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24章:你和他什么关系?

    “怎么样?还满意吗?”一边突然下陷,南宫寒已经坐到了她床边上来了,杜漫宁一怵,此刻想逃已经晚了,南宫寒的大手一捞将自已经锁在他的怀中,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道:“看够了吗?眼睛都直了。”

    偷窥被人当场抓住,杜漫宁尴尬的脸色通红,嘴巴却仍然硬气的道:“谁是小腐女了?你才是大混蛋。”

    “你很想我当大混蛋吗?”南宫寒说着,一双狼手也欺了上来,杜漫宁往后一缩,只是背后是墙,仍然让南宫寒给抓了个正着,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已已经被他……

    “起来啦!”杜漫宁推拒着他,整个小脸通红,南宫寒这个时候像个赖皮的小孩一样赖在她身上,声音坏坏的道:“告诉我,你和那个丁权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你今天不是听他说了吗?我是他的未婚妻。”杜漫宁推不开他,正委屈的瘪着小嘴望着他,南宫寒的眼睛一眯,大手盖上了她的腰窝,邪邪的道:“是吗?我认识那个丁权都有二十年了,他身边有什么人我会不知道吗?说,为什么要招惹上他?”

    “我几时招惹他了,是他……呃,你重死了,快起来。”杜漫宁倏的住口,脑子闪过丁权那阴冷的脸,又想到丁权有可能是要对付南宫寒的,顿时心情沉重起来。

    “怎么了?”杜漫宁脸上的变化没有骗的了南宫寒,他轻声的问了一句,然后俯下头发,用他的胡茬在杜漫宁脸上蹭啊蹭的,将杜漫宁心里弄的痒痒的,气息也有些不稳的道:“你和那个丁权是不是有仇啊?”

    “你说呢?”南宫寒嘟囔的说了一句,大掌仍然不停的游离在杜漫宁的身上,他这样的态度让杜漫宁很是不爽,伸手拍掉了他的毛手冷声的道:“别碰我,我都说了我是丁权的未婚妻。”

    南宫寒的眼睛冷冷眯着,倒是也停住了手,他突然间的停手,倒让杜漫宁不知道怎么接话说下去了,只是尴尬的将脸别过了一边,这时南宫寒却突的开口道:“给你一个机会选择,你是要做我的女人,还是要做丁权的未婚妻?”

    “你说什么呢?”杜漫宁皱眉,不解南宫寒突来的问句,南宫寒淡淡的道:“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你了,只是你睡着了。”

    “呃!”被他这么一提醒,杜漫宁倒是想起来了,偷偷抬眸望了南宫寒一眼,看他也正在望着自已,不由小声的道:“那个,那天晚上,是你抱我回来的?”

    “嗯。要不然你希望是谁?”南宫寒的脸又冷下来了,这个人的脾气真的不杂滴,杜漫宁立刻松了一口气,她不得不承认,在心里上她是知道南宫寒将她给送回来的,不过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丁权,心头上的这个肉疙瘩让她挺难受的。

    “回答我的问题,你要做丁权的未婚妻,还是要做我的女人。”南宫寒又问了一句,杜漫宁的目光缓缓的对上了她,不答反问的道:“南宫先生,请问你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南宫寒一怔,眉头微微的皱起,女人就是女人,还能有什么意思?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杜漫宁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她可以原谅那一夜后他的突然冷淡。她可以原谅她回公司时他让自已滚回去。

    但是她不能原谅别人戏弄她的感情,所以说到了这儿,杜漫宁也变的冷静起来,她坐起身,整个人缩到了墙角,眼神望着天花板,静静的道:“我不愿意做你的女人,不愿意做那个只给你做地下的女人,不愿意做那个为了钱才跟着你的女人,不愿意做那个只为了利用你的女人。”

    南宫寒皱眉,眼里两簇火苗在燃烧,她竟然不愿意做他的女人?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他被女人给推拒,撑起身他离开了床边,冷冷的道:“好,我从来不勉强别人。”

    “谢谢!”除了谢谢杜漫宁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南宫寒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拿过衣服快速的穿起来,只是他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的道:“对了,忘了和你说一件事情,可儿的身子,恐怕有点问题。”

    “可儿?”杜漫宁一怵,立刻坐直了身子,她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南宫寒,好似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是在说笑的成份,但是没有,南宫寒一脸的认真,眉宇间还有着淡淡的担忧,杜漫宁只觉有些窒息,头有些晕晕的,手也不自觉的轻抖起来,声音微有些发颤的道:“可儿病了吗?到底是什么问题?”

    “别墅里的医生给她简单的看了一下,查了一下血常规,但是很异常,你有空就带她去医院看一看。”南宫寒拉上裤子拉链,淡淡的开口。

    杜漫宁不说话,沉默一时间漫上了房间,只能听到桌上闹钟的滴答声,良久后杜漫宁才似是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道:“南宫寒,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什么事?”

    “我想……你暂时先帮我照看孩子,我最近有点事情,有些顾不过来!”孩子跟着他要安全的多?杜漫宁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眼下却也是最可行的办法。

    南宫寒不敢置信的望着她,那眼神就似是打量一个陌生人一般的打量着她,良久之后眼神渐渐的有些冷意的道:“你想要抛弃可儿?”

    杜漫宁一怔,有些不太懂他的意思,看着他冷下了脸,以为他不愿意,有些尴尬的道:“我怎么可能会抛弃可儿呢,我只是最近有点事情,可儿在我身边……有些不在方便,所以想要麻烦你一下,而且两个孩子很乖的,现在又住在学校,只是你派人保护一下他们就好了,行吗?”

    “你是怕孩子影响到你钓下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