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警觉性太低

    “喂,若若……”

    对方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杜漫宁又忍不住喂了句道:“席若,你没事?”

    接通了电话不说话,这也太诡异了?杜漫宁立刻担心起来,她又大声叫了一句:“凌席若,你到底在不到听的,在听就应我一句啊?”

    “呃,我没事!”凌席若应了一声,杜漫宁这才放心下来,心惊之余怒声道:“你搞毛线啊,吓死人了,你在干啥呢?今天有把那个土地过户吗?单子准备好啊,明天我还得交给总裁呢。”

    “阿姨,我都知道的,我还有事,先挂了,晚点联系,拜拜。”凌席若没有在给杜漫宁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凌席若愣了一下,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四肢伸展的躺在床上低咒了一句:“死丫头,谁是你阿姨啊,人家也只是担心你,你就这么损我啊,看我明天不给你尝尝我的白骨爪。”

    凌席若挂了电话,不自然的低头小饮了一口咖啡,孙诺安看着她这样的反应不由的一笑道:“怎么,这么大的人了,出来约个会你阿姨还这么担心啊?”

    “呃,我出来的时候忘了和她说了,没关系,现在没事了。”凌席若忙接口说了一句,然后快速的转移话题道:“城东那块地一直都是你最想要得到的,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没想到我们总裁会把那块地给你。”

    孙诺安也笑了,他为自已倒了一杯酒之后才说道:“赌球赢来的,从认识他到现在第一次赢他呢,要不是这几天他心不在嫣的,我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对了,听说林娟一直喜欢去你们公司找寒?”

    “是啊,还贴的很紧呢,不过我看总裁对她没啥意思,怎么?你还喜欢着她?”凌席若噘起了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孙诺安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笑道:“怎么会,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最好是都过去了,你不是给我一个机会追你的吗?你可得说话算数,要不然我从美国大老远的回来,岂不是太亏了?”

    “你啊,从小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人,我们几个一起就数你最聪明了。”孙诺安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不禁又感慨出声,对于凌席若,他虽然朋友的感情比男女之情要多,但是他喜欢和她在一起,毕竟熟悉,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心与心之间不必防备。

    人前他是变了很多,但是人后,他却更加的依恋这种真实的感觉,凌席若听他这么说,想也没有多想的直接开口道:“是啊,小时候你最爱欺负我,每一次我和漫漫闹情绪,你得揍我一顿,哄她一阵。”

    “呃……”凌席若一说话就觉的话头不对了,在一看到孙诺安冷下的脸,心中一阵恼悔,她小心的望着他敛下了笑容独自喝酒,然后终于鼓足了勇气道:“诺安,你……你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们好好的开始好吗?不要在想着找漫漫了。”

    “也没有刻意去找,只是心里还有些放不下。”孙诺安苦涩的一笑,七年来,杜漫宁的身影从来没有从自已的脑袋中抹去,有时候想她想的受不了,他也会下意识的去一些他们曾经到过的地方去找她。

    可是那只是一时冲动的寻找,内心期盼着能找到她,但是又害怕能找到她,她走了!依如当年她说的那么绝然,她对他说:“安哥哥!我们是在这里开始的?那么!我们就在这儿结束。”

    天知道!他恨极了她的淡然,是她背叛了她们的感情,为什么她还能说的这么心安理得, 他后悔自已出了国,如果自已没有去国外,那么他和杜漫宁早就结婚生子,相守一生了。

    而且同时他也恨,他和杜漫宁一起长大,虽然不敢说完完全全的了解她,但是对于她,他多多少少的还是懂一些的,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但是她却为另一个男人生儿育女,为了另一个男人离开了自已,更恨的是,他使尽了手段,却依然不知道那男人到底是谁。

    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苦涩的味道立刻充斥着胸腔和心口,麻麻的,苦苦的,一如这么多年一样。凌席若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很难过,她伸手握住了孙诺安的手轻声安慰道:“别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孙诺安又是苦笑一声,淡淡悲伤的感觉围饶着他,挥之不去,凌席若不知道还能在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她从小就爱他!终于有了机会,她不想放弃,也不愿意放弃。

    杜漫宁迷迷糊糊之际,感觉似乎有人就站在自已的面前,那气性太过强烈,她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南宫寒淡漠的俊颜就在她的眼前,他立在她的床前看着她,居高临下就似是一个王者。

    他?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正和叶琪琪恩爱缠绵吗?他不是应该正在他那豪宅里开心咩?他怎么会来到她的房间里?这不是在做梦?杜漫宁怔怔的望着他,竟然连说话都忘记了。

    “你的警觉性向来都是这么低吗?”俊颜微冷,眉头紧紧的皱着,亏的今天来的是他,要是别人,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