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真是服了她

    “什……什么时候勾搭上的老总,你胡说什么,才没有。”杜漫宁被她这样的质问弄的心乱,不自在的应了一句,凌席若却不相信的白了她一眼道:“少来了,你还当不当我是姐妹的啊?那天宴会聚餐,丁大为对你无礼了?”

    “你怎么知道?”杜漫宁的一惊,自已这件事情还谁都没说呢,她怎么会知道?

    凌席若拉着她往公司走去,一边暗自的在手上使劲的掐了她一把道:“奶奶地,老娘i服了yo,昨天总裁下了命令,清扫了财务部门和销售部门的财政问题,丁大为因为占用公款昨天被警察抓走了,你不是被总裁给抱走的嘛?然后他不知道怎么知道的,然后在警察把他带走的时候,他就大呼冤枉,说是你陷害他的。”

    杜漫宁不由一头黑线,他那样对她,她都还没有找他算帐呢,他竟然又给自已泼污水,不过……她倒是真的和南宫寒说过丁大为这三个字,难道他真的是为了自已才……

    心里荡起了异样的甜蜜,杜漫宁的嘴角也勾了起来,凌席若偷偷的瞄了她一眼,看到她脸上那样的表情,她坏坏的抵了她的腰窝一下笑道:“漫漫,问你个事。”

    “啥事?”一颗心都在想着这两天和南宫寒之间发生的事情,就似是做梦一般的。

    凌席若四周左右的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没有别人的时候,她才小声的道:“那个……你和老总上床了吗?”

    腾的一下子杜漫宁的脸涨的通红,那天在沙发上的一幕又回到了脑海中,她连忙正了正神望着凌席若道:“才……才没有,我和他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你想太多了。”

    “哦?”凌席若不相信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这才有些半信半疑的道:“你和老总真的没上过床吗?”

    “没有!”杜漫宁重重的点了点头,心底里暗自的加上了一句,那啥……上沙发不算!你又没问有没有上沙发。杜漫宁如是这么想着,脸上的红愠更胜了,凌席若的脸上明显的很失望,她咬着小嘴有些气闷的道:“怎么就没有上床呢?老总看上的女人,从来都是速食的,这一次变正经了?”

    “胡说什么啊,难不成娘娘你思春了?”

    “本宫会思春咩?这宫中小桌子小凳子的一大堆,虽然中看不中用,但总也是个男人。”唉,眼下这时代,越来越娘的男人多了,她那个人事部,全都是很娘的男人,郁闷。谁知道她的话才刚一说完,杜漫宁邪恶的朝着她眨了眨眼睛道:“依奴婢看来……娘娘你想的不是小桌子小凳子!”

    “那是啥?”

    “我看你想的是……小桌子腿,小凳子腿啥啥的。”

    凌席若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立刻作狼嚎状:“杜漫宁你个腐女,太风骚了你,赏你九阴白骨爪,啊啊啊啊……”

    “哈哈哈……”看到她吃瘪脸红的样子,杜漫宁笑着奔出了电梯,凌席若也立刻狂追而来,却在要抓住杜漫宁的时候猛然停下了身子,尴尬的望着面前的人儿,不好意思的笑着道:“叶……叶经理,早啊。”

    杜漫宁一怔,也忙的回过了身,看到叶琪琪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们两个,她也忙的上前打招呼道:“叶经理,早!”

    “这里是南宫集团,你们两个都是高层的职员,要是被下面的人看到,像什么样子!”叶琪琪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杜漫宁心虚的抬眸望着她,却发现叶琪琪的目光正对上自已,她立刻低头道:“是,叶经理说的是,我们一定会注意形象的。”

    “恩!”叶琪琪应了一声,伸手将手中的档案袋交到了凌席若的手中道:“丁大为被抓了,销售部还是立刻招个经理过来,人事部的备用干部你来举荐一下。”

    “好的。我这就翻一下他们的简历看看。”凌席若忙应了一句,叶琪琪要自已去看简历,两个人便直接走到了凌席若的办公室,杜漫宁在那站了一下,然后又进了电梯到三十八楼,她之前是陪着凌席若到她的楼层,之前心里还一直在想,如果碰到叶琪琪要怎么办,要是她问起那天的事情要怎么办?

    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只不过也许一切的事情都让她给想的复杂化了,叶琪琪对自已并没有什么区别,来到了办公室,先为南宫寒泡了一杯咖啡,他永远都来的那么早,修长的五指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杜漫宁站了一下下,看到他并没有什么吩咐,然后转身想走。

    “晚一点你去一趟土地局,将城东的那块地过户给孙氏金业。”南宫寒淡淡的说了一句,头也没有从电脑边上抬起来。

    杜漫宁的一怔,心底里蓦然的窜起了一股凉意,她回过头来不确定的道:“总裁,你说的孙氏金业……总裁叫什么名字?”

    南宫寒的眉头一皱,这才停下了手道:“为什么这么问?”

    “呃,只是一会要办过户手续的时候,怕弄错了,所以先问一下,等一下也好心里有个底。”杜漫宁随口编了一个理由,南宫寒倒是不疑有他,他沉声道:“也是!这块地是孙氏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