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威胁,皇后忘恩

    “凤轻尘?”

    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

    “不会死了吧?”

    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

    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

    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

    “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

    这是杀人眼神。

    “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扯住东陵子洛的衣领,借力站了起来。

    “你个疯女人放手!”东陵子洛一惊,反射性地一脚就踹过去。

    凤轻尘一个侧身,东陵子洛脚一偏,踹在了凤轻尘的小腿上,凤轻尘闷哼了一声,却是不肯移开,身子一软,整个人扑向东陵子洛的怀里……

    右脚插入东陵子洛双腿间,往上一抬,膝盖刚好抵在东陵子洛的跨下,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凤轻尘顺势趴在东陵子洛身上,双唇附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是疯了,我就算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洛王殿下!”

    这个姿势在外人眼中看上去暧昧至极,没有人会看到凤轻尘正在威胁东陵子洛。

    “凤轻尘,你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东陵子洛低声说道。

    那里被人抵着,东陵子洛先是一惊,紧接着双脸一红,看凤轻尘的眼神,除了鄙夷外,又多了几分厌恶。

    听禁卫军来报,凤轻尘一脚踹碎了严公子的那里,他还以为那是意外。

    如此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的,而且看她熟练、自然的样子了,想必不是第一次了。

    原本还心存愧疚,现在却是一点也不同情了,一切都是凤轻尘自找的,是她自己不知羞耻。

    好人家的姑娘,会像凤轻尘这样吗?

    再说了,天下男人那么多,这个女人干吗缠着自己不放。

    “我知不知羞耻与洛王何干?别忘了,你现在不是我什么人。”凤轻尘朝着洛王的颈脖间轻轻呵气。

    没有任何意外,面前这个男人的下身起了变化。

    “哈哈哈,洛王,不是说我不知羞耻吗?现在你这样又算什么?”凤轻尘嘲讽地说道。

    东陵子洛全身一僵,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他又不是死人,被个女人如此摆弄,要是没反应那才叫怪呢。

    可是,任何女人都可以,唯独凤轻尘不行。

    “凤轻尘,滚开!”说话间,东陵子洛一伸手,就准备将凤轻尘推开。

    身后的侍卫这才发现不对劲,刚准备上前,却被东陵子洛呵退:“都给本王退下,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上前。”

    “是。”侍卫不疑有他,连连后退。

    凤轻尘借机,再次靠近,全身的重量都挂在东陵子洛身上,双手环在东陵子洛的颈脖间,膝盖又往上顶了几分,看似昵喃,实则威胁道:

    “洛王你可以试试,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毁了你。”

    知道东陵子洛不敢将这么丢人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凤轻尘毫无顾忌,放肆地威胁。

    男人,总是会被面子所累!

    毁?的确毁,凤轻尘只要用力往上一顶,毁的不仅是东陵子洛的男性的尊严,也毁了东陵子洛未来的路。

    东陵王朝不会让一个没用的男人当皇帝!

    “凤轻尘,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怕死吗?”东陵子洛脸一黑,恨不得现在就伸手掐死凤轻尘。

    曾几何时,他东陵子洛居然被一个女人欺负了,要受一个女人的威胁了。

    “哈哈哈,怕死?洛王你说得真可爱。现在的凤轻尘比起死,好得了多少?”凤轻尘眼中的狠厉,毫不掩饰地表露在了东陵子洛的面前。

    东陵子洛相信,凤轻尘下得了手,即使他是当朝皇子。

    现在的凤轻尘一无所有,她怕什么?她除了一条贱命什么都没有。

    而凤轻尘的命,在东陵子洛眼中,没有他跨下那东西值钱……

    “凤轻尘,你想要什么?”东陵子洛冷静地寻问,眼里却闪着不甘。

    他是不是要重新认识一下凤轻尘,这个传言中懦弱无能的草胞女子。

    “我想要什么洛王难道不知吗?轻尘要的向来很简单,不过是活着罢了。”

    想要她死的人太多了,皇后一个,东陵子洛一个,还有她在城门口打伤的那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