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妈咪没事

    “妈咪没事。”杜漫宁忙抹了一把眼泪,极力的控制着发颤的声音,轻声的道:“妈咪第一次出国,只是想家了,也想宝贝们了,你们要乖乖的,妈咪回去后一定给你们买很多很多好东西,你们要等着妈咪知道吗?”

    杜晨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是隐约感受了,而是确定妈咪有什么事情,杜晨晨的声音突然变的有点冰冷的道:“妈咪,是不是南宫爸爸欺负你了?”

    “没有啊,真的没有,是妈咪想家了,宝贝你让可儿……嘟嘟嘟……”剌耳的忙音从电话里传来,打断了杜漫宁将要说出口的话,杜漫宁一怔,立刻看了一下通话时间。四分三十七秒!

    四分三十七秒!什么概念?也就是说除了刚才上楼用的几秒,那余下的就是她的通话时间?从南宫寒说十分钟的时候,就已经在扣时间了?杜漫宁恨的牙痒痒的,她立刻又按着号码拨打回去,结果电话里又传来了忙音,连续的试了很多次,都是忙音!

    没有南宫寒的允许,这电话是不可能在打出去了,杜漫宁急喘了好几声气,这才忍不住的将电话一下子摔出了很远,然后怔怔的倚在窗口边上,望着不远处的一处钟楼发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南宫寒,她到底在无意间招惹了怎样的一个恶魔?她的总裁南宫寒,和眼前的这位,真的是同一个人吗?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杜漫宁就这样怔怔的站着,脑子一片混乱,她理不清,理还乱!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轻轻的脚步声靠近,杜漫宁猛的一下子转过身,恨恨的瞪过去,却突的发现来人并不是南宫寒,而是一个异国美人,她大约有二十多岁的年纪,高挺的鼻子,白净的脸蛋,深遂的五官!

    在澳洲人的眼中,她一定是一个绝代美人,但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杜漫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那女子微微的弯身,用着不太标准的国语说道:“杜小姐,这是您的行礼,老大让您挑一套像样的衣服,明天随他去花田。”

    提起了南宫寒,杜漫宁那稍稍消下去的火气立刻又窜上来了,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个行礼箱,冷冷的道:“放在这儿,告诉你们老大,让他把手机开起来。”

    “对不起,怕是要让杜小姐失望了,老大已经出门了,他晚上不住在这里。”

    “你说什么?”杜漫宁的脸色顿时一变,陌生的地方,只有他说的上是一个认识的人,他竟然不住在这里?没来由的一阵心慌,那异国美人像是看出了她的不安,淡淡一笑安抚她道:“杜小姐,我的中名字叫双双,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叫我,我就在门外候着。”

    双双说完!深深的一躬之后,退着出了出去然后又恭敬的给杜漫宁关上了房门,杜漫宁望着那超大型的行礼箱,她走了过去,只是一打开她就立刻惊在了当场,各种各样的礼服还有休闲装,塞了整整的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的盒子,里面全都是化妆,杜漫宁随手翻了一下,发现有五六套。

    但是拿起来一看,都太过情趣,杜漫宁的脸不由有些发热,虽然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是人家比较纯洁的好不好?一个大男人的竟然把什么都给她买齐了,看到这些也太难为情的,随手挑了一套稍微保守一点的,杜漫宁进了浴室。

    第二日,阳光明媚,一夜失眠的杜漫宁早早的就起来了,但是她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南宫寒的人影,不是反复的交待自已说要带她去花田的吗?一大早就跑的没有人影。

    “双双,你们老大像来都是前面说话后在摆手的吗?这都几点了?怎么这么不守信用的?”杜漫宁双手托着下巴,皱着眉看着桌上放了一早上的早餐,有此不快的问了一句。双双立在门边,头也没回,这是杜漫宁第七次问这句话了,她仍然是好脾气的第七次回答她道:“杜小姐放心,老大说今天带你去花田,就一定会去的。”

    “拜托,现在都几点了?”杜漫宁受不住的来到了门口,不准备在让双双敷衍她了。

    “你也就这点耐心?”还没有等她再开口和双双说话,一个冷然的声音就插了进来,杜漫宁一回头,看到南宫寒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杜漫宁好奇的打量了一下,立刻又被南宫寒的目光给瞪了回来,南宫寒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怒声道:“双双,你就是这样侍候她穿衣服的?”

    “老大,我……”双双的脸色一白,幽怨的望了杜漫宁一眼。杜漫宁立刻上前道:“不管她的事,是我不想穿,我觉的休闲衫挺好的,不是去花田吗?广阔的天地,五彩缤纷的花田,如果穿上礼服过去那多不协调啊……啊啊……喂……你干什么……?”

    杜漫宁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被南宫寒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