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5章:目的就是这个?

    如果不是正常的从这个院子进入,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高高的院墙里还别有乾坤,这是一幢小型的别墅群,隐在戈壁里面,有点不入世俗,独立世间的感觉,最让杜漫宁震撼的还不是这个别墅,而是那别墅不远处一望无际的花海。

    “好美啊……”杜漫宁呆呆的站在那儿,不敢置信的发出了一声赞叹,由她这个方向远远的望过去,那花海连绵成线一直延到了天边,五颜色六色争相齐放,微风抚过阵阵花香飘散,未饮酒而人先醉,杜家种花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杜漫宁的记忆中,很小很小的时候,爷爷就抱着她讲太爷爷的故事给她听。

    “寒,上一批货已经运走了,这一批货很快也就下来了,关于花田回归的问题,丁叔我是不会骗你的,既然你都亲自来了,那么丁叔自然是会给你这个面子的,走,丁叔我带你去看看这片花田。”丁叔笑着,言语也说的大气诚恳,南宫寒只是听着,淡淡的勾起了嘴角一笑,然后随着他往花田里走去。

    “南宫当家的,我们老大也给周老爷说过了,这花田不是不还给你们,只是这时间上有点敏感,这一批花就下货了,接头那边催的紧,所以我们也只是想要和您商量一下,看您能不能在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等我们收了这货,自然会把花田还给你们!”

    南宫寒微眯着眼转头,似笑非笑的望着那个说话的人,此人看来是常跟在丁叔身边的,那眉眼间传递的指令很是默契,要是别人可能会被他这些话给骗住,可惜来人是南宫寒,他淡淡的又收回了视频,掏出了香烟点着吸了一口,长吐了一口气道:“怎么,丁叔身边的人,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没规距了,商量?就凭你?也配?”

    那人立刻黑下了脸,眼神阴郁的望着南宫寒,南宫寒也不惧他,只是有些好笑,丁叔立刻上前打着圆场道:“寒,别生气,小孩子刚出道,是不太懂规距,花田的地契我一会就交给你,走,去看看里面的货。”

    随着丁叔的指引,一行人又来到了花田的深处,花香更加的浓郁,但是杜漫宁却微微的紧皱了眉头,她不由的往远处望去,天际那处也是一片望不到头的花海,只是距离远,看不清楚那花到底是什么,但是那花香太特别了,浓郁的香风之下竟然让她有些胸闷的感觉,在杜家,她虽然不是最懂花的,但是她对花却也有着非同的了解。

    “杜小姐!”身后被人轻推了一把,杜漫宁立刻回神。

    “走了。”那人低低的声音传来,杜漫宁不由多望了他几眼,这个人是一直跟着南宫寒过来的,一路上也没有听到他说一句话,见自已没有回应,那人状似礼貌的扶了她一把,却更似是推着她向前走。

    “呃,谢谢!”杜漫宁的脸一红,立刻快步跟上了南宫寒,一行人总算是看完了花海,然后又随着丁叔回到了之前的房间,众人走了这么一会也累了,南宫寒坐在沙发上就半躺着,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房间。

    “寒,地契丁叔今天就给你,周伟那老家伙也太小看我了,几十年的兄弟了,我怎么可能会对他耍心眼?至于为什么要让你来,主要也是想让你评这个理儿,如今药物,精油,毒哪一个少的了我的花?这么多年花田在我的手上,我也是尽心尽力了,赚钱不赚钱都放在二上,在江湖上混,讲的是个义字,地契在这里,你看看!”丁叔伸手自怀里掏了一张纸,甩在了桌上。

    边上的小弟立刻恭敬的拿过来,递到了南宫寒的手中,南宫寒不说话,只是粗略的翻了一下,这才笑着道:“丁叔多虑了,义父他本没有这个意思,底层的人在交接上有问题,所以义父才误会了丁叔,丁叔说的也对,几十年的把子兄弟,不可能为了钱翻脸,如今丁叔这么仗义,是义父误会丁叔了。”

    “哈哈,好说好说!寒,我们有多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了?如今这地契你是拿到了,心也应该放到肚子里了,走走丁叔我设了酒宴,你今天就陪着叔叔我喝上两杯在走,怎么样?成不成?”

    “丁叔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敢拒绝呢,谢谢丁叔的款待,这份义气我会记在心里的。”南宫寒的表情自接过地契之后就变的好了许多,丁叔听了很是高兴,立刻让人准备酒宴,然后又吩咐小弟给南宫寒一等人准备了一个处别墅,让他暂时休息一下,稍后用餐。

    给南宫寒等人准备的别墅就在这个房间的对面,虽然这里的房子地处荒野,但是里面的装修却不像外面看到的那么破旧,杜漫宁走进来的时候,都感觉是走进了四星级的酒店一般。

    “南宫当家!用餐大概还需要一会,当家可以先泡个温泉,我们这些个房间都是温泉入户的。”引路的小弟殷勤的介绍着。

    可能是因为心情不错,南宫寒微微的笑着点头,那小弟介绍的更起劲了,他一边走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道:“当家的如果有心情,可以站在这儿看看花海,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