个人……

    不过,不管这些了,能活着从宫里走出去,就很好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凤轻尘漠然地转身,红色的薄纱染了血,粘在身上,站在这汉白玉上,看上去是那样的艳丽与夺目,就是两边盛开的红花都相形失色。

    宫女、太监和侍兵,看着这样的凤轻尘,不知为何竟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奚落。

    反倒是在凤轻尘走过时,停了脚步,呆呆地看着这个狼狈万分,却又骄傲至极女子……

    有人在心中暗道:不愧为是将门虎女,这一身的伤,换了普通的女子别说走了,连站起来都不容易,这凤轻尘却能走得仪态万千,通身不失半点大家闺秀的气度。

    巾帼不让须眉!

    十步……

    二十步……

    凤轻尘一边走一边数着,脸上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脚边,溅起朵朵的血花,艳丽至极……

    凤轻尘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赤着双足踩在自己的鲜血上,眼直直的看着远处的宫门。

    走出去就好了!

    九十步……

    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