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有点心疼

    “丁经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杜漫宁涨红了脸,双手抵在身前防备着他。

    丁大为邪邪的一笑,嘴巴更加的贴近了她的耳朵小声的道:“虽然你丑了一点,但是皮肤还是很光滑细腻的,一看你就是那种闷骚型的女人,这种女人是最对我的胃口了,你也很想要的是不是?那天你的裙子都湿透了,小贱人……是不是很想要?”

    “放开!”杜漫宁真的生气了,该死的,他怎么可以这样,猛的想要推开他,丁大为又怎么会让她就这样的逃脱,他的声音突然间变的很冷,低沉着道:“真不听话,你要是敢从我这儿走出三步,我一定会把当天你的事情就地宣布。”

    “你……无耻。”杜漫宁气的瞪大了双眼,全身血液瞬间逆流,她只觉的浑身发抖,手脚冰凉,突然一个片断从脑海中划过,她不由的提高了声音道:“你……你就是那天在电梯里的男人?”

    丁大为笑而不语,趁着舞池灯光变换之际,讯速的将杜漫宁扯进自已的怀中,然后一手紧紧的捂着她的嘴巴,一手撑着她的腰,同时就着疯狂舞动的人群掩饰,很快的从一个角落将她扯进了楼道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杜漫宁根本都来不及思考,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黑暗的楼道中只有他们两个,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就近在一墙之隔,但是同时也掩住了他们两个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他竟将趁着她分神的空,将她带离了人群。杜漫宁是真的害怕了,她拼命的挣扎,更是用力的咬住了丁大为的手。

    丁大为就似早有防备,他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阴冷的在她耳边威胁道:“你想叫吗?你敢叫吗?这里是整个南宫集团的员工都在这儿,你只要大喊一声,所有的人都会冲过来,然后都会看到这一幕,你才来南宫集团几天?就以我良好的形象,只要说一声是你吸引我的,到时候你也只会自取其辱而已。”

    杜漫宁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只能微张着嘴努力的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她死命的掐着自已,大腿被自已掐的渗出了血来,她要冷静,她要自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变态,他肯定不是盯着自已一天了,这一切他早就预谋好的。

    “啪!”的一声,杜漫宁的扣子被丁大为用力的扯断,然后双手急不可耐的伸进了她的衣领,一左一右,杜漫宁吓的尖叫了一声,拼命的四肢乱踢,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被酒保发现了,一束手电光照了过来。

    丁大为也是一惊,他伸手遮了一下光线,杜漫宁看准了时机,猛的曲膝顶上了他,然后使劲全力的推开了他,径直冲进了大厅,穿过了人群,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衣服,往酒店外面狂奔而去。

    众人都玩的正开心,一时间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的有些摸不着北,所有的人都停下来不解的望着杜漫宁奔出的身影,四周议论纷纷,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也只是短暂的,舞曲的音乐暂停了一下之后,又重新的响起来,大厅的人们又开始热闹起来。

    杜漫宁脑袋一片空白,惊吓和屈辱让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她看不见路,也不敢看周围的人群,她只是踩着高跟鞋像一只无头苍蝇似冲出了酒店,她分不了方向,就这样一直往前跑去,她不知道丁大为有没有追过来,但是她却不敢停。

    直接的穿过了酒店的回廊,杜漫宁从大门跑出来,迎面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被她这种猛劲也撞的一个踉跄,但是还未等站稳脚跟,杜漫宁早已挣脱他继续往前奔去。

    “杜秘书?”南宫寒的眉头紧紧的拧起,幽深的眸子中尽是不解,看她那个样子一定是碰到什么事了,惊惶失神的样子竟然让他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郁,边上的老管家看到他阴晴不定的脸,忙紧的问了句:“少爷,您没事。”

    “没事,你先进去。”对老管家随口说了一句,南宫寒便朝着杜漫宁远去的地方奔了过去,平生第一次他这么无厘头的去做一件事情,好在杜漫宁跑的并不远,在路尽头转角处的广场角落,南宫寒看到了她的身影。

    杜漫宁跌坐在地上,耳边传来她压抑的涰泣声,她的整张小脸都埋在她的双膝中,娇小的身子也缩在广场的一角阶梯边上,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楚楚可怜。

    南宫寒的心中有一丝不舒服,他径直走过去蹲下了身子,伸手握住了杜漫宁的双臂,想要使她面对自已,可是他才刚刚有这样的动作,就把杜漫宁吓的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着,推搡之间,只听“啪”的一声,两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南宫寒的脸色更是铁青的很,他冷冷的瞪着她,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敢甩他耳光?当真是不知好歹,南宫寒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对上了自已的目光,但是在看到杜漫宁的神情时,整个人又是一阵心疼。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