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63章 你怎么可以给我死掉!

    唐可可说着说着,眼泪竟然也掉了下来。

    管家见状,忙收起眼泪,恢复了包公脸色,“小姐快睡吧,明天的事情还有很多。”

    唐可可点了点头,肢体有些僵硬地上了楼。

    这一夜却是无眠,唐可可想起了两人第一次遇见,那一次甚至不能说属于,龙傲天清醒的时候她在昏迷,而她醒来逃跑的时候龙傲天还在睡觉,至于后来,三番两次的捉弄龙傲天,随后又被龙傲天通缉,她一边逃,龙傲天一边追。

    时间似乎就这边逃边追的日子里悄然而逝,当她开始有些安分起来,龙傲天却出了事,似乎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有缘无分。

    龙傲天,你是真的死了么。

    黑暗中,唐可可蜷缩在一旁,不知不觉已经满面泪痕,她的心莫名地疼痛,“龙傲天,你这次玩笑可开的大了。”

    黄子轩在屋内踱来踱去,最终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唐可可的手机。

    电话铃声在安静的黑夜显得格外突兀,唐可可在黑暗中一阵摸索,最后才摸出了手机。是黄子轩。

    唐可可轻轻按掉,可电话再一次响起来,唐可可再按掉。

    那黄子轩一遍一遍地打着,似乎考验着唐可可的耐心。最终,唐可可放弃了,接通了电话,“喂,是我。”

    黄子轩听到唐可可地声音,差点哽咽,他说,“可可,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想不开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可可轻轻咧嘴笑了,可脸上肌肉却僵硬无比,过了好半天,她才从喉腔挤出一句话,“子轩,是我,我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呢,我很好。”唐可可兀自低语,听得黄子轩心头一阵痛,他发出低沉地声音,“可可,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现在过的很不好,但是事情都会过去的,你还年轻。”

    唐可可听得浑身一颤,整个人就像活了一般,她的心感到震惊,黄子轩这话什么意思,他是担心自己,还是说,她已经知道自己和龙傲天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唐可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蠕动了嘴角,慢慢说道,“你。你已经知道了。”

    黄子轩一阵沉默,他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听到唐可可嘶哑地声音,他的心中一阵慌张,“可可,你别害怕,我也是才知道,这。没有什么的。”

    唐可可呵呵一笑,已经无所谓了。黄子轩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和龙傲天的事情,那么定然也会像外面那些人一样,觉得她唐可可贪图富贵,做龙傲天的情人。

    她唐可可的确是爱财,但从没有想做如此肮脏的交易。她轻轻地问,“黄子轩,你相信我吗?”

    “我信,我真的相信你,可可。”黄子轩迫不及待地说道。

    “那就行了,我不是那种女人。”唐可可笑了笑,轻轻挂断了电话。

    黑夜中,唐可可紧紧抱住自己,泪水无声落下,唐可可,你真的很差劲。

    电话再次响起,依旧是黄子轩。

    “可可,你现在能出来吗,我担心你,我非要见你一面才安心。”黄子轩的声音听起来依旧焦急。

    唐可可看了看外面,已是一片漆黑。现在她毫无睡意,出去走走也好。

    “可可,我求求你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放心,就算是朋友之间的关心,成吗?就一个小时,我看你一眼就好。”黄子轩在那边言辞恳切地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来没有这样担心过一个人,而现在,因为唐可可,他几乎要失去理智了。

    “好吧。”唐可可答应了,难得有一个人能如此关心自己,让她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一直享受这不属于自己的温暖。

    “你在哪,我来接你。”黄子轩松了一口气。

    “不用了,你约个地方,我过来找你。”唐可可婉言拒绝。

    “那好吧。”好在黄子轩没有作过多纠缠,唐可可挂断了电话,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就下了楼。管家将明天事务又确认了一遍正准备睡觉,就看唐可可走了下来,忙问道,“小姐,这么晚了,您还打算去哪。”

    “叔,能不能送我出去。”唐可可轻轻说道。

    “这么晚了,您还出去干嘛。”管家见唐可可神情不对,只怕出了什么岔子,便想阻止唐可可出去。

    唐可可一脸哀求,她说,“我出去见一个朋友,只怕我明天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管家似乎还在考虑。

    “我不会有事的,明天一定会按时参加葬礼。”唐可可继续哀求。

    管家不好再继续,现如今唐可可已经是自由身了,当即点了点头说道,“行,你等一下,我去取车。这么晚了,我也是担心你,怕出了什么事情。”

    唐可可低着头,轻声说道,“我知道。”

    黄子轩约在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唐可可到达的时候,黄子轩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唐可可出现,忙前去迎接。

    管家在车里没有下来,却看到年轻男子出来迎唐可可,当下跳转车头绝尘离去。深夜也要见一面的男子,怕这才是唐可可心中最重要的人吧。

    “可可。”黄子轩叫了一声。

    唐可可点了点头,低着头快速往前走。大概因为事情说破了,唐可可觉得有些尴尬。

    黄子轩在前面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