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29章 老娘的春天居然到了!

    一瞬间,几张老脸顿时耷拉下来,打人不打脸,再说人老好尊,怎么说他们也是辅佐了龙傲天的父亲创下了龙氏集团,现在被他的儿子说成这样,心里怎么也都难以咽下这口气的。

    “傲天,这事本来就是因你才发生的,你应该付全责才对,现在居然因此指责起前辈来,你到底还有没有把大家放在眼里。”龙震天瞅准了机会站起来怒斥道。

    眼神狠厉地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争锋相对的龙震天,龙傲天缓缓说道:“我知道,所以这件事情我会好好地解决,不劳大家费心,我只是跟大家交代一下,这也是对大家的尊重。”

    其实他早就知道龙氏集团里的股份持有者本来大都都是支持龙震天,后来因为自己的父亲把位子传给了自己,自己才能成为龙氏的总裁。只是他同时也知道,这集团里有很多人都是依旧是支持龙震天的分子。

    “倒是你不要唯恐天下不乱,在此挑拨我和前辈们的关系,记住了,我们都是龙氏集团的人。”龙傲天顺手把资料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大家见状也不再言语,毕竟这个时候谁插嘴都没有什么好处。龙震天虽然觉得很憋屈,但是还是忍住悄然坐下。

    会议结束后,龙傲天匆忙地走回了办公室。而刚出会议室门的龙震天却走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拨打起电话来。

    “上次让你查那个女人的身份,你查的如何了?”龙震天压低了声问道。

    对方呜咽了一会,才说根本什么都么有查到。纵观唐可可的人生经历,基本可以用几张纸来形容了,根本就查不出来什么有意义的内容。

    “废物,怎么会没有查到?”龙震天怒道,这群人还真是给他吃闲饭的,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给我接着查,直到查到为止!”

    “是”电话那头很快地挂了机。

    十点钟的时候,龙傲天打了个电话给管家,他突然间想见见家里的那个小野猫了。

    此时唐可可郁闷地坐在车子里,一想到龙傲天整日对她呼之喝去,而自己心里的火又对他发泄不了,反而经常被他拆之入腹,说起来这些事情,唐可可多少是有些羞愧的。

    和龙傲天第一次遇见,便被夺走了初夜,此后,龙傲天又对她n次的掠夺,呜呜,居然她竟然也会无意地陷入其中,意乱情迷,好痛恨这样的自己。

    不过更应该痛恨的是那个龙傲天,嗯哼,想到昨天莫名地被那个女人打了一巴掌,唐可可就嘟起了小嘴,哼,这笔账她要和龙傲天好好算算。

    “唐小姐,到了。”管家恭敬地打开车门。

    见状,唐可可抬脚下了车,此时龙氏集团的大楼早已是漆黑一片,只有少数楼层还能看见灯光是亮着的。

    这么晚了,还来公司?唐可可不禁纳闷,难道这个龙傲天是要请她来这吃夜宵吗?果真是个变态!

    龙傲天的工作室是在最顶楼的地方,唐可可踌躇地看着电梯的数字的攀升。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龙傲天那个恶魔了,心里就一阵发抽!

    谁知道这个龙傲天又想出什么新花招来折磨自己呢?话说这个家伙应该不会让自己舒服的说。

    出了电梯门,看到管家没有跟来,唐可可满心不愿意,让她一个人去面对龙傲天,这不是狼入虎口吗?

    不如逃走,可是她知道管家还在下面,呃,还是……慢慢地走到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来。”低沉的男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来了。”龙傲天嘴角难得地露出一丝微笑,但是这笑容在唐可可的眼中却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呃!”唐可可点点头,心里却想起了白日里竹子巷来闹事的那群民众,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今天一天过得很愉悦吧,我可是看到龙大少爷上了电视的啊。”

    龙傲天瞪了她一眼,不过并没有生气。他站起身来,无声地走到唐可可面前,仔细地看着她的侧脸,似乎还有一丝微肿。

    “怎么,你没有上药吗?”龙傲天有些生气地问道。

    “这种事情似乎不是龙大少爷该理会的。”唐可可嘴硬地说道,明明听到龙傲天这么关心自己,心里是感动的,可是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些口是心非的话。

    龙傲天瞥了一眼这个倔强的女人,冷声道:“也是!”说完之后戏谑一笑。

    唐可可不说话,有些气愤地看着龙傲天,不知道这张冰冷的面颊居然还可以还可以挂着笑。

    见唐可可不愿搭理他,龙傲天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唐可可一惊,身体已经悬空而起。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唐可可用力地拍打着龙傲天的肩膀。

    那拍打有意无意地引起了龙傲天的火热,连带着那可人的温柔脸颊擦过了龙傲天的唇,加上她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馨香,这一切都让龙傲天觉得火热难耐。这女人,果真要人命!

