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这不是梦

    某种温热的感觉接近,先是落在她逛街的额头上,然后缓缓的到了她柔软的唇,热热的呼吸,他的温热感几乎要包裹住,让她无意识的从睡梦中发出轻轻的声音。

    寂静的夜里,喃呢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好暖……潇潇皱了皱眉头,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啊……那个噩梦,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会梦见了。

    安静的夜里,似乎有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之后,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被轻柔的拉开。她轻抖了抖,夜里的寒意让人不禁又缩卷起身子。在微弱的月光下,可以看见睡衣滑落,露出细致的肌肤。

    黑眸在黑夜中闪烁,眼前的安静的她,却是别有一番风味,这个的她却是比男装的她更加的可口。

    慢慢的,一种无形的压力贴近。好重……被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她不免又轻哼了几声。

    她的声音如同银铃一般,而在这夜里,还有另一种声影,低沉而又带着几分沙哑,类似于压抑的低吼声。

    那温热的气息来到她袒露在外的肌肤上,他轻轻的轻吻着,她有如遭到轻微电流般,随后,薄唇缓缓向上,停落……

    梦……这是梦吗?

    那种温热,周身传来的感觉和六年前的夜晚一样,为什么会梦到六年前的那个夜晚?而且,这么的真实。似乎鼻息之间都闻到的味道都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那个明明只是一面之缘的男人,哦,不对,一面都没有过,那晚她甚至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摸样。

    就是这样一个陌生的人,为何,还会梦到?

    温热,伴随着温热的还有异样的感觉,她不禁的颤抖了一下。

    梦?

    长长的睫毛颤动,就算慕潇潇睡的再沉,这是也在迷乱的梦中徒然惊醒了。

    她的知觉立马回复了,全身的胫骨肌肉紧绷住,赫然发现她的身旁有一个高大男性!惊骇的一抖,而当她看到那双冷幽黑眸,以及他嘴角流露的出的笑意时,她似乎是从迷乱的梦中惊醒,却又陷入了比梦境更加郁闷的处境里!

    “啊……”思绪反应过来,她立马张嘴大喊,可声音刚刚喊出口,,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张大的嘴巴,截断她的惊叫声。

    “嘘……”他冷唇轻启,黑夜中,他不紧不慢的道:“你想吵醒那小家伙,让他来观战吗?”

    冷幽的声音,还有他淡淡的男性香味,夹杂着丝丝烟草和古龙水的气味,这个味道,她并不陌生。她都已经和他相处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她竟然想不出,这个男人竟然半夜溜过来。

    朦胧的夜里,她几乎能够看到他嘴角勾起的那丝带着邪性的冷笑,那双黑眸极其的尖锐,这样的情景更像是在宣告他的邪恶意图。

    哦,天,她竟然就不该同意让他留下来!

    早该猜到他今日的举动,别有意图,只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半夜三更图谋不轨。

    他的手劲大的厉害,被捂着,她都感觉脸蛋有些疼痛了,赶紧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喊出来。

    大手缓缓离开。

    她柳眉紧皱:“轩辕烈,你……你走。”她用最小的声音说着,小手边推着他。

    “看来,你更喜欢在别的地反吗?”他冷淡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时,带着几丝邪性。

    一时,潇潇无语了,怎么摊上这么一个首领:“你……你再乱来,我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