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我怎么舍得杀你

    潇潇斜眸看着桌子上拜访的茶具,微笑:“夫人,我认为,我不需要来努力达到您所想的标准,也请您不要用您的标准来衡量我。 您承认不承认对于我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不过……您是长辈。替您倒茶,是晚辈我该做的。”说罢,她蹲下,标准的姿势,去茶,茶叶分量,水温,恰到好处。一手托茶杯底,一手两指轻扶茶杯。恭敬的递了上去。

    红雪梅表情有了变化,她发现,要降幅住这个慕潇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刚刚的茶道也非常的完美,别说挑不出毛病,这女人还先放下话,不让她来挑毛病,接过茶,轻喝了一口,水温口感,刚好,呵,果然有嚣张的本事。

    傍晚的大厅。昏黄的灯光,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这会儿,猫猫抱着波斯猫从楼上跑了下来。

    看见儿子,潇潇顿时舒展了一口气,总算是调解了一下这里的气氛。红雪梅看到孙子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妈咪,叔……爹地让我来问你,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洗澡。”一时没习惯过来,他差点失口叫错,还好反应过来了。

    轰!

    儿子一句话,简直把潇潇打入了无底深渊之中,她这乖儿子,竟然当着轩辕烈母亲说这种话,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瞅了眼红雪梅!又看了看她那‘十分’争气的儿子。

    “哎呀,正好,我也累的很了,是该好好去洗个澡了。还是烈贴心。夫人……很抱歉,我不能再陪您了,先走一步了。”说话,她转身上楼。反正,上了楼,去不去浴室也不会有人知道。

    抱着这种心理,可刚刚上楼:“小姐,主人在这边等您,请随我来。”女佣大声的对她说道。要说这声音有多大,起码楼下的红雪梅能够听到。

    然后……

    她就被女佣硬是拉扯到了浴室,僵硬的身体,硬是被塞进了浴室。热气腾腾的水雾再次扑面而来。

    “别告诉我,你身体这么僵硬,是在紧张。”热气中,他的声音依旧冰冷。

    潇潇回了回神:“你做什么啊,我好心陪你演戏,你就这样害我?!”她绝对有理由相信是轩辕烈故意在那个时候让猫猫下去传话的,也非常坚定,刚刚女佣说话那么大声,也是故意为了让楼下的红雪梅听到。

    他嘴角一抹弧度:“做戏,不应该就是要做到底吗?”

    柳眉一皱,他靠近,她猛地伸出拳头,顶在他的胸口上,保持两人的距离:“我帮你,也请你尊重我的意见,至少,绝对不能够假戏真做。要不然,我就和你母亲说实话。”

    轩辕烈倒也不急,似乎已经想到了她会这样说,这个女人,他试图要吃她很多次,却都被她侥幸逃脱,呵……

    他只是带着笑意,并没有回答。

    潇潇也就当她是默认了,又好奇的道:“对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母亲本来完全不相信的,怎么却又突然相信你的话了?”

    她一直都很想不通,白天的时候,轩辕烈的母亲还坚决,不相信这个谎言,可……却在看了猫猫后,又立马相信了呢?那态度实在转变的快的不可思议。

    听了慕潇潇的话,轩辕烈反倒勾起她的下颚,左看右看了一眼:“那小家伙是你生的,你反过来问我,我怎么知道?”他黑眸一冷。

    潇潇也不急,轻轻拿开轩辕烈的手指:“你这意思,难道还是因为我家猫猫你母亲才相信你的谎言的啊。”瞥了下眼神,想想也算了,她去追究这么多干嘛?反正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了,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度过这关吧。

    “不然,你以为呢?”他说着,大手抬起,直接抓住了她胸口的衣领,用力,在潇潇还没有来的及做出反应时,直接抱着她一起跳进了浴室里。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