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15章:别生我的气好吗?

    “寒……”叶琪琪见他不说话,担心的唤了一句,双手更是勾上了他的脖子,强使着他的目光对上了自已。“寒,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了?”

    南宫寒不语,叶琪琪却并没有放弃,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嫉恨的道:“刚才杜漫宁来过,她想要调回公司,我不敢做主……所以就让她来找你,是不是……你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别生我的气好吗?”

    “没有!”南宫寒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推开了她道:“你先出去!”

    “寒!”叶琪琪的眼中隐有着泪水,有些不甘心的道:“寒,你说过我们要个孩子的,我们的婚期就要近了,我不想让你心情不好,但是你真的把我当成是你的未婚妻吗?你和杜漫宁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又突然要回公司了?而且你们昨天……”

    倏的!叶琪琪停住了嘴,她差一点将自已调查南宫寒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好在南宫寒并没有在意,她的一颗心才渐渐的放下来,不过也不敢留在这儿了,只得愤愤的离开……

    叶琪琪刚走,南宫寒就又揉灭了手中的烟头,那燃烧的烟头在他的手上断裂,他丝毫没有因为这种烫而停手,只是他的脸色阴沉的吓人,而这个时候他的行动电话却响了起来,南宫寒这才走到了桌子边上,伸手接起了电话。

    “喂……”

    “老大,是我!”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南宫寒的眉头微微的一皱,冷声的应了一句道:“说!”

    “四季春地下赌场被洗了,政府下了查封令,我们查到了一些风声,说是政府想要征收新四街的地段,四季春赌城怕是保不住了。”电话里的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把多日来所调查的事情一一向南宫寒禀报,南宫寒只是冷冷的听着,直到电话那头又传来了一阵沉默,他才冷冷的念了一句:“是市长下的命令吗?”

    “这个倒不知道,据我最近盯梢的结果来看,叶市长决对是涉黑的,我亲眼看到他出入过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那里面躺着的是沈霖!”

    “沈霖?”南宫寒的眼睛一眯,市长找他去做什么?这个很让人意外,只是更奇怪的则是,沈霖在重症室昏迷不醒,叶市长为什么要去探视他?

    南宫寒百思不得其解,良久之后才冷声的道:“接着盯紧他,我倒要看看他玩什么把戏,另外通知兄弟们,这阵子所有的活动都停了。”

    “好的,老大!”电话里爽快的应了一声,很快就收了线。南宫寒却愣愣的对着电话出神,良久之后,他才淡然一笑:“沈霖?呵……呵呵……看来上天是不让我放过你了,杜漫宁!”

    夜!悄然降临,经过了昨夜的辗转未眠到今天游荡着一天,杜漫宁是真的累坏了,回来抱着可儿哭了一阵,然后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不舍的交待了几句之后,竟然搂着可儿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只是她睡的很不踏实,感觉似乎有人在给她盖着东西,她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南宫寒的脸却印入了自已的眼中。

    做梦了?杜漫宁拼命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在她又睁开眼的时候,南宫寒依然就站在那儿,她只好又闭上了眼睛,这一定是做梦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南宫寒内心的一角有些松动,不过他仍然只是这样站着,直到身后的晨晨开口:“妈咪,你醒了吗?”

    儿子!杜漫宁的心里一格噔,立刻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立在自已面前,一大一小相似的容颜也出现在杜漫宁的面前,自从知道了南宫寒就是孩子的父亲,杜漫宁的心里一刻也没有安生过。

    如今刚刚睁开眼,就又一次面对这个情景,她心里颇有些不知所措,一把拉过了杜晨晨抱在怀里,防备的望着南宫寒道:“你做什么?谁让你来我家的,出去。”

    南宫寒的眉头微微的一皱,因她冷冷的态度,因为不敬的话语,看来……自已的确是伤了她的心了?可是她真的能是特别的那一个吗?想到这儿南宫寒的脸依然冷着,望着她一眼后才道:“我送晨晨回来!”

    “谢谢你的好心,既然晨晨已经回来了,那南宫先生就请回。”冷冷的说完,杜漫宁眼也不看南宫寒的起身,一把抱起了杜梦可,然后一手牵着杜晨晨往房间里面走去,对于南宫寒就如透明人一样的。

    杜晨晨的眉头微微的一皱,敏感的他已经发现了杜漫宁和南宫寒之间的不对劲,只是他聪明的没有开口说话,被杜漫宁给拉到了房间里之后,啪的一声杜漫宁把房间的门给关了。

    “妈咪……”杜梦可迷糊中喊了一句,杜漫宁立刻揉着她的头发哄道:“可儿乖,好好的睡,妈咪在这儿,妈咪一直在这儿呢!”

    也可能是杜梦可很久都没有睡好了,所以听到了杜漫宁的声音之后,很快的又陷入了沉睡当中,这时杜晨晨走过来,小大人一样的盯着杜漫宁瞧,被他这样的眼神瞧的有些恼火,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几天不见你老娘就不认识了啊?”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