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50章:为什么要来这里?

    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不知道,他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人陪,街上人来人往,他只是倚车静望,好像这繁华的一切都与自已无关,孤寂!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是从小到大,一点一点深入骨髓的,他从来不认为会有什么改变,但是自从碰到了杜漫宁,由她身上散发的平静感觉,让他如人饮酒,醉在其中……

    “寒!”叶琪琪车子刚停稳,人还没有来的及从车里下来,脑袋早已伸到了车窗外面唤了他一句,南宫寒别过脸,神色淡然,叶琪琪走下车,小跑到了他的身边,娇呼了一声,双手立刻勾上了他的脖子,小脸在他的怀里蹭啊蹭,她喜欢南宫寒身上的味道,这才像个男人,她能勾起她心底里最深的渴望。

    南宫寒的兴趣好像并不高,他只是贪恋有个人陪而已,伸手微微的将她推离了自已的身边,率先走向了电梯,叶琪琪有些不安的紧随其后。

    “寒,你……不高兴了吗?”刚一进房间,叶琪琪就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色:“你要是不高兴,我以后不去爸爸那儿了。”

    “市长身体好点了吗?”虽然南宫寒对于她的叽叽喳喳有些烦燥,但仍然是耐着性子轻声的问了一句,伸手解开了自已的衣扣,有些疲倦的往沙发上面一躺,叶琪琪立刻如猫儿般的缩进了他的怀里,柔声应道:“年纪大了,血压总是降不下去,这阵子老说头晕,爸爸也快要退休了,退休之前也想要多为人民做点事儿,最近一直在头疼招商引资的头等大事呢。”

    叶琪琪一边说着,一边将脸贴在南宫寒的颈部,伸出了小巧的舌头轻舔着他,南宫寒冷笑一声,伸手捉住了叶琪琪的双臂,一把将她扯上,带着邪肆的笑意问道:“琪琪这是在我暗示什么呢?”

    叶琪琪的脸色一变,忙慌乱的拼命摇头,泪花就在眼眶打着圈儿的道:“不,寒,你误会我了,我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已经给了爸爸很多很多,是爸爸太不知足了,寒,你别生气好吗?”

    “嗯!”南宫寒只是象征性的应了一声。叶琪琪的心里更加的堵的慌,她急切的吻着南宫寒,双手游离在他的背脊上,压抑不住心底里那种对爱情的恐惧,轻声的道:“寒,你爱我吗?”

    “嗯!”仍以鼻音代替回答,南宫寒闭上眼睛感受着叶琪琪在自已身上制造的感觉,如果她能够安静一会,那就更好了,可是事实却并不似南宫寒希望的那样,叶琪琪对他敷衍性的回答很是不满,又趁热打铁的道:“寒,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试婚纱,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随便!”

    “那我明天就去试婚纱,后天就去找伯父伯母商量婚期好吗?”叶琪琪紧追不舍,娇柔的开口问了句,只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已刚刚提到伯父伯母的时候,南宫寒的身子明显的一顿,整个人都变的紧绷了,而且有一股无形的冰冷在漫延。

    “寒……”叶琪琪不安了,而同时南宫寒的耐心也到了极限,他烦燥的应了一声道:“这种小事你就不用问我了,自已决定好日子告诉我就可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寒,别走,我……”叶琪琪慌了,脸色有些苍白,南宫寒不理会她,直接穿上了外套扣上了扣子,真扫兴!他原本想要平静一会的心思更加的烦燥了,不再去听叶琪琪说什么,一把推开了她,叶琪琪是市长千金,从小到大也是娇生惯养着的,多少达官贵人也将她捧在手上,像宝贝一样呵护。

    可是南宫寒却从来不买她的帐,这让她挫败的同时,更有着一股深深的绝望和怒意,当南宫寒的手触到房门的一刹那间,叶琪琪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大声的道:“寒,你爱上杜漫宁了吗?”

    南宫寒的脚步一顿,猛然的回过头来,望着叶琪琪的眼神有些阴戾,叶琪琪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却接着道:“你爱上她了对吗?你都将她带回了你说的那个家,你不是说过……那个家只迎接它的女主人吗?”

    “你怎么知道的?”南宫寒眯起了眼睛,目光透着森冷。被他的这一声反问,叶琪琪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从背后抱住了南宫寒的腰:“郁风无意中碰到的,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寒,你为什么要带她回那儿呢?难道你不爱我了吗?你说过你爱我的。”

    “真巧啊,郁风没事就在别墅群游荡的吗?看来我当真是要问问那儿的保全人员了。”咬牙的说完了这句话,大力的掰开了叶琪琪的手,大踏步的离去,叶琪琪紧追了两步,停在楼道中怔怔的望着电梯关闭,脸上梨花带泪的娇柔中有着难掩的愤恨!

    被一口怒意憋着,南宫寒用力的关上了车门,然后一踩油门冲进了车道,引来了路人的尖叫:“啊……怎么开车的,疯了啊。”

    南宫寒往后窗镜看了一眼,伸手按下了窗户,冷风直灌入了车内,倒也是吹散了他不少的烦闷,移动电话这个时候响起来,南宫寒伸手接过:“喂。”

    “寒,澳洲花田没有收购下来,对方要求您亲自会面商谈。”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