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你想太多了

    一两年来周而复始,从未间断,每每看到孩子失望的脸,杜玉芬的心头都和针扎一样的。她快速的包了一包花,然后道:“走了宝贝们,今天早早关门,回家陪你妈咪去。”

    “耶?”可儿奇怪的望着杜玉芬道:“扒肚皮奶奶也不爱钱了啊?妈咪吃了药可能睡了。”

    晨晨伸手在可儿的小脑袋上敲了一记道:“老师教的那是周扒皮,奶奶姓杜应该叫杜披八,不是叫扒肚皮,你学的这是什么啊,学了就消化掉了?”

    杜玉芬失笑的望着两个孩子,这一对活宝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她这一生都觉的上天残忍,但是四十多岁的她才突然感到平淡是宝,天伦才是福。

    带着两个小娃娃走出了花店锁上了门,一转头看到对面站着的一个老太太,她整个人都怔在了当场,手中的花束掉落在地,呆呆的怔在那儿出神,直到那个女人走到她的面前,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杜玉芬握着晨晨的手拼命用力,晨晨吃痛的拧眉,也不由打量起眼前的妇人。

    她大约有六七十多岁,岁月刻在她的脸上,虽然看的出来保养的极好,但是白皙的肌肤上还是满满的皱纹,可儿受不住这样的静默,扯了扯杜玉芬的手道:“奶奶,你怎么了?”

    突来的一个童音惊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杜玉芬忙弯身捡起了花束,然后牵过了可儿和晨晨转便要走,只是她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几步,身后那个老太太突然开口唤了句:“小芬。”

    杜玉芬的身子猛然的一怔,她的脚步一个停顿,但是也仅止是一个停顿,然后就带着两个孩子加快了脚步离开,身后的老太太没有在唤她,可儿和晨晨疑惑的望着杜玉芬,只见她失神的牵着她们的手,木讷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奶奶,我们走过头了。”可儿小声的提醒,杜玉芬这才恍然的回神,晨晨和可儿相视一眼,疑惑更大了。

    而另一边,天上人间娱乐会所的一处包厢。

    南宫寒握着酒杯,任身上的美女在那儿上下磨蹭的,他只是一口一口的小饮着,安静的让人有些惧意,良久之后,他才转头问了一下身边的男子道:“诺安,你说……我和琪琪合适吗?”

    “怎么突然间问这个问题?”孙诺安好笑的看着他,伸手揽了揽怀里的美女唧亲了一口才道:“叶琪琪可是市长千金,而且她为人温柔善良,也挺爱笑的,什么事情都依着你,不论是家世还是相貌,都是千里挑一的好人选,你不会约我出来就是问我这个问题的?”

    “听起来,她还不错。”有点心不在嫣的应了一句。

    孙诺安白了他一眼道:“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谁有你这种福气啊?你不会移情别恋了?”

    孙诺安轻笑着,握着酒杯伸手和南宫寒碰了一杯,眉宇中仍然是那种大男孩的感觉,但是却多了抹玩世不恭,南宫寒苦笑一声道:“我……好像挺在意一个女人的,从来没有爱过人,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但是我对她的感觉不讨厌,而且很喜欢她的孩子,我在想……是不是我对她有意思了?”

    “你和她都有孩子了?”孙诺安倒挺意外的。

    南宫寒摇头,又饮了一大口酒道:“不是,是她和别人的孩子。”

    “咳……咳咳……”刚刚想要咽下一口酒的时候,南宫寒突来的这么一句话,把孙诺安呛了个正着,他忍不住笑着道:“寒,我们十几年的交情了,你可不要玩我啊?你身边多少的美女你不要?你看上了个有夫之妇?”

    南宫寒被他笑的郁闷,又连饮了一口酒道:“说不上是看上她,只是看上了她的孩子,那孩子……总让我有一种看到自已童年的感觉。”

    孙诺安听完后一撇嘴道:“还真看不出来你还有恋童症。”

    “那是南宫先生喜欢孩子,多么有爱心,比你这花心大少好多了呢。”孙诺安怀中的美人不依的娇喃一声,孙诺安也笑了,坏环的伸手握住了她,朝着那美人的小嘴吻了一口道:“那可说不准,说不定真的恋童,你快去试试他恋不恋童?”

    “人家怎么试嘛?”

    “去亲他一口呗!”孙诺安邪邪的笑了一声,但是那怀中的女人好似很有兴趣,羞怯的望了南宫寒一眼,忍了几忍后最终还是站起身,坐到了南宫寒的身边,轻轻的在南宫寒的脸上吻了一口,南宫寒伸手拥住了她,然后只听撕的一声,一块布就被南宫寒撕下来,惹的她惊呼一声。

    孙诺安一笑,倒了一杯酒悠闲的喝着,准备看一场好戏,但是还没有一分钟,南宫寒就推开了他,站起身子就朝外面走,孙诺安立刻站起身道:“寒,你怎么了?”

    “不如我们去赌球?”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杜漫宁,他后悔直接从医院回来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而且他还留下李凯民在那儿,这让他一想起来,就有些心烦气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