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55章 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而后,谈话就以这样不明不白的形式结束了。

    而在另座城市的四叔打开了电视,看到了这条新闻,急忙打电话给龙傲天,结果只有冷冷的女声回道,“该用户已关机。”

    四叔急忙对着墙上四婶的肖像念道,“请保佑傲天,彩蝶!”

    这个城市的一切,现在只有一条信息传得最火……龙氏集团总裁生死不明!

    唐可可默默地睡在床上,抱紧了被子,龙傲天,你是真的走了吗?但是一想到如果龙傲天就这么走了,她唐可可和他之前立得那些协议似乎就失效了,只是废纸一张罢了。

    那么说起来,她就可以恢复成自由身了。明明这条消息对于她来说之前是她日日夜夜朝思暮想想要的结果,现在却没有那么强烈了,反而是不愿意了。

    “唐小姐,吃点东西吧。”文叔敲了敲唐可可的房门。文叔知道这条消息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少爷平时待人也不错,虽然有时候太过分了,但是总体上还是个好主人。

    唐可可不理会门外的敲门声。

    咚咚!文叔又敲响了门,“唐小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少爷奇人自有天相,必定不会这么离开的,所以唐小姐还是好好对自己吧。”

    唐可可听到这里只好下床把门打开,文叔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脸上虽然还有点肿,但是眼角还是有点红的,大概是为了少爷哭了。

    “唐小姐,你没事吧?”文叔禁不住担心。

    “文叔,我没事。”唐可可勉强笑了笑,接着说道:“放心吧,龙傲天肯定会没事的,他那么命硬的一个人,又这么坏,阎王爷都不愿意收他。都说坏人长命,他也不会这么快走的。”唐可可的这番话不知道是对文叔说得,还是属于自我安慰的范畴。

    桌子上面依旧是丰盛的,但是唐可可吃在嘴里那味道却如同嚼蜡一般,没有任何香甜的味道,只有苦涩。

    那椅子上还留有龙傲天早上换下来的留有污渍的白色西服,可是他现在却不在了。一边的百合也在,所有的一切都保留着他离开的方式,一切都没有改变。

    地上的番茄酱被打扫干净,脸上的疼痛也失去了知觉。唐可可突然觉得很冷,对着一旁的文叔说道:“文叔,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不下。”

    文叔看着唐可可这副模样,也不好拒绝,坐下来慢慢地吃起来。其实他也没有胃口。现在这样,谁还能笑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吃着饭,聊着天。

    夜空下,遥远的星星被隐蔽在云层之下,没有一丝光亮。风夜吹得有些猛烈,月光也变得暗淡起来了。

    唐可可看着天空,早已丧失了睡意,有心事的人怎么可能睡得着,也不知道哦在这个城市里还有多少人是失眠着的?

    大海一片辽阔,早晨的海面波光粼粼,一层又一层波浪不停敲击着靠近码头的游艇。黄采儿站在甲板上夸张地伸了一个懒腰,真惬意。

    这时,黄采儿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黄采儿看都没有看,直接就冲电话里大声说道,“好了妈,我马上就回来了。”

    电话里不知道还说了些什么,惹得黄采儿的嘴噘地老高,随后又变得惊喜连连,“什么,他回来了?那我马上回来。”

    此刻,黄采儿的脸上可谓表情丰富,她也就是几天没回家,偷偷出来放松了一把。没想到她一直想见到的人竟然回来了。

    黄采儿走进指挥室,对那还在打瞌睡的中年男子说道,“师傅,麻烦靠近码头。”

    那男子点了点头,操纵着复杂的仪器。黄采儿撇了撇嘴,这些她可看不懂,当下又来到甲板上,长长地直发被寒风吹起,黄采儿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游艇已经慢慢启动,海水变成了洁白的浪花,黄采儿的心也跟着飞驰了。她的目光四处游离,这片海对她来说,太过于熟悉。

    “咦,那是什么?”黄采儿的目光被一团黑影吸引住了,那随着波浪在海绵平静浮着的,竟然有点像尸体。黄采儿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此刻离码头也不过几十海里,很多人都会在码头游泳,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黄采儿的闺蜜胡兰兰打着哈欠出来,就被黄采儿一阵惊慌失措地叫唤加指使搞得晕晕乎乎,“去,快去指挥使把游艇往回开。”

    胡兰兰一脸的不解,这不才刚走么。

    “快,快点!”黄采儿又焦急地催了一边,她看着尸体离自己越来越远,急得直跺脚。

    好在胡兰兰并没有多问什么,点了点头就去了。

    黄采儿在海上也遇到过几次这种情况,但不知为何,这次她的心跳明显加剧,这让黄采儿心情更加焦急。

    胡兰兰此刻也走了出来,海蓝色的沙滩裙被吹的贴在了身上,“好啦,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黄采儿点了点头,“一具尸体。”

    胡兰兰惊讶地捂住了嘴,随后又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尸体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不是着急要回去吗?”

    黄采儿摇了摇头,抿着嘴不说话,眼睛却是到处搜索。大概那游艇师傅也看到了尸体,竟不等黄采儿发话就慢慢停了下来,随后一帮手跑上来说道,“小姐,前面发现了一具尸体,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救,黄师傅说得捞上来看看。”

    黄采儿连忙点头,那具尸体正慢慢朝他们漂来。

    在这海上又不成文的规定,碰到遇难者,附近船只必须得援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