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委屈了吧

    “没事,只是问问,她……是新来的员工,和公司其它的同事多互动一下自然是好的。”叶琪琪随口找了一个理由,凌席若轻笑一声道:“呃,我翻翻看哈……杜漫宁,杜漫宁……有去耶,昨天她参加了员工聚餐。”

    “哦,知道了。”叶琪琪挂了电话,兀自又在那儿发呆。

    南宫寒将杜漫宁抱上了车,杜晨晨也立刻跟着上来了,他掏出了纸巾给杜漫宁擦着额头虚汗,整个小脸也冷的吓人,从出来到开车,南宫寒和杜晨晨都没有搭上腔说话,只是到上了路的时候,杜晨晨才道:“去第四人民医院。”

    “那儿太远,就近有第一人民医院。”

    “医保在第四人民医院。”杜晨晨没有理会南宫寒的话,言语中的话不是商量,而是直接的决定,难得是南宫寒没有反驳他,只是淡淡的道:“她是工作时间生病,公司报销。”

    “谢谢!”杜晨晨应了一句,小脸紧张的盯着杜漫宁看,南宫寒一打方向盘,疾驰而去,到了医院叫了特护,又找南宫家的好友看了一下,只说杜漫宁是感冒发烧,又虚火上身这才昏倒的,只要挂两瓶吊水,要不了多久就醒了。

    杜晨晨小大人一般的又拉着医生问东问西了几句,确定杜漫宁没事的时候,这才回过头给杜漫宁把被子掖好,然后伸手理好她乱了发,乖巧的下巴抵着手,趴在床边望着她。

    南宫寒办好了住院手续来到了病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没有什么做作的话语,但是整个病房都是温馨的感觉,他走到了杜晨晨的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今天你受委屈了!”

    杜晨晨不语!

    南宫寒望着躺在床上的杜漫宁,大框眼镜已经被杜晨晨给摘下来了,她那小脸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就如易碎的玻璃娃娃那般,看到杜晨晨微皱着眉头心疼的盯着她看,一向不会劝人的南宫寒开口道:“医生都说没事了,你不要太担心。”

    杜晨晨不语!

    南宫寒连说了几句话都没有回应,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在接口说下去,他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最擅长的就是沉默,可是没想到这孩子比他还沉默,所以没有两分钟,整个病房静默一片,有一点点的声音传过来,也都是从医院回廊发出来的。

    过了一会,杜晨晨突然起身往医院外面走去,南宫寒立刻跟着他道:“你要去哪儿?”

    “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妈咪,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完,杜晨晨脚步不停的走出了病房,南宫寒站在了原地,有十几年了?除了义父自已从来没有想过要乖乖的听谁的话,没想到这个娃儿将自已吃的死死的,小小年纪比自已还会发号施令,可是他却并没有任何一点点不高兴的感觉。

    只是……

    十分钟过去了,杜晨晨没有回来!二十分钟过去了,杜晨晨没有回来!三十分钟过去了,杜晨晨依旧没有回病房,南宫寒有些坐不住了,他按了床头的呼叫键招来了特护,自已出门去找杜晨晨,在他的心里是郁闷的,这一家子怎么都这么难搞?

    但是他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找到了杜晨晨,因为他就坐在医院大院子的一处台阶上,台阶下面是一个操场,十几个孩子正在那儿打着篮球。杜晨晨静静的坐在那儿,目光虽然看向了操场,但是眼神却迷茫的让人心疼,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淡淡的小脸上尽是哀愁,小小的年纪,那肩上就似是背了一座山一般的沉重,这样的感觉让南宫寒揪疼了心。

    “嗨,小家伙,你打了电话怎么不回房去。”南宫寒故作轻快的坐到了杜晨晨的身边,伸手搂住了他小小的肩头,陪着他一起看别人打篮球。

    “南宫先生,您有爸爸吗?”杜晨晨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的开口,静静的问了一句,言语中的安静让人心酸不已,南宫寒的身子微微一顿,一时间跟不上杜晨晨如此跳跃似的思想,竟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

    “我真的很想知道,有爸爸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应该很美好,爸爸就像是山一样的,会保护着我,会保护着妈咪。”小小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迷茫的眼神望着远方,眼圈红红的,但硬是没有掉落一滴泪。

    这样的他让南宫寒的心都拧在了一起,他拥着他的手臂更加的用力,轻声的道:“你是叫晨晨?刚刚听到你妈咪叫你了。但是你的爸爸呢?他为什么不管你们母子了?”想到她简历中那一栏,未婚已育,配偶栏却是空白的,没来由对那个不知道名的男人一阵厌恶。

    “呵!”杜晨晨苦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从出生那一天起我就没有见过爸爸,奶奶说我爸爸死了,坟头的草都比我还高了,但是妈咪从来不提爸爸,有时候我和妹妹问起来,她总是说不知道,问急了,她就哭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