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13章:我要掐死你

    苏沫一边哭一边吼,最后却骂了出来,杜漫宁只是落泪不停的落泪,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报了一个地址给苏沫,然后还没有等她和苏沫说上一句话,那边的电话就挂了。报给苏沫的地址是这个,杜漫宁也不敢走了,立在路边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就见一辆红色的宝马3系女式跑马停在了自已的面前,车子还没有停稳就从里面窜出来一个女人,她火红的一头长发,紧身皮衣裤,性感的紧身衣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杜漫宁见到这样的她直接就愣在了当场。

    她和苏沫算的上是手帕交了,从幼稚园到高中,她们都一直在一起,大学的时候苏沫随父亲去经营店铺下了海,两个人才分开,苏沫没有读大学,杜漫宁在读大学的几年中,听的最多就是苏沫一句:“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叹了。

    “杜漫宁!我要掐死你。”苏沫直扑了过来,把杜漫宁冲的往后退了几步,苏沫的嘴里说着狠话,可是却又紧紧的抱着杜漫宁不松手,杜漫宁也热泪盈眶,两个人又哭又笑的抱在一起,好一会儿都没有平复下来。

    凌席若在边上看着,许久后才上前一把扯开她们两个道:“行了行了,稍稍亲热一下有促进感情的潜质,抱太久了就太腻歪了啊,你们俩当我是透明呢?”

    “靠,你不说话我都忘了要找你算帐,你一直和漫漫联系为什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我听说你订婚了来看看你,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让我和漫漫联系?你存的什么心啊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苏沫!”眼前她越说越生气,杜漫宁立刻双手扯住了她的手臂,轻声哄着道:“主子息怒,主子息怒啊,这事真的不怪席若,是我让她帮我隐瞒的,不管她的事。”

    “你和孙诺安真的分了?”苏沫抹了一把眼泪,恨恨的望了一眼凌席若这才开口问了句,杜漫宁的心里本来就乱,如今一听到她提孙诺安,自是不想多说,摇了摇头道:“都分了七年多了,往事不堪回首,别说了成不,都是眼泪啊。”

    “去你的,眼泪是最不值钱的玩艺儿,来来……赶紧擦擦,找个地方我们坐坐。”苏沫一把胡乱的给杜漫宁抹着眼泪,一边张望着哪儿有茶座啥的,也是她们巧了,不远处正好有一家肯德基,苏沫伸手就拉着杜漫宁往前走,然后冲着凌席若道:“席若,停车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凌席若一点头,接过苏沫甩过来的钥匙,然后目送着她们离开。七年未见,杜漫宁也很激动,刚一坐到了位子上,就听苏沫讲这七年拖了多少人来找她,但是都一直无果。听的杜漫宁也很是感动。

    说着说着,苏沫突然间一脸认真的拉过了她,小声的在她的耳边道:“漫漫,你和孙诺安,真的散了吗?”

    杜漫宁一怔,重重的点了点头,有些不解她为什么这么郑重的来问自已这个问题,看到她点头,苏沫才叹息了一声道:“爱情啊当真是没有长久的吗?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爱情是能让人相信的?我一直以为你和孙诺安是永久不变的,可谁知最后还是分开了。”

    “沫沫你失恋了?”杜漫宁微笑的望着她,爱怜的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她这风风火火的脾气多年来还是没变,苏沫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只是看到孙诺安和……”

    “沫沫,漫漫,你俩怎么坐到最里面来了?”凌席若大老远的就开口,边说边往她们跟前走了一步,苏沫接触到了凌席若的眼神,不由白了她一眼,头一低也没有在接着说话,杜漫宁微笑着接过了她的包,然后坐到了苏沫的边上,把位子让给了凌席若。

    “你们两个要吃点什么,我去点!”杜漫宁拿过了桌上的套餐单子,递到了两个人的面前,两人也没有客气,随便一指,然后就没有在多叫。杜漫宁拿着单子去叫套餐,这时苏沫才一脸不快的瞪了凌席若一眼道:“为什么打断我的吗?难道你和孙诺安订婚的事情,一辈子都不让漫漫知道吗?”

    “不是,只是我还没有想好。”凌席若低着头,轻声的说了一句。

    苏沫嘴巴一撇,虽然从杜漫宁的口中知道她们七年前就分手了,但是从小到大在她的眼中,孙诺安就是杜漫宁的,杜漫宁就是孙诺安的,这样的想法怎么也改变不了,一时间还是不能认同凌席若的话,小声的道:“朋友妻不能欺,孙诺安是杜漫宁的,你现在和他好上了,这算是怎么个事情?”

    “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漫漫不要的我要,有什么不可以?是她自已不珍惜,又不是我做小三抢来的,你这话有失公平。”凌席若的脸色也不好,苏沫的话更加让她不认同。

    苏沫被她说的无语,但是仍然不爽的道:“总之,姐妹用过的男人都是报废,扔掉的也不能捡。”

    “你……”凌席若有些火了,杜漫宁大老远的就看她们交头接耳的,慌忙接过了服务员套餐盘子就往这边走,只是她还没有挤到跟前呢,就见凌席若起身拿着包,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