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下车!

    可儿一直都是最活泼好动的,此刻看起来病怏怏的样子让杜漫宁心里很不安,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因为大雨的关系,根本没有出租车经过这里,杜漫宁抱起杜梦可将工作服的小西装外套脱下来盖裹在她的身上,边上保全室的保全人员可能看到了这些,其中一个老大爷拿了把雨伞回来,递给她道:“前面路口中出租车可能会多一点。

    真真是雨中送伞啊。杜漫宁千恩万谢了一番,使力的抱起了杜梦可,用脖子夹着雨伞,一手牵着杜晨晨,娘仨就这样冒雨前行,路不远,转个拐就是十字路口,而且雨势也渐小,但就算是这样,杜漫宁坐上了出租车,也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她们刚刚坐上了出租车,杜晨晨就提醒杜漫宁的手机响了,杜漫宁把手机拿出来一看,五个未接电话。在一翻看手机号码,陌生的!

    心里正疑惑着呢,谁知道刚一按下了通话键,南宫寒冰冷的声音就传来了:“又想旷工是吗?”

    杜漫宁一囧,忙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道:“没,没有,怎么会呢,这不是因为下雨了吗?我来基地接两个孩子了。”

    “现在在哪?”南宫寒的声音依旧冰冷,听不出过多的情绪,杜漫宁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才道:“在出租车上呢。”

    “地点!”

    “呃!”听着南宫寒那明显命令式的口气,杜漫宁心里很不爽,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支支吾吾了一下之后才应道:“环宇公司门前的十字路口呢,刚刚坐上出租车,还没开呢。”

    “下车!”

    “啊?”杜漫宁气结,这人说话也太霸道了?他干嘛要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他干嘛要下车?关键是她干嘛要听他的?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杜漫宁耐着脾气道:“总裁,现在是下班时间,我送了两个孩子回家就会去别墅工作,我保证今天不会旷工的。我……喂……喂,你……”

    杜漫宁正说着呢,突然间出租车的门就被人给打开了,南宫寒身上还有着被雨水打湿的痕迹,就这样大剌剌的坐了进来,杜漫宁惊的微张着小嘴,目瞪口呆的望着他,电话也忘了挂。怔怔的道:“你,你不是?”

    “南宫爸爸!”窝在杜漫宁怀里的小梦可,看到南宫寒时就如是注进了一股新鲜生命,立刻挣扎出杜漫宁的怀抱,自顾自的爬到了南宫寒的怀抱,杜漫宁一边收起电话,一边还扯着她不放,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生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来了?你的车子呢?”

    不过没等南宫寒回答,那出租车的司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回过头来就冲着杜漫宁道:“小姐,你要不要坐车的?下雨天生意很好耶。”

    “呃,对不起,双屿工业园百花路!”

    “北海路观景阁!”

    等着杜漫宁说完,司机师父刚想要发动车子的时候,南宫寒又淡淡的说了一句,所以司机师父又瞪了杜漫宁一眼,这才发动车子,调头驶往了北海路,所以杜漫宁又结纠了。她知道争不过南宫寒,反正不是还要到他家里做家佣吗?索性也不争了,转头望着窗外。

    “你不用担心车子,我已经停在路边了。”

    南宫寒一说完,杜漫宁立刻送了他一个卫生眼,谁在担心他的车子啊,她只不过是不想理他而已,只是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下雨天他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和她挤一个出租车玩的?他知不知道自已已经恨透了他这种迷糊不清的感觉,真不知道自已是哪辈子欠他的。

    “南宫爸爸,你迟到了噢。”小梦可嗲着声音说了一句,小脸蹭了蹭南宫寒的胸口,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微眯着眼睛,晨晨说的不错,他的怀抱真的好舒服,好有安全感。

    听到小梦可说的话,杜漫宁心中一愣,随即想到了那话里的意思,凶巴巴的瞪着小梦可那满足的小脸,低吼道:“坏丫头,你又在妈咪背后耍什么鬼主意了?他是妈咪的老板,你这样乱来,妈咪会被炒鱿鱼的,到时候穷的你连吃爆米花的钱钱都没了,看你怎么办。”

    “妈咪,别生气嘛!”小梦可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嘟着嘴小小声的道:“大不了下次我让晨晨打电话好了,而且我也是想到了南宫爸爸是妈咪的老板,所以才会让他来的,要是打电话让妈咪来,妈咪早退的话,就要被老板给炒鱿鱼了,但是老板早退不会被炒鱿鱼的,晨晨你说是不是?”

    杜晨晨受不了的对她翻了个白眼,不屑的扭头去看车窗外的街道,杜漫宁不由的一头黑线,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她嘴角抽搐了半天接不上话,这时就听到头顶传来压抑的笑声,一抬头,正看到南宫寒咧着嘴在笑。

    她不由有些怔神,自从认识他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笑呢,但是这明显就是嘲讽的笑啊,杜漫宁脸上涨的通红,没好气的道:“笑,笑什么笑?笑的这么贼!”

    “呃!”南宫寒立刻坐正了身子,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杜漫宁看着他那一本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