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决不相见

    “孙,孙诺安?”杜漫宁瞬间石化,她呆呆的望着南宫寒半晌回不过神来,关于她和孙诺安的种种,又在她的脑海中浮现,看到她如此大的反应,南宫寒不由紧紧皱了一下眉头,不悦的道:“怎么了?你认识他?”

    “不,不认识。那个……总裁大人,我这一趟也累的够呛,不如你半路停停把我放下来,孩子我明天去接,我随便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晚就行了,当初可总裁你亲自应下的,你说回来后我们就各不相欠的。”

    “你做的是飞机,要我停下来把你扔下去吗?”南宫寒眯着眼睛望了她一眼,看到她的脸色一白,这才又接着说道:“你不是想要见孩子的吗?怎么一听到孙诺安就变卦了?”

    南宫寒的怀疑更盛,上一次他无意中看到沈霖家的人跟着杜漫宁,为了她的安全,他才派人查了查,发现杜漫宁是沈霖女儿的同时,他也很震惊,同时也查到丁叔和沈霖之间的来往甚密,于私他强行带上了杜漫宁,可是他不知道,杜漫宁竟然还认识他的好朋友?

    “我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变卦的?”杜漫宁慌乱的应了一句后才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天他来你办公室,一进门就拿我开玩笑,我只是不喜欢这样的人而已。”

    “真的?”南宫寒有些不信,盯着杜漫宁的小脸瞧,杜漫宁似乎是在加强她说话的可信度,重重的点了个头道:“当然就是这样,像我生活在贫民区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到你们这样的大佬。”

    “李凯民不就是你在贫民区认识的。”南宫寒的嘴巴一撇,并不完全相信杜漫宁的话,在黑帮里这么久了,一个人说的话是真还是谎,他几乎可以一眼看穿。

    “喂,你这个人好奇怪耶。”杜漫宁秀眉微皱的望着他,不满的道:“你是集团的总裁,我只是你一段时间的小秘书,我的事情没有必要全全向你汇报?你管的也太多了……”

    南宫寒的脸冷了下来,目光紧锁在杜漫宁的脸上,冷冷的望着她半晌之后才道:“最好你和我说过的话都是真的,我最讨厌荒言,讨厌欺骗,我不容许我的女人背叛我,你懂吗?”

    “谁是你的女人。”杜漫宁的火气也上来了,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外加霸道无耻啊?但是杜漫宁的话才刚一说出口,整个人就被南宫寒按在了怀里,他用的力度非常大,杜漫宁吃痛的哼了一声。

    嘴唇立刻被一个温热的唇给封住了,双手被束在了身后。

    “唔……疼……啊……”破碎的声音从南宫寒的嘴边传来,南宫寒更是狠狠的咬上了她的嘴唇,同时微微狠狠的道:“不疼你能长记性?”

    “唔,别……别咬了,真的疼,好疼……”杜漫宁哀哀的叫唤着,南宫寒却并没有打算要放开她,伸手爱怜的抚着她的头发,嘴上的动作也轻了不少,由一开始的粗鲁转变成了安抚,原本那惊慌的心渐渐的定了下来,安定之后更能感受他的温柔。

    杜漫宁痛呼声转成了轻喘,南宫寒的吻由嘴唇也转到了她小巧的耳边,耳朵是杜漫宁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南宫寒的吻也不换地方,只是双手不停的游离在杜漫宁的身上,轻揉慢捏着,这样的爱抚使杜漫宁很快的沉溺其中,理智和现实脱离,她轻喘着,微微的勾起了头,想要躲开那溺死人的甜蜜折磨,但是南宫寒偏偏不让她如愿。

    轻语带着热气窜入了杜漫宁的耳朵,她的身子不由的抖了抖,缓缓的睁开了迷朦的双眼,似乎还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南宫寒被她这种无辜的样子逗的一笑,俯身在她的嘴唇上落下一吻,戏谑一笑的道:“小红帽,醒醒了,别这么饥渴好不好?我们这是在飞机上,边上的目光很多呢!”

    这时理智才渐渐的回到了杜漫宁的大脑,想她一个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女人,哪里敌的过他这种情场圣手?回过神来的她立刻知道自已被撩拨了,而且南宫寒的话也彻底震醒了杜漫宁,她噌的一下子从南宫寒的身上跳下来,一边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服,一边慌乱的瞄了瞄四周。

    好巧不巧的,坐在飞行舱的老三端着个杯子过来,淡淡的望了杜漫宁一眼,也许别人只是无意的一眼,但是杜漫宁就不淡定了,那样的眼神非常具有深意啊,特别是自已这衣衫不整,脸色绯红的样子。

    回过头来恨恨的瞪了南宫寒一眼,南宫寒笑的无辜,双手一摊道:“我刚才只是想着惩罚一下你,谁知道你急不可耐的,都湿成了那样了。”

    “你,你还说!”杜漫宁窜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南宫寒自然不会放过如此的暖玉温香,紧紧的将她扣在怀里,这一下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