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我错了

    “你做什么……”杜漫宁慌的撑起了身子,红酒立刻向下滑去。

    “放开我……”杜漫宁真的慌了,她双腿乱蹬整个人向上面移去,南宫寒一手按住了她的小腰:“小妖精,还想逃?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谁……谁想要了,你放开我,不玩了,不闹了,我错了。”惊惧和慌乱让杜漫宁口不择言。

    “好香,好甜!”羞人的情话自然的从南宫寒的口中说出,杜漫宁想到他是亲的哪里,娇软的低声道:“你好恶心,你太恶心了,放开我,我不要了,不要了……”

    “唔,不要,你刚刚亲我……唔……走开啦!”杜漫宁受不住这等剌激,又惊又慌的想逃,而同时又不敢张嘴说话,只能是紧咬着牙关,从牙缝里传出她的抗议。南宫寒也不逼她,转而攻向了她的耳朵。

    几次下来,南宫寒深知杜漫宁的敏感点在哪儿,所以也直奔而去,将她的整个耳边都含在了嘴里,杜漫宁歪着头想躲。

    杜漫宁的脸色一变,血色渐渐退去,脸上有点苍白,南宫寒同时也一怔,像她这种生过两个孩子的妈,怎么说也不可能这样?

    疑惑的撑起了身子,看到杜漫宁的表情也不像是装的,这才按耐着性子不动,不过口中却也调笑道:“如果不知道你有两个孩子,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你……粗俗!”杜漫宁红着眼圈瞪了他一眼才道:“我本来就只做过一次,而且晨晨和可儿也不是生出来的,是剖腹。”

    “哦?那我可要好好看看。”南宫寒笑着,双手撑起来。

    只听南宫寒咬牙嘶的一声,面上的表情有点古怪。

    杜漫宁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动了,这时南宫寒也看到了杜漫宁肚子上的那条白白的细线,手术疤痕恢复的很好,因为杜漫宁的肌肤很白很白,不仔细看当真是看不出来,南宫寒爱怜的抚了上去,轻声的道:“还疼吗?”

    “不,不疼了。”他那种疼惜的口气让杜漫宁的鼻子发酸,声音更是柔的可以滴出水来,谁知道杜漫宁的话才刚说完,南宫寒又动了动身子,惹来杜漫宁的一声轻哼:“不疼了就好,我会让你舒服的。”

    南宫寒额头上的汗水开始凝结,这个小妖精,天生就是来招惹自已的!这一段时间的同吃同住,其中有好多次,南宫寒都有些忍不住要想了她,但是最后还是压抑住了自已的渴望。

    南宫寒额前的汗水滴落,他紧紧的扣住了杜漫宁的身子按在自已怀中,就似要将她嵌到身体里!溶入到自已的血液中那般!最终他也忍不住……

    整个房间渐渐的回复了平静,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也消失了,紧紧相拥的人儿也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但是杜漫宁渐渐的缓过神来了之后,还是觉的挺难为情的,特别是她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儿,又有些不敢推开的样子,更加让这种尴尬加剧。

    “总裁,你……你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