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戏,演不下去了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啊?不和叔叔说一声吗?”猫猫好奇的问着。

    潇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正在整理后花园的女佣便看到了这对母子,随口问道:“慕小姐这是要去哪?”

    “散心。”她镇定的留下两个字,扬长而去。

    偷偷离开轩辕烈的宅院后,她没有直接回家,因为那个家轩辕烈去过,现在她就这么走了,也没有帮他演完戏,那个男人绝对会派人抓她回去的。

    所以只能带着猫猫去了阁老那里住,在这里,就算轩辕烈的黑夜帝国能够只手遮天也绝对找不到她会这里。

    “猫猫,你妈咪怎么了?怎么失魂落魄的?”阁老趁着潇潇不在,偷偷的问慕猫猫。

    猫猫摇了摇头脑袋:“我也不知道。”昂了昂脑袋,难道是叔叔真的欺负妈咪了?想着他举起两只手,看了自己的小拳头,妈咪,看来你也只有等我长大了才能替你报仇了。

    三天。潇潇都呆在杀手雇佣中心里没有出去过。

    “潇潇啊。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心情怎么不好,都三天了也该出来透透气儿了啊。你看,猫猫的衣服也穿了三天了,都快臭了。”阁老敲着门。

    许久。

    门开了。慕潇潇一脸喷头盖发的走出来:“阁老……”浓浓的黑眼圈,眼里发血丝,身上还穿着三天前的衣服。

    阁老捏住鼻子:“哎呀!你也跟猫猫一样快臭了。赶紧去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出去透透气,真不知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直接去把他灭了啊!”

    “我回去拿换洗的衣服。阁老这些日子打扰了,我这两天会安排新的住所。”说完,她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阁老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到底受了什么打击啊。”

    其实,潇潇不是受了什么打击,只是心中有太多的不甘心,她并不后悔生了猫猫,也因为有了猫猫,让六年前那个夜晚变得不那么痛苦了。至少她又有了一个至亲的亲人,但是,轩辕烈那日的侮辱却跟针一样扎进她心脏里一样。她的尊严被人践踏到无法反抗。而且更可怕的事,她还和这个践踏她尊严的人签有契约。

    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她不后悔,只是……痛恨罢了……

    独自一人回了住的地方,刚刚走到门口时,只看见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外面,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站在跑车旁。

    轩辕烈吗?

    顾不得去确认,她立马转身就想跑开。

    “潇潇!”

    背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潇潇也没有想那么多,加快了脚步朝外面跑,已她的脚力想要躲开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情。

    啪!

    手腕被人拖住,她被一股拉力拉住了。潇潇猛地从身上掏出一把枪往身后一转时,扣动扳机,对准了抓住她的人的脑袋。

    “蓝,蓝庭彦?”竟然是蓝庭彦?潇潇对于他的印象还不错,特别是在经历了上次小阿姨的事情后。

    “啧,你这身手还真是够可怕的,赶紧把枪放下,我可怕你不小心嘣了我。”蓝庭彦用手推了推她的手枪。

    潇潇收起了枪:“你怎么来这了?”

    “我昨天去烈的家找你,没找到,所以只有查到你家来了啊,哎呦,我都等了一个晚上了,你还不快点请我去你家里坐坐。”从昨天下午开始等,到今天下午,他足足在门外面等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凤眸里闪过惊讶,可也不觉得蓝庭彦在说谎:“你为轩辕烈做事,还真是够尽心尽力的。竟然在这里等了一天。”

    “什么?我来着和烈无关啊。”

    “嗯?”潇潇一丝疑惑,她跑了,轩辕烈拿什么去跟他的未婚妻交代?他竟然不下命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