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喜丸子 作品

第44章:她有什么能耐

    “喂,想办法把孙诺安引来找寒。”叶琪琪打了一个电话,冷冷的吩咐。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她的秀眉微皱道:“我不管,今天我就要让孙诺安见到杜漫宁,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电话那头似乎是应下来了,她拍的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望着那几张相片发呆,最后伸出了手,一点一点的将杜漫宁的身影给撕的粉碎。

    南宫寒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屁股还没有坐稳,就看到了杜漫宁的申调令,一股怒意自心中升起,他冷冷的将那调令给揉成了一团丢到了垃圾桶里,这才按下了内线电话。

    “总裁。”杜漫宁冷然的望着他,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想要到分公司去?”冷着脸,南宫寒一脸的冰寒,杜漫宁坦然的望着他道:“是的,我觉的很难胜任总裁秘书这个职位,所以我找到叶经理想要调到分公司从基层做起,希望总裁给我这个机会。”

    “同样是秘书,但是两者之前工资差了十倍,你可知道?”南宫寒紧皱着眉头,不明白她这种突然间的决定到底是为何而来,难道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真的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那她大可以不必逃,他根本就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物,他贪恋的是来自她身上的温暖,并非她的美色。

    杜漫宁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从基层做起都是这样的,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说的好。”南宫寒冷笑一声道:“你好像还忘了,你欠了公司一千五百万美金,你和我还有着口头的合约,分公司这么远,你如果去了那里,要如何去做家佣?你如果去了分公司,那么两个孩子谁来帮你照顾?昨天我可以送他们一次,但是不会有第二次,你听清楚了吗?”

    “我……”杜漫宁一时语结,是啊,她还欠下了南宫寒的一千多万美元的债务,去了分公司离家这么远,的确是太不方便了,她想到这儿也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但是南宫寒并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伸手将一张名片给她道:“你已经旷工了一天,如果连着旷工三天,我们的口头合约就解除,我不是慈善家,懂?”

    杜漫宁定定的望着南宫寒,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他真正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想让她还钱,就不是做个家佣这么简单的了,他对自已真的有心吗?还是他只是当她是茶余饭后的餐点?她的心里还计较着他对叶琪琪说过的话:“我们要个孩子。”

    在他们这么亲密的阶段,他又为何对自已百般示好?杜漫宁淡淡的勾起了一丝冷笑道:“总裁的本意,到底是什么呢?”

    南宫寒抬眸,不解的望着杜漫宁,在看到她眼中的防备时,他心中渐升起了一丝愤怒,眼神也更为冰冷了,两个人静静的对视,静静的做着拉距站。

    这时,办公室的门却突的被敲响了,南宫寒这才收回了视线,能直接不用内线就进入三十八层总裁楼的,算起来也没有几个,他淡淡的说了句:“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南宫寒看到来人后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点,回头冷冷的对着杜漫宁说:“你先去工作。”

    杜漫宁点了点头,转过了头想要出去,但是转眸间看到来人时,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手中抱着的那一堆交接的案也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的脸色苍白,怔怔的望着面前的人。

    孙诺安!怎么会是孙诺安,他穿着一套黑色的休闲装,举手投足间依旧带着昔日的笑容,只是那眼神却显的犀利的多,他走进来反手关上了门,往沙发上一靠,笑道:“怎么了这位美女,不会是我长的三头六臂吓到你了?”

    杜漫宁这才收回了心神,她不敢说话,更不敢对上孙诺安的目光,她慌忙的弯身捡起一地的纸张,但是越是慌就越是乱,那严重的失态和反常看在南宫寒的眼里极度的剌眼,他紧抿着嘴一句话也不发。

    孙诺安显然是一下子没有认出杜漫宁,她这样的装扮,他想要一下子认出来也难,七年了,七年不见,他也不可能想到朝思暮想的人会在南宫寒的办公室里出现。

    但是孙诺安却觉的对杜漫宁有一种熟悉感,他立刻又轻佻的冲着杜漫宁一笑道:“喂,美女,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杜漫宁的手一顿,胡乱的抓起了那一堆案,逃也似的在两个男人的注目礼下奔出了办公室,她才一离开,孙诺安就笑道:“寒,这个不会就是你新请的秘书。那个……打扮和性格都很另类,哈哈哈……”

    南宫寒白了他一眼,内线按了司机的电话,让司机先接杜漫宁去别墅,她这个小脑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有些事情还得自已和她说清楚,省的她乱想,当真就从他的身边逃开了,他可不想这样。

    通电话的时候,南宫寒和司机说的是杜秘书,所以孙诺安并不知道她就是杜漫宁,看到南宫寒挂了电话,他才一副如吞了整鸡蛋那般的惊讶表情看着南宫寒道:“寒,你……你不是?你看上的那个妈咪型的女人,不会就是她?”

    南宫寒挑了挑眉头,一副有何不可的样子,孙诺安没忍住笑,直接道:“这也太挫了点,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