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羡慕嫉妒恨

    就如同是自已,是为了老妈的安全,才处处受制于权哥!权哥……这个魁梧阴冷的男人,就算他不是整个事件的制造者,也肯定是其中制造者之一!权哥!杜漫宁咬呀低咒,同时也激起了她体内那股不服输的因子,她倒要看看,这个权哥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为了老妈,她一定要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

    杜漫宁暗自在心里起誓,一张小脸也冷的吓人,她望着镜中的自已。良久,她才打开了洗手间的房门,回到了房间里拖了行礼箱,这些衣服和化妆都是南宫寒为自已备下的,出于逆反心理,她选择穿南宫寒为自已买的衣服去参加交流会,翻出了一套银白色的晚礼服,又掏出了那一盒奢侈的化妆,杜漫宁开始打扮自已。

    商业交流会杜漫宁没有参加过,但是应该也和以前酒宴差不多,七年前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多少也参加过这样的场合,所以当她挽着权哥的手臂,被侍者引到了宴厅的时候,倒也没有多少尴尬的,而且自她走过地方,都引来一阵赞叹,倒也让她自信不少。

    “哟,丁先生您也来了,怎么?对于新四街的新城改造招标,你也有意向?”端着酒杯过来说话的是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中老年男子,只是挽着他的那个女人,看起来最多只有二十岁,青涩的脸蛋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意,略有些僵硬的跟着敬酒。

    原来他姓丁,丁权?杜漫宁在心里暗暗的盘算,暂时算是记下了这个名字,权哥长的魁梧高大,脸堂也可以,颇有些黑帮大佬的气势,但是要是和南宫寒比的话,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了,南宫寒身上的贵气权哥学不来,权哥身上有的也只不过是杀气罢了。

    “李老说笑了,我只是接到了邀请涵来参加交流会,至于新城招标什么的,倒是刚刚才从李老口里听到,难道是一个不错的项目吗?”丁权笑着应了一句,也就是这一句话,让杜漫宁对他改变了看法,一开始,看着他人高马大的,很自然的就会把他归类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但是刚才那话说的巧妙,倒让杜漫宁意外。

    “唉,我哪里投标的起,能标下这块地的,除了丁先生您,也就只有南宫集团喽。”脸上挂着淡淡的失望,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摇头叹息了一声,丁权生来就似一个冷面的脸,所以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李先生无趣,便也举杯敬了敬就走开了,杜漫宁也微微致了个笑。

    这时就见宴厅口传来喧闹的声音,很多人开始议论纷纷,往宴厅口涌去的人流也很多,杜漫宁本来就是要暗查自已碰到的古怪事情,所以对一切奇怪的举止都多加关注,自然的她也顺着人流往宴厅口走去,只是才走了两步,肩膀就被丁权给捏住了,稍稍用力止住了她的脚步冷声道:“你是我的女伴,只能跟着我!”

    “呃,你们所有的人都往那儿去,我只是看一眼!”杜漫宁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脚步倒也在丁权的目光下收了回来,这时人流开始往回走,杜漫宁拔高了脑袋往宴厅口望去,只见南宫寒如众星捧月般的被众人拥簇着走了过来,伴在他身边的正是叶琪琪,她一套水蓝色的长款礼服将她美好的身段展示无遗,也引去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南宫先生,您参加这次的交流会,有新城投标的意向吗?”南宫寒才刚一进来,那些猫在一边的记者却突的围了过来,镁光灯以及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在他身上,自杜漫宁的身后也发来了不少的赞叹声:“哇,好帅啊,原来他就是南宫集团的大佬啊,比杂志上的更帅呢。”

    “唉,真羡慕她身边的女人,只是那个女人长的也不怎么样嘛,还没有我好看呢!”

    “嘘!小点声,她可是市长千金。”另一个声音小心的提醒了一句,但是在杜漫宁看来,那声音也并没有小了多少,她不由的勾了勾嘴角,这时就听南宫寒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道:“新城开发能更好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这是每一个商家极尽可能想做的事情,南宫也不会例外,更何况市长招商引资,做为准女婿的我,自然要比别人更踊跃一些。”

    “南宫先生此举将给百姓带来就业及生活的各种便利,像南宫先生为富一方造就一方的商人真的不多!”

    听着围在南宫寒身边七嘴八舌忙着奉承的人们,杜漫宁不由有些嘴角抽搐,那些个平时人五人六的主儿,现在看看一个个的都是些什么嘴脸,正想着,丁权带着她往宴厅的另一角走过去,杜漫宁也正不知道以这种身份怎么来面对南宫寒,如果两个人能不相见,那不见是最好。

    随着丁权来到了另一角,两个人坐在偏角处,但是杜漫宁的目光却仍然是追着南宫寒的身影,丁权靠在椅背上,目光却冷冷盯着杜漫宁,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话,但是仍然让杜漫宁觉的压抑,尴尬的笑了一声,低头吃着侍者送来的点心。

    “你喜欢南宫寒?”丁权用的是问句,但是杜漫宁的心里却一怵,因为他的表情是肯定的,淡淡的目光下,让杜漫宁想要反驳都觉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