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迩珊 作品

第398章 除了你,我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第398章 除了你,我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看到陆辰爵的眼神,顾小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明显尴尬的笑笑,摆摆手。

    “没,没什么。”

    “那进去吃饭吧!”

    陆辰爵热情邀请着,顾小念若有所思的迈进他的房间。

    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床单很整洁,屋子里干净的很,倒是让她心生疑惑,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她明明亲眼看到那个女人进来的啊?可是这屋子里不像是有人来过的痕迹啊?难不成是她看错了?

    陆辰爵关心的看着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若有所思的顾小念,不由关心着。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顾小念回过神来,冲他笑笑,埋头继续吃着东西。心里却还在纳闷儿,过了半晌最终还是弄不清楚,憋闷的很,咬着筷子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嗯……我刚刚,刚刚有看到一个女人敲你房间的门……”

    她一边说着一边暗暗打量着陆辰爵的变化,心里莫名紧张。既期待他的答案,又怕他会撒谎敷衍她。

    陆辰爵却没有丝毫的尴尬,随口接道:“对啊,送餐的服务员啊!”

    听到他的答案,顾小念一怔,又一次仔细的打量他,看他不像是在说谎,嘟起嘴不由嘀咕起来。

    “送餐的服务员会穿的那么性感来送餐?还笑的那么甜……”

    听着如此酸溜溜的话,陆辰爵才反应过来,忍俊不禁的看向她,故意调侃着。

    “怎么?你吃醋啊?”

    似是被他说中了心事,顾小念竟是慌乱起来,眼神飘忽着不敢看他,生怕被看穿。埋头往嘴里填着东西,拼命摇头,含糊不清的反驳着。

    “我才没有!谁要吃你的醋啊!我才没有吃醋……”

    可是越是反复强调一件事越是心虚的证明,陆辰爵正是抓住了她这一点,更加确定这个女人是吃醋了。

    陆辰爵不由轻笑着,点了点顾小念的额头,望向她的目光温柔,更让他欣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会吃醋了,那是不是更代表她心里对他的在意?

    “笨女人,你是醋意上脑,觉得人家服务员就算是包成粽子也是一种性感。你没发现她身上那条黑色裙子是他们酒店的工作服吗?在前台的那两位不也是穿的那样的裙子吗?”

    经过陆辰爵这么一提醒,顾小念才恍然间想起来,暗怪自己一时眼拙,当时只顾着生气,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想那么多。

    纵然如此,可是仍是不肯承认是自己看错了,硬是狡辩。

    “谁让你定餐非要让人家女服务员送来的啊!再说了,送个餐你在门口接一下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要让她进你房间啊?”

    “你看看,你还说你不吃醋?这醋劲儿大得整个房间都是酸味儿了。”

    陆辰爵看着此刻同他较真着的顾小念,无可奈何的笑笑,觉得吃醋的顾小念分外可爱,倒是更真实。

    顾小念嘟起嘴,不再理他。见状,陆辰爵连忙解释。

    “这是他们酒店的规矩而已,我也只是让服务员送进来直接放在桌子上就走的。我保证,下次订餐我一定特指要求男服务生送上来,理由就是我未婚妻会吃醋,这样可以吧?”

    被他这么一闹,顾小念顿时脸上一红。好像真的是她醋意太重想太多,反而陆辰爵更委屈了点儿。

    “满嘴油腔滑调。谁是你未婚妻……”

    声音越来越小,心脏砰砰跳的很快,“未婚妻”这个称呼更是让顾小念心神皆乱。

    陆辰爵却不以为然,贴在她耳边,气息温热,一字一句清楚地说着。

    “我可是求过婚的。”

    “那我也没答应啊。”

    顾小念本能的反驳着,一扭头,竟不小心擦到了陆辰爵的唇瓣,顿时脸上滚烫,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我吃饱了,先走了。”

    陆辰爵还没从刚刚那蜻蜓点水般擦过的吻中反应过来,就看到那个女人仓皇着溜掉,无奈的笑笑,伸出手指覆在自己的唇瓣,似乎还留有她的味道。

    夜渐深,陆辰爵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是不是在顾小念家里睡沙发睡习惯了的缘故,现在他竟然觉得身下的这张床是如此偌大,不仅如此,还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

    又翻了个身,侧身枕着手臂,一闭上眼,顾小念的身影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陆辰爵实在忍受不了这份煎熬,霍然从床上坐起,望着窗外思忖了片刻,灵光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他蹑手蹑脚的用备用房卡打开了顾小念的房门,尽量将脚步放到最轻,大气也不敢喘的贴耳与卧室门旁。

    里面隐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想必顾小念已然睡熟。陆辰爵伸手悄悄拧开房门,果然顾小念已经睡的安稳。

    此刻的她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侧身躺在床边,黑暗中虽看不太清她的模样,可是却模糊间却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形看的渐渐真切。

    陆辰爵踮起脚尖,生怕吵醒一向浅眠的顾小念。将床上的顾小白抱起,再像做贼一样悄然的溜出去。

    看着自己床上酣然熟睡的顾小白,陆辰爵总算松了口气。

    “儿子,别怪爹地,为了我们全家的幸福生活,只能先委屈你了。”

    临走前,陆辰爵还不放心的用几个枕头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