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20章:委屈的慌

    杜漫宁一顿,抬腿出了房门,睑下了眼状似无意的问了句道:“小毛,昨天那个大块头,你们都叫他权哥啊?”

    “是啊,权哥是我们的老大,堂口这一块地盘都是属于他来管的。”

    “哦,那他平时为人怎么样啊?”杜漫宁亲切的和小毛聊着天,心里也断定这孩子也就是一个没心机的主儿,不由多问了几句,想从他的嘴里套出点啥,可是这小子也滑溜,一扯到这个权哥的身上,他立刻打着哈哈道:“哎哟姐,您看您说的,权哥肯定是最好的了,很关照我们小弟的,您就放心。”

    她有什么好放心的。越是不关照越是好呢,杜漫宁心里想着,小毛却又开口道:“姐,您别觉着您要嫁给权哥委屈的慌,一般的人我们老大还真看不上,是因为您的身份尊贵,还有长的也挺美的,这才入了权哥的眼,权哥决定娶您,堂口里的姐姐们,没少掉眼泪呢!”

    “我身分尊贵?”杜漫宁不由的有点想笑,不过杜漫宁的话才刚一说完,小毛的脸色一变,忙干笑了两声道:“那是啊,以后可就是我们的嫂子了。嘿嘿。”

    看着小毛摸着脑袋傻笑的样子,杜漫宁直觉的没有这么简单,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只不过此刻她的心里只装着她老妈,也顾不上许多。车子七拐八弯的来到了一个偏辟的农家小院,杜漫宁刚一下车就觉的有些不可思议,她往四周张望了一眼,小毛便引着自已走进去。

    农家小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外面也没有人守着,院子里倒有几个大汉坐在那儿玩骰子,看到杜漫宁来了,也都是一愣,这时小毛上去道:“玩毛线啊,大娘人呢?”

    “在房里呢!”那几个大汉看到是小毛带人来的,立刻变的恭敬起来,这让杜漫宁也有些奇怪,小毛看起来吱吱呀呀的像个半大的小子,这些个人为什么对他这么恭敬?而且那什么权哥的派了小毛过来,对他肯定很相信,一个半大的小子又怎么能做到?杜漫宁不由的多望了他几眼。

    但是却没办法从小毛的脸上找出什么答案,心里记挂着老妈,杜漫宁也就立刻跟着进了房子,一进房间杜漫宁有些愣住了,这房间与外在也相差太大了?大理石的地面,墙上贴着墙纸,奢华的圆形大床,家具全都是名牌,而且杜玉芬一个人坐在桌边写着什么,听到了脚步声也没有回头。

    “大娘!”小毛轻唤了一声道:“您看谁来了。”

    杜玉芬仍然不说话,持着手中的笔在写着什么,杜漫宁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眼圈一红泪水讯速的漫上了眼眶,直到走近了她才看到,老妈手上的拿的是画笔,画上是一片竹林,林子里有一对相依相偎的情侣,那一对情侣只有背影,好像是相依着在看着湖面。

    很唯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杜漫宁看了却心酸不已,轻声的唤了句:“妈!”

    杜玉芬一怔,手中的画笔立刻掉落在地上,半晌才慢慢的,慢慢的转过了头,不敢置信的望着杜漫宁,伸出了手就似不太相信眼前的来人一般,抚摸着杜漫宁的头发,然后颤抖着手摸上了她的小脸,她的下巴,泪水刷刷的往下落,杜漫宁忍不住又哽咽的唤了句:“妈。”

    “漫漫,是我的漫漫吗?”杜玉芬抖动着嘴唇,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杜漫宁看的直心疼,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紧紧的拥在怀里哭着道:“老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好,害您……”

    “我没事,让妈妈看看,你还好?外面那些人没有为难你?”杜玉芬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杜漫宁,生怕她受到什么伤害一样,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却又突然的捂着脸低泣道:“看我傻的,我以为你会安全的,我无时无刻的不想着你能站在我的面前,可是……可是……”

    “妈,别哭了,我不是站在你面前了吗?你看……我好好的,好好的。”杜漫宁握紧了杜玉芬的手,说这话的时候她也忍不住直掉眼泪,杜玉芬一边摇头一边落泪,虚弱连人都有些站不住脚,杜漫宁扶她到床边坐下,杜玉芬才喃喃自语的道:“不,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来了这里就说明他还是找上你了,还是找上了……”

    “老妈。”看着杜玉芬失神的样子,直觉的杜漫宁就感到她似乎知道所有的事情,杜漫宁忙抓住了她的手道:“老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问沈霖是不是我的父亲,妈,难道这一切都和爸爸有关吗?”

    “漫漫!”杜玉芬颤抖着扬手,轻轻的拥紧了她,哽咽难言。小毛在边上道:“大娘,你也别哭了,有些事情都是必然的,等这阵子过了,一切的事情都妥了,自然会将你给放出去的,到时候您们母女不是天天都可以在一起吗?凡事都得往好的一方面看,您说是不是?”

    必然的,一切的事情,妥了!这一系列的用词都让杜漫宁感觉背后肯定有什么大的阴谋,是一个让无法逃脱的阴谋,她顿了顿身子,轻轻的拍着杜玉芬,转头看了一眼小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