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失态了

    “呃!”失态了!杜漫宁立刻收回了心神,绽出一抹笑意道:“没什么,只是今天总裁给了我这个案,我还不太熟悉,所以就来问一下,叶经理,您忙!我先出去了。”

    “嗯,把门带上。”叶琪琪也冲她温柔一笑,又埋首工作。

    南宫寒是故意的,这一点杜漫宁太清楚了,想到他那带着邪恶笑意的一张脸,杜漫宁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他那伪装的笑,但是杜漫宁知道不可以,冲动解决不了事情,想当初是自已接下这个案的,而且当初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过。

    想到自已在保证的时候,他那欠抽的笑杜漫宁就想要撞墙,她无比的纠结啊,时间紧急,重新找人也来不及了,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室的电话突的响了起来,杜漫宁忙正了正神伸手接过:“喂。”

    “杜秘书,有一位林小姐上来找寒,你想办法将她给弄出去!”叶琪琪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原本就烦燥的杜漫宁更加的烦燥了,她想也没有想的直接开口道:“叶经理,前几天刚刚挡走了一个,这个要是在给弄走了,怕总裁会不太高兴。”

    电话的另一端一阵静默,杜漫宁的心一沉,想来自已的话是说重了,正想开口解释一下,电话里叶琪琪的声音却突然叹息了一声道:“我只是心里害怕,这位林小姐是林氏电子企业的千金,最近与寒来往过密,有意想要傍上寒……唉,算了,想着你也是拦不住她的。”

    没有给杜漫宁说话的机会,叶琪琪便将电话挂了,叶琪琪那最后的一声叹息让杜漫宁格外的不舒服,叶琪琪一开始帮过她,虽然她不想成为叶琪琪看住男人的这把锁,但是心里总还是护着她的,可是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方法来赶走这一个呢?

    “叮!”电梯的声音响了,杜漫宁立刻扬起了职业性的笑容迎上去,只是在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怔在了当场,那原本职业性的礼貌也忘记了,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林小姐越过了她,直接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房门。

    怎么会是她?林娟!林氏千金,孙夫人给孙诺安选的内定未婚妻,当日分手之时,就是她挽着孙夫人的手,在凤凰湖边上对自已冷嘲热讽,她不是孙诺安的未婚妻吗?怎么会又想着傍上南宫寒?难道他们并没有结婚?分手了?

    七年来,因为自已当初的愧疚,与孙诺安分手之后自已就再也没有去打听过他的消息,而且更加刻意的躲着她,几年前,她也曾从同学的口中听到孙诺安在暗中寻找自已,但是她却并没有想要在和他见面的想法,对于他的事,她更是刻意的忽略。

    讯速的到茶水室泡了两杯茶,然后走到了总裁室,只见南宫寒倚在落地窗外,目光烔烔的望着前方,林娟正握着他的胳膊,好似是正在向他说着什么,看到杜漫宁进来,只是回头瞟了她一眼,然后又接着道:“寒,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帮帮我。”

    “怎么帮?”依旧的冷声,南宫寒头也没有回,目光依旧望着远方。

    林娟将身子更加的靠近她,已然紧贴到了南宫寒的手臂上,以一种极嗲的声音带着哭腔道:“我也不知道吴东那个家伙会这么贪,竟然敢偷工减料,你给我的订单我真的真的很用心的去做,都是被下面的人害的,对不起,寒……”

    杜漫宁默默的退了出去,坐在秘书室里脑子里想的都是叶琪琪刚才的话,她想要傍上南宫寒,那安哥哥呢?她把安哥哥甩了吗?想到这一点,杜漫宁怎么也坐不住了,不管是为了帮助叶琪琪,还是帮安哥哥,她都不能坐视林娟和南宫寒鬼混到一起。

    起身在自已的手包里翻了一阵,然后又到茶水室给冲了一杯白开水,杜漫宁再一次敲响了南宫寒的房门。当她一走进来的时候,就接触到了林娟似要杀人的目光,显然林娟并没有认出自已,她与她本来也不熟,七年不见,想要一眼认出她,的确有点太困难了。

    “总裁,您的药!”杜漫宁笑的一脸无害,将药和白开水给放在了桌上,无视林娟的目光,直视着南宫寒。

    这个时候的林娟整个人偎在南宫寒的怀里,要是杜漫宁没有看错的话,她连贴身衣物也没有穿,她的衣领拉的很开。

    南宫寒的衫衣扣子也被解开了两颗,林娟双颊微红,明眼人一看,刚才都是在动情当中,只不过是刚开始就被杜漫宁给打断了而已。

    “药?”南宫寒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过来,他眯着眼睛不解的望着杜漫宁。

    杜漫宁又是微微一笑,看似非常尽心的道:“总裁,您昨天病的这么严重,还特地吩咐我今天记得帮您买药,医生说过了,一日两次,您现在正是用药的时间!”

    “寒,你病了?”林娟立刻紧张的扯着他的衣角,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对不起,你病了我还来烦你,只是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又怕你会误会我,所以……”

    “没什么大病!”南宫寒走回到了办公桌边上,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