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结果,狠狠打

    黑衣银面一路跟随西陵天磊,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城内一小四合院中,黑衣银面男子在暗处挑眉。

    西陵天磊来这里,居然然是为了见凤轻尘身边那个叫婉音的丫鬟?

    看到这个小丫鬟,黑衣银面男子终于确定,城门口那出好戏,是西陵太子与公主一手导演。

    只不过,这么一个不不了台面的小丫鬟,值得西陵天磊亲自来见?这丫鬟好大的面子,或者说凤轻尘好大的面子。

    “公子,奴按公子所言,将事办妥了。”婉音看着西陵天磊的背影,眼带桃花,双颊绯红,眉目含情,一副邀功的样子。

    “办妥?你确定办妥了吗?凤将军和凤夫人的遗物你没找到,本宫就不与你计较,那么城门口的事情呢?凤轻尘为什么没有寻死?”西陵天磊回头,怒视婉音。

    “公子?”婉音脸上的笑僵住了。

    公子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他不是温柔体贴的吗?

    “蠢货。”西陵天磊骂道,在婉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朝婉音腹部踹了一脚。

    咚……婉音整个摔倒在地,脸朝下,吃了一脸灰。

    这一摔极其突然,婉音毫无防备,一脸是血,头昏头胀,好半天才回神来。

    “公子,公子……”婉音惊恐的叫着。

    “哼!”西陵天磊冷哼一声。

    奴才的本能,让婉音明白,她被人抛弃了。

    顾不得疼痛,婉音在地上爬行,抱着西陵天磊的大腿,大喊:“公子饶命呀,公子饶命呀。”

    “滚……”西陵天磊厌恶的又踹了一脚。

    “饶命?我倒想饶了你,你说你家小姐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可事实呢?城门口你家小姐好大的威风呀!”西陵天磊厌恶的看着婉音。

    凤轻尘,这个迷样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弄清凤轻尘身上的秘密,他根本不会亲自来。

    他手下有大把的人,将这个丫鬟给处理了。

    “小姐……呜呜,我也不知道,小姐平时不是这样的,小姐胆小无能,在皇城被人欺负了只会哭,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公子,奴婢不知呀……”

    婉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痛的直抽气,却不敢不回西陵天磊的话。

    一边说一边吐着血水,森白牙齿顺着血水流出,一颗一颗落在地上。

    呜呜呜……她错了,她不该贪图富贵,不该卖主。

    好痛,她好痛呀……

    “再问你一遍,凤轻尘以前的样子是不是伪装的?为什么?还有她的武功是谁教的?”

    这才是重点,只一眼,西陵天磊就知道,凤轻尘那招式很适合军人用。

    这样的技巧,他必须问清楚,最好弄到完整的招式,让西陵的士兵学着。

    “我不知道,武功?什么武功,我不知道,小姐不会,不会武功……”婉音一口的血水,眼眸中满是惊恐之色。

    她想要跑,可是跑不掉……

    “不知?你什么都不知,本宫留你何用。”西陵天磊又踢了一脚,婉音顺势滚到一边。

    西陵天磊看婉音这样,知道她没有撒谎,这种没有半点用处的人,留她何用。

    “来人呀……”西门天磊闪过一抹狠厉。

    凤轻尘,本宫今天会替你好好教训这卖主求荣的下人,你就别再为这种人难过了。

    “公子,公子饶命呀,婉音不敢了,婉音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婉音再次朝西门天磊爬来。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

    她不该背弃小姐。

    “殿下。”四个大汉冲了进来,在西陵天磊面前跪下下。

    “好好的招待她,想当本宫的女人,先得学会侍.侯男人,别让她死的太轻易了。”西陵天磊冷血的下冷,语毕,转身离去。

    “是,殿下。”四个大汉了一脸喜意。

    殿下的意思,不就是任他们玩,玩死也没有关系吗。

    “不,不要呀,不要呀。”婉音大叫,潜能爆发,飞快的爬了起来,往外冲。

    她不要留在这里……

    这就是报应吗?她陷害小姐被人污.辱了,现在就轮到她了吗?

    “跑?往哪里跑?”门口的大汉一伸手,将就婉音给拦了下来,撕拉一声,身上的罗裙应声而碎。

    “不,不要呀,救命呀,小姐救命呀!”婉音拼命挣扎,两条雪白的大.腿的在半空中蹬着。

    “救?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四个大汉一脸银笑,咚的一声将人摔倒在地。

    “啊……”婉音痛叫一声。

    “好白的.腿呀,这娘们比青楼的娘们好看多了。”说话间,就往婉音的大腿.处狠狠一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