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59章 说话要算数哦

    云娜见唐可可要走,连忙站了起来,叫道,“喂,你说话算数?”

    唐可可嘴角一撇,就算她说话不算话又怎么样,不过这件事情,她一定会做到。于是完美转身,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轻轻回答,“当然,我说话算数。”

    “说什么啊,说话算数。”门外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两人同时回过头一望,竟然是方正延。

    “你怎么来了。”云娜见识方正延,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方正延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早上起来没看到你的人影,就知道你跑这边来了。”

    唐可可对方正延可没什么好印象,若不是这个贱男,她现在也不会下场凄惨。想到这里,唐可可冷冷地说道,“两位还是到别的地方谈情说爱,我就不奉陪了。”

    不等方正延回话,唐可可就大步离开。

    “喂。”云娜心里不爽了,这算什么态度。

    方正延拉住了云娜,望着唐可可的身影,笑着打趣,“怎么,今天没有动粗。”云娜哼了一声,率先离开。

    “你派人打听的怎么样了。”云娜一边走一边问道,她不相信哥哥就会这样死去。

    “已经沿着海边慢慢寻找了,不过越是找不到,傲天生存地希望也越大。

    云娜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眼眶早已通红。

    方正延见此,心中五味杂陈,这些天云娜状态不好,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云娜,我想跟你说件事。”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找到哥哥最重要。”云娜快速向前走,挣脱了方正延的手。

    方正延快算向前走了几步,拦在了云娜跟前,双手搭在云娜肩上,俯下身说道,“云娜,你听我说,不管你答案是什么,今天我都要说。”

    望着方正延深情的眼神,云娜一阵闪躲,她似乎已经知道方正延要说什么了,云娜便要挣脱方正延。可方正延却一下子将云娜拦在怀中,根本不容云娜闪躲。

    “有什么事请以后再说行吗,现在我的心乱糟糟的,求你了,我不想听。”云娜的精神几乎就要崩溃,她最爱的哥哥没了,还有什么事情是重要的。方正延对她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爱的是哥哥啊,别的男人根本就看不上。

    “好吧。”方正延松开了手,有些无力地低下了头。反正来日方长,他也没必要非在这特殊时期说。

    云娜松了一口气,现在她身边就只有方正延了,她不想因为自己拒绝而把两人关系闹僵,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接受方正延的。

    两人一路无话,竟走了回去。本来云娜有自己的房子,但是方正延却是云娜一个人住不安全,而要是有了龙傲天的消息,他也能第一时间告诉她。

    就是因为第二点,云娜答应了龙傲天的建议,搬去了方正延的公寓。

    而另一边,唐可可握着电话,是黄子轩打来的,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

    与黄子轩的相遇对她来说,完全是个意外。唐可可想,若是没有龙傲天,说不定她真的会爱上这个多金又帅气的男人。

    等等,难道她是爱上龙傲天了?

    这一想法让唐可可浑身一个机灵,这不可能,她怎么会爱上这恶魔,一定是自己刚才这个比喻不对劲。想到这里,唐可可也不管了,电话一按,就问道,“喂,是你啊,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啊。”

    那边黄子轩正准备放弃的时候,就听到唐可可懒洋洋的声音,心情一下子好转起来,连忙问道,“你现在怎么样,过得好不好?要不要出来走走?”

    唐可可一脸慵懒,听到黄子轩焦急的问话,心里一紧,难不成黄子轩已经知道她和龙傲天的关系了?也是,如今龙傲天失踪的消息闹闹的沸沸扬扬,只怕她的祖宗八代也被挖出来了,她自己在这深宫后院感受不到,怕是黄子轩已经知道了。

    唐可可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怎么办,黄子轩要是知道的话,自己还有何脸面面对这个朋友,他一定觉得自己不要脸了吧。

    “可可?可可,你在吗?”黄子轩见唐可可那边没有说话,连忙问道。

    唐可可被黄子轩的声音打乱了想法,连忙应声道,“额,我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几天不见,打你电话又不接,怕你出什么事情了。”黄子轩轻描淡写地说道,可这番话,他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才能说的如此平静。

    见黄子轩并没有追问自己的事情,唐可可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或许,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吧。这样一想,唐可可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她恢复了往常的活泼,哈哈大笑地说道,“哈哈,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啊,我不一直就这样啊。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啊,有事先走了。”

    黄子轩见唐可可还能笑的如此轻松,心里也踏实了不少,随后,又问道,“没事,唐可可,你真的没事吗?”

    唐可可反而纳闷了,“我能出什么事啊,黄子轩,你怎么了?”

    黄子轩被唐可可这么一问,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结结巴巴地回答,“额,没事,我就是想问问,最近有时间吗,我想约你。”

    “约我啊?”唐可可说的毫无忌讳,坦坦荡荡,上次黄子轩的表白让两人内心还是有些尴尬,她希望两人还是能够做真正的朋友,于是她装作很遗憾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