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6章:真是快人快语

    “你那是白痴问题好不好?刚才看花的时候,从空气中飘来了罂粟花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是剧性却很强,如果不是有很大的花田,是很难会散发出这么大的剧性的,罂粟花最重要的药物价值就是催眠,镇定剂知道?就是提取它的毒液,当然了,毒”说完,杜漫宁不忘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南宫寒静静的听着,平静的脸庞上看不出有什么反应,杜漫宁也不管她,仍然望着远方,南宫寒的手从她的肩头来到了她的腰间,双手稍稍用力就将她打横抱起,杜漫宁一时不察,被他吓了一跳,立刻挣扎道:“喂,你干嘛,放我下来啦,你不是说有很多双眼睛望着?”

    “你这样吵吵嚷嚷的,也有很多双耳朵听着!”

    “不,不会?”杜漫宁的脸噌的一下子更红了,眼神往四处搜着,南宫寒被她这种单纯的心机剌激的有些嘴角抽搐,他将她给抱在了床上,然后侧身拥住她道:“睡一会,晚一点的酒宴,少不了要灌你的酒了。”

    “可是我不想睡……”南宫寒的声音虽然变的温柔,让杜漫宁也不知不觉放柔了声音,南宫寒揉了揉她的头发,轻笑道:“没事,我不会走开的,坐了这么久的车子,你累坏了,来……我给你按按。”

    嘴上说着,南宫寒的手上早已经有了动作,他伸手来到了杜漫宁的脑袋后面,不轻不重的揉着,有丝困意袭来,杜漫宁闭上了眼睛,这时南宫寒的手却突的使力了,杜漫宁只来的及哼了一声,就陷入了黑暗中……

    “老三!”冷着声音低唤了一句,之前出现在南宫寒脸上的宠溺,就如芸花一现,此时的脸上只余下无尽的寒霜,房门开了,老三闪身进来,南宫寒望着怀里的人儿,冷然的对他道:“这里有种大片的罂粟花吗?”

    “这片花田面积太大,政府一直都盯的紧,没种罂粟花的。”老三有些疑惑,但仍然恭敬的应了一声。

    “罂粟花的毒强到多少可以使人昏迷?”

    老三迟疑了一下道:“罂粟花毒很不明显,不是专业人士根本不可能察觉的到,老大,有什么不对吗?”

    南宫寒将怀里的人儿小心的推至一边盖上被子,然后低声的和老三说了一句什么,只见他的神色一怔,脸上稍有些不敢置信,但是那表情也只是一瞬,接着就是无比的冷寒,杀气充斥着两个男人的周身。

    头!好痛啊!杜漫宁昏昏沉沉的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已是躺在床上的,抚着额头想了想,睡前的情景回浮到了脑海中,她的确是睡着了,只是怎么会这么头痛?这下倒好,没休息好,倒弄的更累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静悄悄的。

    杜漫宁蹭的一下子掀起了被子,然后赤着脚就奔下了床,一打开卧室的房门,只见南宫寒正坐在沙发上和人交谈着什么,看到她醒来,冲着她微微的一笑,低头又看到了她光着脚,冷冷的又皱起了眉头,和南宫寒交谈的男人杜漫宁不认识,但是她也知道此刻自已是多失礼,忙冲着两人微微一笑,退进了房间关上门。

    “隔音效果要不要都这么牛的啊!明明这么近,外面的声音却一点也听不到,害我出糗!”小声的嘀咕着,杜漫宁进洗澡间打理一下自已,泡了个热水澡,她的头才算稍微的好了一点,来到了床边掀开了被子,按按这枕头也挺柔软的,看来自已还是没有那个福命啊,越是舒服的枕头,越是头痛。

    丁叔这一场酒宴准备的可真久啊,说暂等一会就用餐,这一等就到了天色擦黑,真有点磨蹭时间的感觉,可是到了用餐的时候,丁叔是亲自过来请的,他亲热的上前解释着:“寒啊,你看丁叔这高兴的,看什么菜都觉的不合你的口味,所以丁叔亲自命人做了你小时候爱吃的菜,你不会怪叔叔!”

    “怎么会呢,丁叔的心意,寒明白!”南宫寒微笑着,可能因为他很少笑,所以看起来也挺真诚的,杜漫宁就没他那个好耐性了,悄悄的揉了揉肚子,丁叔也是一个特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到杜漫宁的动作,立刻笑道:“这丫头怕是饿了,走走走,开饭了。”

    一行人来到了大厅,饭菜的香味远远的飘来,杜漫宁更加的饿了,不过她也是大家闰秀出身,这样的场合礼仪什么的一点也没有失,到真正坐下来的时候,又过了二十多分钟了,用餐的人并不多,看他们的样子,都是几个老交情了,以前认识都认识的。

    只见丁叔押了一口小酒后才道:“寒啊,是不是丁叔不拿地契来请你,你就不会来看看丁叔了?这么多年了,可把叔叔我给想死了,想当年你在龙社的时候还是一个小不点,短短二十年的光景,你都成了龙社一霸了,当年我还真应该从周伟的手里把你给抢过来,哈哈……”

    “丁叔真爱说笑,丁叔二十年来的变化不也是很快吗?从前你和义父只是街头的小霸王,如今却称霸澳洲和亚洲了,那个时候我才几岁,怎么敢在丁叔的面前自大。”南宫寒话说的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