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回答问题

    杜漫宁从小就是乖宝宝,没有接触过街头混混,就连那一次去澳洲,明意上接触到黑帮大佬了,可是那些人个个都冰冷异常,周身散发的是让人无比压迫的阴狠,却不似这些个年轻人吊儿郎当的。

    “姐姐,弟弟几个寂寞,想找姐姐玩玩。”为首的那个男子叼了一颗烟,流里流气的说了句,然后就又朝她身边走了两步道:“刚才远着看姐姐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着,勾的我们兄弟心痒痒的,怎么着你也能好好的补偿我们一下?嗯?”

    杜漫宁皱起了眉头,敢情自已是碰上混蛋了,她往身后看了一眼,长长的巷子就似是没有尽头一般的,如今在回头望去,更向是一个张着大嘴的蛇,就等着她进去。可是往前一看,这三五个小混蛋又拦着自已。

    恐惧渐渐的漫上了杜漫宁的心头,她只得强装起愤怒的冲着他们吼道:“让开,小小孩子不学好,就学会耍混蛋了,你们看看这街上,那些个店里的女人不是很多吗?姐姐把身上的钱都掏给你们,一人找一个的去解决一下,姐姐还有事,得先走了。”

    说着,杜漫宁将钱包往为首的那个年轻人怀里一塞,然后飞快的往前冲去,跑……是杜漫宁唯一的想法,如今这巷子离大街太远,如果那几个年轻人不肯放过自已,那自已就凶多吉少了。

    杜漫宁心里想着他们只是为钱,毕竟有钱了,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强迫自已又要做牢,又有什么好处?可是杜漫宁却忘了,有人诚心的引自已前来,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就在自已跑离了那些小混蛋十几步远的时候,从巷子中的岔口又出来几个人,大剌剌的挡在路上,杜漫宁的心一沉,她停下了脚步,发现那几个人的目光都在自已身上,那是一个带着戏谑,带着玩味,带着冷然的笑,那笑……说明这一切都是被人安排的!

    “你,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杜漫宁的脸都吓白了,这一刻她在心里痛骂起自已的无知起来,几个小混混很快的将杜漫宁给围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说了啊,找你玩玩。”

    “玩,玩什么?”舌头有些不听使唤,杜漫宁强压下心头的慌乱,暗自的握拳要自已冷静,冷静!

    “进去了,你就知道了。”为首的那个男人往边上的房子的一指,那是一家小小的理发店,一个红色的灯笼孤零零的挂在那儿,杜漫宁摇头,虽然她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但是不安紧扣着她的心弦,她背靠着墙,嘴唇有些颤抖。

    那男人见杜漫宁不动,眉头一皱,他身边的人立刻一哄上前,杜漫宁此刻也立刻僵硬了身子,待到这些人拉到自已手臂的时候,杜漫宁才想着要反抗,拳打脚踢外加尖叫,只是这静寂的小巷子没有半点除他们以外的声音。

    被人连拉带拽的给弄进了屋,又被一股大力推搡,杜漫宁的高跟鞋一歪,使她突然间扑倒在地,尖锐的疼痛让杜漫宁稍稍的清醒,心里虽然害怕,可是却也暗暗的打量起周围的情况来,自救!现在只能自救了。

    从外看,这是一个小理发店不错,但是她被人拉拽到了里间之后,杜漫宁却发现里面的房间很大,房间里还有许多人,除了和外面一样的小混混之外,还有一些站街女,杜漫宁之所以认为她们是站街女,主要还是看她们的衣着打扮,脸上的浓妆以及举止上的轻浮,很快的她感觉到自已坠入了冰冷的冰窑那般,想从这样的人手中逃出去,谈何容易?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引我到这里来?你们想要什么?”此刻,杜漫宁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她不相信这些人只是想和她玩玩,毕竟房间里的女人也够他们玩了。那为首的男子冷笑着道:“杜小姐果然聪明,我们用这种方式把杜小姐请过来,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们老大想见你一面,希望杜小姐不要与我们为难。”

    “你们老大?”杜漫宁拧起了眉头,听对方和自已说话的语气有些松动,这才在心里吁了一口气,那人不说话,却使了一个眼色,杜漫宁直觉的不好,但是下一秒她就被人一拥而上的给绑了起来,而且将她的嘴用胶带给封了起来,眼睛又系了一块黑布,这才拽着她往前面走去!

    黑暗!让杜漫宁心里的惊惧已经到了极点,这些人想要做什么她不知道,他们要带她去见谁?她心里也不清楚,六神无主的空档,她完全没有办法自救,她只能跟着这些人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身子被人推搡了一下之后就听一个男人道:“老大,人带过来了。”

    “给她解开。”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伴着他的声音,杜漫宁眼睛上的黑布被扯了下来,房间很黑,那个人倚窗而立,手中捏着一根香烟,背对着杜漫宁,他是一个魁梧的男人,足有一米八五以上,而且吨位很足,至少得有两百斤的样子,他穿着一套黑色的t恤,声音也很冷,一切都让杜漫宁紧绷了神经,她聪明的没有开口说话,只想着从言语中判断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缓缓的转过了身子,黑暗将他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