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大结局

    “什么?”丁权的声音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芊芊的耳中。她的脸色一变,脚步踉跄了一下,晨晨……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芊芊的心头升起了巨大的恐惧,她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颗心痛的有些窒息!望着沙地上那个仍然在打的两人,一回眸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边上的三个瓶子。

    这里面……还有两瓶是可以救南宫晨的解药。芊芊的眼眸一睑,悄无声息的退到了一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南宫寒和周伟的身上,有一部份人的注意力是在红蛇和云泽身上,没有人去注意到芊芊,更没有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走到敌人那边去的。

    直到……

    芊芊瞅准了机会,猛的奔到了红蛇的面前,飞快的将没开盖的两个瓶子拿在手上,转身就跑!

    愣了!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周伟身边的木狼,他想也不想的举枪就射!

    “芊芊……”丁权和丁凡同时大吼,南宫寒一个跃身踢向木狼的手腕,他的脚头很准,但是子弹更快,直接打中了芊芊的肩锁骨处,只听芊芊惨呼一声扑倒在地上,正好跌在之前周伟掉落的匕首边上,她一愣,这是染了蛇毒的刀子?一个念头突的闪过,她想也不想的抓过匕首,往自已原本已经受了伤的手臂上用力的划去!

    “不!”不知谁在高呼,芊芊顾不得许多,丢下刀子随手拿过一瓶拧开盖子就喝。云泽试了一瓶是毒药,那么这两个里面一个是毒一个是解药,不管她喝的是毒还是解药,南宫晨都有救了。是毒药,余下的就是解药。是解药……那就是天可怜见她的这片心,她从来没有相信过运气,从小到大太多的不幸让她从不信这东西,可是这一刻,她用生命赌一次运气,只为那个这一生最爱的男人。

    “芊芊!”南宫寒走到她面前,蹲下了身子。所有的人都被这突来的一幕给弄傻了,周伟也看着芊芊,脸上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丁权是继南宫寒之后第一个奔过来的人,他也蹲在芊芊的身边,双手颤抖着,想扶又不敢扶她。

    芊芊静静的体会冰凉液体入喉的感觉,好一会儿她的身体并无异样,天……她成功了?芊芊笑了,脸上还沾着沙子,她将那瓶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南宫寒的手上,急声道:“南宫爸爸,快去救晨哥哥……”

    只是,为什么她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为什么她的头越来越重?为什么她的身体越来越轻?好像她要飞起来似的!怎么回事?芊芊努力的眨了眨眼,可是黑暗袭卷而来,她还是抵不住的陷进了无尽的黑渊!

    “芊芊……”

    “孩子……”

    “芊芊……”

    她听的到周围的急唤,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应上一声,她要死了吗?终究……她喝的是解药还是毒药?她的晨哥哥会好吗?仿佛间芊芊又回到了过去,她又看到了那间画室,那一张灵动的表情是自已呢。是晨哥哥帮自已画的……她一直以为快乐悲伤的时候只有自已一个人,但是那个那淡漠冷然的男人却偷偷的画下了她各种表情。

    是偷偷的哦……芊芊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仿佛间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的世外桃源,回到那个美丽淳朴的小岛,回到了那个孤独清冷的晨哥哥身边,他总是训斥她,让她不要跟着他。可是当她瘪着嘴不远不近小心翼翼跟着他的时候,他总会在距离远了时停下脚步,距离近了的时候又皱眉不悦的对她,这么说来……其实他一直是留心着她的?

    傻瓜!为什么她到这一刻还要不确定他的感情?沙漠里他几次拼死的救自已,明明恨着丁凡却又宠着自已去救她。明明自已说了最伤他的话,他还是无怨无悔的为她付出了生命,她……柳芊芊何德何能呢?好舍不得离开他,好舍不得……

    “哥,你服药的时间到了。”可儿穿着白色的医护装,端着一碗中药走进来,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娇弱小人儿,轻叹一声道:“子弹穿过前胸,离心脏只有一线的距离,她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这丫头真是爱惨了你,你是她拼着性命换来的,要好好的珍惜身体,才有力气唤醒她,不是吗?”

    立在窗边的男人转过身,端过中药一饮而尽,无声的将碗递给了可儿。他的目光也转向了床上的人儿,一个星期了,她一直靠着机器维持生命,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身边没有她,他以为她离自已而去了,毕竟在沙漠中,她声声爱着的是那个叫乔的男子。

    他以为自已是铁石心肠,可那一刻明明感觉到心碎了。而此刻……他真的希望她是离自已而去了,而不是躺在这床上,依靠着这冰冷的机器,她是那么怕黑,怕冷!她一定会很慌!心头掠过一丝尖锐的疼痛。南宫晨小心翼翼的上床,轻轻的将她揽在怀中,额头靠着她散着清香的长发。

    可儿的眼底一热,慌忙转身喃道:“搞毛线啊,你欲求不满哇,芊芊醒了要是知道你在她睡着的时候都占她便宜,肯定把你敲成猪头。”

    是的,她只是睡着了。可儿嘴里溪落着,体贴的为他们关上房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可儿咬着嘴唇靠在墙壁上,两颗晶莹的泪滴落下来。

    “又一个人偷偷难过了?”温柔熟悉的怀抱紧紧拥着自已,可儿的心顿时好受多了,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的抱怨:“学医有个毛用,连自个的嫂子都救不了,枉要这一身的名头,我恨死自已了。”

    “傻女人,你已经尽力了。”周哲轻吻可儿的额头,低声安慰。透过边上的玻璃墙,看到那对相依相偎的两人,不由想到曾经的自已,感叹的道:“生死离别自来都是最伤人的,看到大哥这个样子,我想到那一次我在广场上等你,从日出到日落,我看尽了不同的面孔,却一直没有等到我苦苦思念的那一个,那一刻,我也有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

    “噗……”可儿轻笑出声,泪却流的更凶了,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道:“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天你从日出等到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