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说重点

    “你上班的时候穿的不是这件衣服。杜晨晨一直冷着脸,从接杜漫宁回来后就一言不发的,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就震的杜漫宁心中一怵,她忙扯了扯衣角:“这个……这个……我的衣服脏了嘛,这个是借别人的。”

    “说重点。”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吼了句,杜漫宁在这两束火热的目光下有些坐立难安,她蹭的站起来,一手拍了一个脑袋恼怒的道:“喂,适可而止哈,妈咪又不是犯人,你们太严肃了,我害怕。”

    晨晨和可儿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转身一同走进了房中,杜漫宁一看情况不对,立刻跟上去解释道:“真的只是普通的工作聚餐嘛,真的只是吃饭的时候衣服脏了,真的是借人家的衣服啦……”

    但是迎接着杜漫宁的,则是拍的一声关门声,两个宝贝直接无视她的存在,杜漫宁摸了摸鼻子,无趣又坐回沙发上,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切就如在梦里一般,但是最让她苦恼的,还是她上班要怎么办啊?对上那个大冰脸,不知道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挖苦,当他听到可儿的电话时,脸色都变了,他是介意她这个未婚妈妈的?

    “呸呸呸!我想什么呢我,他帅气多金,女人多如牛毛,会和自已有什么交集?别以为他对你杜漫宁有情,在他眼里,你只是一个女人,他对你做的事情,就是男人对女人做的事情,无关乎感情,清醒点!”杜漫宁低喃着自言自语,劝了自已之后,仍觉的心里堵的慌,她叹息了一声,不由的又感叹,南宫寒就是黄澄澄的金子,而她只不过是黄土地的泥巴,天上人间的差别可大着呢,唯一能算的上一样的也就是颜色,金子和黄土都是黄色的。

    想到了黄色,她的脸又热了,无耐的捂着脸叹了声:“杜漫宁啊杜漫宁,别在想他了,出息一点,只不过是认识几天的男人而已,你至于吗?”

    纠结到最后,杜漫宁的脑子里仍然回放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睡梦中她好几次都梦到南宫寒了,但是从她的心底里说起来,这又是她比较排斥的,所以一觉睡到天亮,赶着去上班的时候,她竟然迟到了,更糟糕的是,她感冒了。

    “对不起总裁,昨天回到家里太晚了,一不小心今天就迟到了,对不起。”杜漫宁站在南宫寒的面前,有些忐忑的望着他,只是她的话才刚一说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已的舌头,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提昨天干什么啊这是?

    果然,南宫寒冷然的一笑,抬眸盯着她看了半天,这才伸手一挥道:“你的确是一个懂的如何邀功的女人,好无防,昨天是特例,所以今天早上给你这个迟到的特权,去工作。”

    杜漫宁一愣,他言语中的嘲讽她听的懂,她的心微微疼了疼,点头应了声:“是,总裁。”

    转身离开,乖巧的有些让人意外,她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但是从南宫寒看到她的第一眼到现在,她根本就和乖字扯不上关系,但是她此刻的柔顺却让南宫寒不悦的拧起了眉头,看着她纤细的身影走远,他的目光依旧收不回来,以前她也是那身老土的装扮,可是他就觉的土到家了。但是在昨夜揭开了她的伪装之后,他怎么看着这些土里土气的衣服,也倍觉的性感呢?

    一定是自已跟这女人呆的太久了,久到自已欣赏感觉出了变化,某人这么想着,但是却忘了他们仅仅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啊,啊啊啊啊!古人诚不欺我,当真有自欺欺人这一说。

    “凌经理,把丁大为和杜漫宁的人事资料传一份过来。”

    凌席若破天荒的接到了南宫寒的电话,一时愣在了那儿,当他听到总裁要的是杜漫宁的资料时,她不由有些担心,应了一声之后忍不住又问道:“总裁,为什么想起要看杜漫宁的资料了。”

    南宫寒一阵沉默。

    凌席若立刻感觉到了自已逾越了,忙尴尬的应了一声道:“总裁请稍等,我这就给你传过去,对不起,杜漫宁是我保送公司的,所以关于她的事情我就多问了两句。”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这一次并没有沉默太久,接着而来的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凌席若叹了口气也才跟着挂断了电话,没多久,南宫寒就在自已的办公室内看到了杜漫宁的个人简历,照片看来是新照的,依然是那么土里土气的,但是学历蛮高的,国内首家秘硕士生毕业。

    南宫寒盯着电脑上的人儿看了半天,这才伸手关掉了网页,随手又打开了丁大为的简历,他双手握在一起抵在嘴边,眉头紧拧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许久,他走到了窗前,按了一串移动电话号,随口交待了几句后匆匆挂了。

    秘书室中,杜漫宁只觉的眼皮特别的重,头也特别的沉,鼻子也特别的酸,眼睛也特别的疼:“阿嚏……”

    她记不得这是第几个喷嚏了,昨天那样几折腾,原本不好的身体真真就病下了,但是她却只能撑着,为了这个广告案,她忙了好几天了,前天还是一夜未眠,这是南宫寒交给自已的第一份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