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31章 不好意思,我只是路过

    “老爷和夫人问你什么时候回国?”

    回国?黄子轩不由的一愣,呃,这个似乎并不在自己考虑的范围之内。再说家里有妹妹就够了,自己回去岂不是多余?

    “其实这些年来老爷和夫人都很想你,他们还说当年都是因为采儿小姐年纪小,不懂事,所以才会说出那种没大没小的话来,还让你不要往心里去……”

    “不要说了。”黄子轩有些不耐烦。

    “少爷……”

    “李叔,我想一个人静静。”黄子轩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试图去压制住内心的烦闷。

    “好吧。”李江海无奈的退下,他也不想去揭少爷的伤疤,但是他也不忍心看着老爷和夫人挂念少爷。

    远望,一览无余地海色天光,阳光下近水处还有隐隐的光影闪烁,如同金银珠子洒落在碧海里,又好像是无数条的锦鲤在兴奋地跳跃。

    可是这些并不能让黄子轩有丝毫的舒心,却仿佛隔着雾谜让那光影倒影出当年那个斑斓里的自己。

    那年他十二岁。

    “这是爸妈送我的生日礼物,还给我!”小小的黄子轩指着那块晶莹的玉一脸的倔强。

    “哼,偏不给你!”黄采儿瞪着他。

    “采儿,快把东西还给哥哥。”黄母赵雅丽赶过来劝说。

    “采儿,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黄子轩鼓着小嘴又说道。

    “哼,谁稀罕你做我哥哥,你是爸妈从……”一句话没说完,黄母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采儿,你胡说什么?”

    哇,黄采儿吃疼一下子哭出来,边哭还边吵嚷着:“我没胡说,他就是你们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野孩子。”

    “你还说……”赵雅丽作势又要打下去。

    “孩子还小呢,不懂事,你小心吓坏采儿!”黄世涛见状上前抱起黄采儿,一脸的呵护,而赵雅丽看着哭翻天的女儿脸上也有了不忍心。

    “爸爸,好疼哦!”小采儿趴在黄世涛的怀里仍然一抽一抽地哭着。

    而在那一刻,谁也不会知道那个男孩内心的震惊和痛心,有的只是看到他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仿佛发了疯一般。

    自己竟然不是爸妈亲生的,这种伤痛又有谁能明白呢,而且这还是发生在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身上。

    瓢泼的大雨中弱小的身子禁不住颤抖,一颗稚嫩的的心灵也伤痛不已。自己一直以为拥有的家原来都不属于自己,自己只不过是个被亲身父母遗弃的野孩子。

    “为什么?”稚嫩的声音却显得那么苍凉和无助,可是苍天无语,只是雨点更大。

    雨雾中,一个中年男子出现,紧紧的抱住了他。也就在那一刻,他认定李叔是他最亲最亲的人。之后,他便决定出国读书,只是这一出国门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时的伤痛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会逐渐变淡,但是此刻黄子轩才发现它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灵深处,永远都无法抹灭掉。

    微闭的眼睛,睫毛在轻轻颤动,如同蝴蝶微微振翅,黄子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记忆中的不快全都呼出来。

    “啊!”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声惊动了他,迅速的睁开眼,却看到一个女子不知怎地从围墙外跌进来,整个人狗啃泥似的趴在地上。

    “嘘!”女子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人哪里去了,明明看到她跑到这边,给我分头找!”围墙外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黄子轩心下顿时明了,原来是进来避难的,可是看着那有些高的围墙,他有些纳闷那个女子是怎么翻进来的。

    听着声音远去,唐可可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受到惊吓的心脏,朝着黄子轩不禁笑了笑。

    原来唐可可从竹子巷逃跑以后,就买了最快一班到达韩国济州岛的飞机。可是谁料到龙傲天也不是吃干饭的,居然料到她会逃窜国外,而且还查到了她到达济州岛的时间。

    于是,当唐可可华丽丽地出了机场,就看到龙傲天和那一群黑西装的属下,当下就顿住了。

    不会吧,他们……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唐可可的眼睛都瞅大了。擦了擦眼睛,确定是他们无疑,当时脑子里就闪现出一个字“跑!”

    见过难缠的,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也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办法居然比自己还早一步到达济州岛,早知道自己中途就换机了,或者直接降落伞把自己降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去。

    “追!”龙傲天冷酷酷的声音一出,那些黑衣手下就如同散落人间的马蜂,都朝着唐可可的方向追去。

    哼,为了她,他不惜把赏金上调到3000万,而且还动用了自己的私家飞机,特地从云海赶到济州岛,岂有不得手的道理。

    唐可可,这次我龙傲天非要把你牢牢控制在手里不可,望着人群中涌动的起伏,某人的嘴角荡起一抹无比邪恶的笑意。

    只有龙傲天没有想到唐可可的腿功了得,自己的那批手下跟着跟着居然发现距离在一点点拉大。于是才有了后来唐可可小姐跌落围墙内,摔个狗啃泥的不雅姿势。

    “嗨喽!”唐可可朝着美男一个摆手,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又看了看那围墙,心里寻思着似乎从这里再爬上去,姿势会很不雅。

    黄子轩仔细得把人打量了一番,黑色的卷发随意的盘起,一身轻便的衣服倒像是个扒手,下面浅色的帆布鞋。咋看似乎并无特色。但是那精致的脸盘子似乎无意中泄露了某人的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