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评价,未婚夫洛王

    就在凤轻尘忐忑间间,那人停在了凤轻尘的身边,脚尖踢在凤轻尘的身上,就如同对待路过小狗一般。

    半晌后,才居高临下地道:“凤轻尘。”

    无形中,透着轻视与傲慢。

    凤轻尘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着紫衣,高贵优雅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男子眼中,有着强压的怒火。

    四肢有几分僵硬,脑子也不怎么灵光,双眼闪过一丝丝的迷糊,好半天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洛王。”

    原来面前这个眉目如画、神采飞扬的狂妄少年,就是这个身体的未婚夫,东陵皇朝七皇子——东陵子洛。

    凤轻尘的记忆里,关于东陵子洛的长相并不多,更多的是东陵子洛的喜好,当下凤轻尘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东陵子洛。

    肤白如玉,身形修长,眉如墨画,眼如星辰,五观分开来看,不是绝美,但组合在一起却是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再加上那骨子里透出来的皇家特有的尊贵之气,衬得人更加的气宇轩昂,让人无法忽视。

    如果忽略了东陵子洛眉眼间的浮华与狂傲之后,那么这东陵子洛绝对是绝世美男子,有着吸引天真无知美少女的本钱。

    “凤轻尘,怎么不认识本王了?”东陵子洛皱眉,他很讨厌凤轻尘看他的眼神,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是物品一般,被人评头论足。

    这凤轻尘,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了,以前见着自己不都是低着头的吗?

    明明是出身武将之家,却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般,偷偷躲在角落里看自己,一旦被发现,就红着一张脸,低着头拧着帕子,多说两句就开始掉眼泪。

    不是东陵子洛记得这么清,而是以前的凤轻尘,每一次与东陵子洛见面,都是这样的情况。

    以至于,让东陵子洛从骨子里,讨厌凤轻尘。

    凤轻尘看着高高在上的东陵子洛,从容地站了起来。

    跪在这人脚边与他说话,实在不是凤轻尘的个性。

    四肢僵硬得不像是自己的,凤轻尘却是强撑着,平视着东陵子洛,嘴角溢出一抹笑,轻声地道:“确实是不认识,你这样的男子,我为什么要认识。”

    东陵子洛,凤轻尘会死,就算不是你下的手,也与你脱不了关系吧,而今天的事,你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凤轻尘,你什么意思?”东陵子洛的脸色一变。

    他也没有去管凤轻尘什么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凤轻尘那双眼,那双悲凉的眼,让东陵子洛有几分不自在,就好像是自己是天下最负心的人一般。

    “什么意思?”

    凤轻尘苦笑一声,脚步不稳,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而后道: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洛王殿下,凤轻尘有此刻不都是洛王你一手造成的吗?”

    凤轻尘拉开身上的红纱,露出身上的痕迹,提醒东陵子洛,她此时的狼狈与不堪。

    本是女子最幸福的大婚之日,却变成这般光景,如此天差地别,让人如何接受?

    东陵子洛看着凤轻尘,瞳孔一瞬间放大,这个女人这般的狼狈,就如同脚下的泥土一般,为何他第一眼却是没有看到呢?

    他第一眼看到的尽是这女子眼中不屈的光芒。

    东陵子洛呼了口气,压下心中的升起的疑虑,打量着凤轻尘……

    身上有三分之一的肌肤露在外面,青青紫紫好不骇人。

    青丝染血散乱在身后,这样子比起冷宫里的女人,还要惨上几分。

    这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到比她更不堪的女子。

    可为何,他却不觉得凤轻尘肮脏、下贱与狼狈,反倒觉得凤轻尘这一刻高贵无比,这一刻风华无双呢?

    就好像,她身上穿的不是无法遮体的红纱,而是周正的朝服。

    身上的傲然之气,让人觉得自行惭秽,尤其是那一双眼,清明似镜,似乎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

    “你真是凤轻尘?”东陵子洛不由自主地道,话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怎么?洛王,我记得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就忘了你未来娘子的长相。”

    不管她现在多么的不堪,至少这一刻,他们的婚约还在。

    只不过,凤轻尘的声音不同于京城女子那般的轻快明了,这话说得没有半分的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