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23章:你疯了吗?

    非礼勿视!看多了会长针眼的,杜漫宁忙别过了脸,放低了脚步想离去,这时就听叶琪琪说道:“郁风,你做什么,你疯了!”

    “我是疯了,但是我受不住了,我看不下去你搂着那个男人四处的走动,我……”

    “郁风!你要是在这样,以后你永远都不可能见到我了!”叶琪琪稍稍的提高了声音冷呵了一句,倒也真的止住了那个男人的动作,杜漫宁不由好奇的转过了头,但是又怕被叶琪琪撞见弄的不好,所以她也没有多做停留,快步的回到了座位。

    交流会已经开始了,这里是男人的世界,女人只是绿叶而已,商场上,真正的女强人又有多少?杜漫宁低头饮着小酒,就盼着这酒宴能够早点散去。

    “这位小姐,能请您跳一支舞吗?”一个优雅的男士走了过来,杜漫宁不认识他,但是看到他有礼的对着南宫寒和丁权致意,那样子倒也能列为朋友一类,她有些犹豫的看了丁权一眼,见丁权微笑着点头,杜漫宁也不好拒绝,只能不情不愿的伸出了手,她对跳舞还是有阴影的,当初被丁大为吓怕了。

    “小姐,你真的好美!”

    “谢谢!”这种客套的话,杜漫宁自然不会当真,她淡淡的一笑,有礼的回了一句,但是目光却一直在丁权和南宫寒身边打转,看到丁权也不知道邀请了哪位美女跳舞,舞池很大,杜漫宁不一会就找不到他的人影了。

    而这时,陪着自已跳舞的男人,却在自已走神的时候松开了手,杜漫宁这才回过了头,一看之下吓了一跳:“你,你怎么……”

    这个男人是鬼还是神?刚刚看他还坐在那儿的,怎么她一转眼去寻丁权的空,他倒是来到了自已的身边了?看到了杜漫宁的惊讶,南宫寒有些小得意,他搂着她的纤腰带着她一边起舞,一边小声的道:“怪只能怪邀请你跳舞的那个男士太挫了,在舞池里就把女伴给丢了。”

    杜漫宁瞪了一眼,要是她看不出那男人是故意的,那太挫的人就是她了。冷着脸不说话,杜漫宁也不想惹怒了丁权,所以她只想着这个舞能早一点的结束。

    “看来我都低估了你的能力了,你巴上的还不单单是李凯民,还有丁权啊?我不知道的男人到底还有多少?”南宫寒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带给杜漫宁阵阵的酥麻,但是他语气中的话却让杜漫宁气红了脸,手上的力道稍稍的用力,暗自的掐了他一把咬牙的道:“我有多少男人是我的事,要你管!”

    “我只是关心丁权,你这么公然的给他带了绿帽子,他太可悲了。”

    “我看可悲的人是你吗?你带着绿帽子四处游荡,不也是乐在其中?”杜漫宁气的反咬了他一口,原本她也就是因为看到了叶琪琪和那个叫啥郁风的男人奸情,所以顺口说的一句话,只不过一说出口听到了南宫寒的耳边里面就变了味道,只见他的脸色一冷,低下头就咬上了杜漫宁的耳边。

    “嘶……”咬牙痛的冷抽了一口气,杜漫宁猛的推着他,一边捂上了耳朵,低咆道:“你属狗的吗?”

    南宫寒挑眉,看着他眼底的火苗,她愤愤的别过了脸,心里暗咒,瞪什么瞪?你以前也不是说我属狗的?而且你也是先说我给别人带绿帽子的,噢,只能你说人家不能人家说你啊!

    她的表情变化南宫寒是看在了眼里,他松开了她,却也冷声的在她耳边道:“你若敢给我戴绿帽子,那结果不是你能承认的。”

    说完,冷冷的转身离去,一瞬间杜漫宁又被推向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那男人扶着她拽着她起舞,她一抬头,才看到眼前的男人就是刚刚请自已跳舞的,丫的!她就知道他们是一伙的,可是……南宫寒的理解能力也太差了?人家说的是你未婚妻给你带绿帽子,他也能给理解成是自已。

    不过,杜漫宁却忽略了,自已的小心肝,因为某人的话,强烈的扑通了几下。

    大约十来分钟后,舞曲结束,杜漫宁又回到了桌边,这时叶琪琪也在桌边上坐着,这人!有啥事能藏在心里,但是却藏不到眼睛里,杜漫宁的眼光老是想往叶琪琪的身上飘,看着叶琪琪那面不改色的淡然,杜漫宁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高手啊!

    叶琪琪也发现了杜漫宁的目光,但是她却误解错了,杜漫宁那副打量她的样子,让她以为那是羡慕嫉妒恨呢,所以更加卖力的演着与南宫寒的深情,一场酒宴,演的都是些貌合神离啊。

    回到家!

    杜漫宁立刻放了热水泡澡,将整个人都躺在了热水中的感觉真好,她不知道那些个有钱人天天台加酒会是怎么过来的,像她这样的人,那种场合只会让人压抑的受不住,而她也观察了一晚上,丁权也只是带着自已给南宫寒显摆显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止,回来后也是将她送到楼下就离开了。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自已一晚上极尽可能的去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