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12章:我会有什么事?

    丫的,我会有什么事?杜漫宁一把拉下了他的手,眼睛不满的望着她,酝酿啊酝酿啊,眼圈终于红了,瘪着个嘴委屈的望着南宫寒,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果然南宫寒无语的瞪了她一眼,自已也坐进了浴缸后才道:“有八九年了!”

    “喂,你坐进来干什么?”杜漫宁惊的张大了嘴巴,一下子也忘了回应南宫寒的话,虽然这浴缸够大的,可是他这么一坐进来,那不就成了鸳鸯浴了吗?但是南宫寒不理会她,舒服的靠在一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他仍然在回味,他的女人很多,有时候男人为了寻求剌激,会不停的更换女人,他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却没有一个女人来的比杜漫宁还要让他舒服。

    她没有那些女人的好技术,也没有那些女人会讨好她,但是她的青涩,她的欲拒还迎,她的羞涩,她的敏感犹如罂粟,他食了其味却入了骨髓。让他怎么也无法相信,刚才那个完全失控的犹如毛头小子的人,就是自已?

    “寒……”从水中伸出了脚丫子,微微的踢了踢他,一开始杜漫宁还害怕他又有什么不轨,但是之后她却发现他一直在沉默,不由的有些不安,也有些憋屈,怎么他那个表情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的,自已才是最吃亏的那个好哇?

    南宫寒没有动,仍然是闭上了眼睛,杜漫宁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道:“从你八九年前第一次住到了这个酒店之后,这个房间一直都是你住的吗?”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南宫寒仍然在泡澡,他不知道自已的话给杜漫宁带来怎么样的惊滔巨浪,他也没有睁开眼睛看一下杜漫宁,如果他看了,一定会惊讶,因为此时杜漫宁脸色变的很快。

    一会青一会红,一会白一会又红了,表情丰富而且同时一会想笑一会想哭,一会又恨的咬牙切齿,压抑着……拼命的压抑着……

    但是内心的巨浪仍然滔天,杜漫宁终是忍不住了,蹭的一下子起身窜到了南宫寒的身边……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咕噜!咕噜!啊噗……“南宫寒!”

    杜漫宁嚎叫,这两口洗澡水呛的,原本要扑过来做啥也给忘了,只能下意识的咆哮了一声,南宫寒这才睁开了眼睛,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伸手将她提到了自已的身上,然后道:“刚才没喂饱吗?叫的这么大声?”

    “你……你你……你……”杜漫宁连说了几个你字!各种怨念齐上了心头,想也不想的缩了一下就俯在他的胸前,想着要咬他一口,结果南宫寒宽都是胸肌,那一转头又往他的肋部咬去……

    “嘶!”这猛的一口一点都没有留情,吃痛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紧接着杜漫宁就觉的眼睛一花,水声哗的一声响起来,南宫寒已经出了浴缸冷然的道:“你属狗的吗?”

    “我就是要咬你!”杜漫宁霸道的低吼,声音一点也不比南宫寒低,这让南宫寒的脸色阴冷了下来,他伸手一拉浴巾走出了浴室,杜漫宁也从浴缸里钻了出来,只是等她擦干了身子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南宫寒都已经穿戴整齐了。

    “你不许走!”她的话还没有问完呢,怎么能让他这么就走了?七年啊,当年的大混蛋,她非的抽了他的筋披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啃了他的骨头不行。想着这些的时候,她的脸色变化的也很快,南宫寒冷着脸看着她,心底窜起了一种不悦,对于他这种花花大少来说,纠缠不清的女人,一向都是他最鄙视的。

    “让开!”南宫寒冷着脸说了一句,语气中有着隐忍。

    杜漫宁就是挡在了他的面前,双手张着倔强的望着他,声音也冷了下来道:“你就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吗?我有话要和你谈谈!”

    “和我谈?”南宫寒笑了,笑容里有着无尽的冰冷,没有等杜漫宁开口说话他就道:“你不会是让我对你负责?就凭你?一个少妇,两个孩子的妈,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了?想要多少钱,说!”

    “你……”南宫寒的话让杜漫宁瞬间白了脸,他误解了自已的意思,但是他的话却如针一般的剌入了自已的心脏,很疼!很疼!

    “在你的眼中,我就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吗?”强仰着头瞪着南宫寒,不让自已的眼睛落下来,南宫寒又是淡淡一笑道:“不然,你以为呢?今天你不就是存心吸引我的吗?为了成功,你费了很多心?我有很多女人,但是最猴急的人就是你了,你如果能保持你的个性,也许我不会这么快厌了你……这里是支票,填好了交到财务部!”

    南宫寒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甩到了杜漫宁的脸上,然后大力的推开了他打开房门,又一次的甩门而去!

    他走的很快,脸色阴冷的吓人,边上的侍者看到是他,原本想要上前引路,但是因为他脸上的表情太过吓人了,所以他们只好立在一边,生怕被当上了出气筒。

    “啪!”的一声!南宫寒甩上了车门,抽出了一颗香烟点着,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靠在椅背上缓缓的吐着气!无疑……自已是喜爱着杜漫宁的,她那温和的性子,对孩子的爱意还有那淡然若兰的气质,都吸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