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9章:揪出那人

    那总台小姐微微的一怔,之后又扬起了职业性的笑容道:“好的,那么小姐您想要住哪一套房呢?8018号房间一直都是最好的,连南宫先生自已过来的时候都是住的8018号房间呢。”

    “总之我不要住这个房间。”杜漫宁无比坚决的说了一句,总台小姐为难的望了她身后的老三一眼,见他没有阻止,只好道:“那好,麻烦杜小姐在这里签个字。”

    “为什么要签字?”杜漫宁觉的一刻也在这儿呆不下来了,总台小姐好脾气的笑笑道:“是这样的,这个是南宫先生专用的房间,南宫先生是安排你住到这里的,如果您不愿意住,麻烦您签个字,我们也好给南宫先生有个交代,但是您放心,我们也一定会给杜小姐安排最好的房间。”

    “你说……这个房间一直都是南宫寒在住的?”杜漫宁的脑袋中有什么东西闪过,会不会……会不会七年前的那夜……是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杜漫宁整个脸色都变的苍白苍白的,听到她这么问,总台小姐笑着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在我工作的三年里面,这个房间一直都是南宫先生在住的,只是来的很少,基上一个月住不上一天。”

    “哦!”失魂落魄的应了一句。总台转身在电脑里查了一下,然后回过头道:“杜小姐,我们六楼还有房间,要给您开吗?六楼也是套房,很安静而且可以观湖,怎么样?”

    “呃,不必了。就给我8018号房间。”杜漫宁怔然回过了神,一丝决然在她的眼中显现,想到了儿子和南宫寒酷似的脸,她的心里一阵激动,会是他吗?不管会不会是他,她都一定要查清楚。

    被酒店服务生带到了客房,8018号房间早已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了,比曾经更豪华更气派,她关上了房门,将那夜所有能记住的情景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她一步步的走向了大床,然后失神的坐在那儿。

    她要好好的想想,如果是南宫寒她应该怎么办?如果不是南宫寒她又要怎么办?但是照目前的样子来看,是南宫寒的机会要大一点,最有利的佐证,就是她的宝贝儿子,女儿比较像自已,但是脸庞也依稀可以看出南宫寒的影子。

    杜漫宁坐了一会,又缓缓的起身,迈着小碎步来到了酒柜边上,这个酒柜里依然摆着上好的红酒,开盖,倒了一杯,倚在窗户边上细细的味,她在想着要怎么证明那个人是南宫寒。

    当然,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寻找酒店经理去查查当年的入住记录,可是这种事情她七年前就做过了,挖地三尺也没有入住的人半点信息,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南宫寒,她倒是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如果他存心不想让人查出他的居住记录,时隔七年,她想查的话不是更难?

    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他自已的身上入手,如果……如果将七年前的那晚重新来过,两个人是不是都能够想起一点什么来呢?杜漫宁的脸上渐渐浮起了一丝冷笑,仰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南宫寒,你这头大野狼,看你还往哪儿逃。”

    观景阁!

    南宫寒靠在豪华的露天游泳池边上,头上的水珠沿着冷俊的脸庞滑入性感的胸膛,麦色的肌肤在夕阳下闪着诱惑的光芒,他伸手从侍者的手中接过了红酒,小饮了一口。

    水中,孙诺安朝他游过来,当他刚刚一靠到水池边上的时候,侍才立刻也给他递了一杯酒。孙诺安没有南宫寒那等定力,他一手拉着扶手,一手接过了酒时还喘着粗气道:“寒,听说你带着你的欧巴桑去旅游了?你不是,你是认真的?”

    南宫寒白了他一眼道:“请注意你的用词。”

    “哟!”孙诺安好笑的望着他道:“我们花花公子还真的动了情了?不过那个小秘书真的挺好玩的,我说……你们俩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看她的那个两个孩子,简直和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个……酷酷的小鬼头,不会是你的亲生儿子?”

    南宫寒的手一顿,每每他看到杜晨晨的时候,心里也有一种别样的亲切,可是血缘关系那就是怎么扯也扯不上了,他还没有笨到有哪个女人给她生孩子他都不记得了,所以对孙诺安的话也只是淡淡的一笑。

    他如此淡定的表情让孙诺安觉的蛋疼,于是又开始八卦的猜测道:“你不会是因为看上了人家的儿子,所以才和人家好的?你不会不能生育才瞄上了人家的儿子,顺便的要了人家的老妈。你……唔……”

    孙诺安一句话没有说完,直接的弯腰捂着肚子,对南宫寒突然间出手揍了自已,孙诺安十分怨念的道:“好啊寒,认识十年了,你几时动手k过我,为了那个女人你打我,看来你真的是陷入情网了。”

    “这一拳头挨的还没变乖是?”南宫寒活动着手指关节,作势要在补上一拳,孙诺安立刻将身子往水中一沉,边踩着水往池中游去边道:“我错了还不成吗?我这不是好奇吗?我不问了。”

    南宫寒给了他一个幸好你跑的快的表情,然后招呼侍者摆上饭菜,就这样露天用餐,两个孩子不知道杜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