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74章 你爸爸是谁?

    唐可可哪里是受过委屈的人,她好歹身上也是有几千万的人,而且身后还站了个黄子轩,她何时被人这般瞧不起过。当下唐可可就怒了。

    唐可可生气起来反而是笑眯眯的,这一点似乎得到龙傲天的真传。

    唐可可的手轻轻在那些衣服上滑动,看到那件衣服好了就直接拽下来,是拽,而不是拿下来。随后竟直接往地上一丢,嘴里嘀咕,“这衣服也太差劲了吧,也好意思摆在这里,太丑了。”

    几个店员都围着那几个年轻时髦的女子转,一转身就看到唐可可像砸场子一般将那些名牌高级时装仍在了地上,当下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走过去直接就要推唐可可。好在唐可可机灵,连忙向后退了几步,那几个店员的嚣张气焰立马迸发出来。

    “拜托打工妹,这是高级时装,都是名家设计的,没一件都是你打一辈子的工也买得起的,你这种人就该去地摊路买,来这里干嘛,还有这些衣服,小张,你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要是有的话就要她赔偿。”

    另外两个就开始收拾起来,眼里都是不善的眼光。她透过橱窗看到黄子轩已经停好车往这边靠,心里有些不悦,不是说车位不好找的么,怎么这么快救过来了,没劲。

    唐可可见几个店员愤怒加看好戏的模样,立马装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可她的手却还在衣服上游离,那店员一下子就推了唐可可一把,大声斥责,“你知道这是谁设计的吗?别用你的脏手碰,给我老老实实站在这里,要是这衣服有什么差池,你就等着坐牢吧。”

    “哎呀,王小姐,怎么这么凶啊。”其中一个波浪卷长发的时髦女子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了过来,看到满地的衣服,眼里也稍稍有些惊讶。

    几个人自然也一下子围了过来,几个人又用店员那种鄙夷嫌弃的目光在唐可可身上打转,随后不由自主地从鼻腔里发出不屑地声音,“你瞧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真滑稽,是不是演小丑的?”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人家这一件说不定是衣橱里最好的一件了。”另一个“噗嗤”一声笑出来,小声嘀咕。

    虽然是小声嘀咕,唐可可却是听的真切,她一咬牙,直接跟店家说道,“这地上的衣服我全都要了,给我包起来。”

    众人一下子就愣住了,最后还是那短发女子一脸不屑,就她们姐妹几个一个月也顶多在这里逛两三次,这里每一件衣服少说也是七八万上十万的,贵的就更不用说了,看着她穿着一身廉价货居然还敢这么说。

    这人绝对疯了。

    “哟,好大的口气,这么多衣服可要一百多万呢,你买得起吗?”其中一女子尖酸刻薄地说道,而店员此刻也反应了过来,接着又重新审视了一番,这女人从头看到脚都不像有钱的主儿,说话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气度。

    “行,这位小姐,包起来也可以,但是。”那店员脸色虽然好看了些,但脸上表情却依旧带着怀疑,话都没说完,就直接审视着唐可可。

    唐可可又四处打量了一番,看着短发女子手里正拿着一件衣服,当下就直接指着说道,“那件衣服似乎也不错,我也要了。”

    “你。”短发女子没想到唐可可这般嚣张,居然直接欺负到她的头上,知不知道她是谁啊。

    唐可可一脸笑意地盯着店员,“去呀。”

    店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气氛有些尴尬,在唐可可的威压下,店员只得讪讪地走了过去,而短发女人却将衣服一把抱在怀中,气势汹汹地说道,“要我把衣服拿过去也行,那也得看她买不买得起,你让她把钱先拿出来,否则,你们可别讨好了对象。”

    短发女人的话也在理,几个店员又都望向了唐可可,短发女人说的也没错,似乎真正有能力买的主儿在这边,于是几个店员一致倒戈,直接站在了短发女人这边,指了指地上的衣服,“这些衣服价值不菲,可不是几千一万的。”

    唐可可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眼神四处游离,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可可,怎么了。”黄子轩一进来就看到唐可可在一旁站在,而一旁围了六七个人。

    唐可可见是黄子轩,眼角笑意更浓,直接指了指地上的衣服,一脸委屈地说道,“喏,我说这些衣服我要买,可是她们不给我包,说是我买不起。”

    在黄子轩进来的一瞬间,几个女人的目光就已经被黄子轩吸引,黄子轩皱了皱眉头,看着地上散乱的衣服,问道,“喜欢吗?”

    唐可可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众女人大跌眼镜,刚刚她不是说要买的,怎么突然又变卦说不喜欢了。

    店员是何其眼力的人,一看到黄子轩就知道这才是真正有钱的主儿,心里除了后悔不跌也赶紧迎了上去,“先生,您看点什么?”其余几个店员已经开始慌慌张张的收拾衣服,之前嚣张气焰一扫而过。

    唐可可的眼神却依旧盯着短发女人手里的衣服,那几个女人全都在看黄子轩,哪里还顾得上唐可可。

    那长发美女眨着水灵灵的的眼睛盯着黄子轩,见黄子轩扫了她一眼,立马脸红的低下了头。等到她再次抬起头,却发现黄子轩早已经走到唐可可的身边,满脸的笑容。

    “可可,喜欢哪一件我给你买。”黄子轩扶着唐可可坐在了店员搬来的软椅上,又递过水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