    “不准动!”龙傲天极力地克制着自己,害怕自己一时失控就要了某人。唐可可反倒是不明白,反抗得更加剧烈起来。

    “这可是你自找的!”龙傲天实在忍受不了某人的诱惑,当下把唐可可摔落在了沙发之上。瞬间龙傲天又压了上来,唐可可刚想反抗,手却被龙傲天的大手顺势压住。

    “这都是你诱惑我的。”龙傲天的唇早已附在了唐可可的唇上,一只手已经从唐可可的衣服下钻了过去,用力地抓住了她胸前的美好。

    “嗯——”唐可可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眼睛里的清明也不剩多少了。

    解开了唐可可的上衣,龙傲天含住了她胸前的粉嫩的小樱桃,潜藏的欲望升腾让龙傲天早已忍耐不住了,身下的坚挺让唐可可倒是清醒过来不少。

    不,不可以这样一次次沦落,唐可可拼命地想要保持清醒。

    “怎么,你不想要?”龙傲天的一只手已经伸向她的下面,另一只手放开对唐可可的禁锢,又抚上了她胸前的柔软,大力地揉捏。

    身体一阵阵的晕眩传来,唐可可忍不住地呻吟,再也无法保持清醒,而后再次屈服在自己的欲望之下。

    似是过了许久之后才回道,“呃,不是。”

    龙傲天浅浅一笑,这才冲进了唐可可的紧致之中。呵,他要的就是这样,他要让这个女人臣服与她,成为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女人。

    嗯嗯,啊啊,沙发之上,唐可可被冲撞得有些撑不住,嘴里发出难以启齿的叫声。

    一轮过后,龙傲天感觉并不不满足,还想着再去勇猛一番,这时电话却突兀地响了起来。嗯哼,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打他电话,哼,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在这时给他打电话,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喂,傲天,云娜正在那边闹着要出院呢?”刚接电话,便听到了方正延无奈的声音。

    本想对着电话那头发火的,可是一听到方正延说到“云娜”的时候,心里的某个地方便不由的一软,“让她不要乱动,我这就过来。”

    方正延嗯了一声,挂上了电话,看着病床上笑嘻嘻的女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个云娜也真是的,活脱脱个恋哥癖好者。

    “方正延,我哥哥怎么说?”云娜笑道。

    “你说呢?”方正延将她刚吃完的橘子皮扔到垃圾篓里,然后也不说话,静静地坐在床边的座位上等着龙傲天前来。

    此时在龙氏集团的大楼里面,龙傲天眼带温柔地看着已经睡着的唐可可,将一张毯子盖在她胭脂般美好的身体上,拂去她额前的碎发,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

    “不会是某人为了俘获哥哥的心特意去整成子萱姐姐的样子把?如果真是这样,我云娜是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就是这句话让龙傲天的心猛地一痛,一直以来他都很清楚地知道子萱是他心中难以割舍的存在,没有谁可以取代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即便是那个人长得再如何相像,那也只不过是相像而已。

    竹子巷贴了告示,大伙都围着告示都在议论纷纷,唐可可恰好经过,不禁狐疑地凑上去探个究竟。

    嗯,拆迁?唐可可一愣,旋即大嘴一咧,不会吧,老娘的春天居然到了,自己盼了多年的拆迁终于来了。

    “哎呀,拆迁了,这可是好事啊!”唐可可高兴地朝着王大婶乐呵道。

    “可不是啊,眼看着其他地方都跟着拆了,咱这老城区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还以为没戏了呢,这下可好了,我家二子的新房有着落了。”王大婶整了整衣服高兴地准备回家报喜去。

    “也不知道这拆迁费是怎么算的?”唐可可嘀咕着,却看到李大爷拿着房契户口薄什么的慌慌张张地走过来。

    “李大爷,你拿着这些家底儿干什么啊?”唐可可不禁纳闷。

    “你还不知道把,这个拆迁啊必须要个人前去登记,这个什么个人资料都要重新登记的,这可是关系到拆迁赔偿补贴的。”李大爷郑重其事。

    “拆迁补贴?”唐可可脑袋一个灵光,这可都是钱啊,于是兴奋地问道:“那个拆迁费是怎么补贴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要具体问下才知道,这样吧,不如一道去拆迁的主儿那儿问问。”李大爷建议道。

    “嗯,好的!”唐可可欣然同往。

    竹子巷转弯的路口,已经有横幅高高挂起,上面红底黑字写着“老城拆迁换新城,居民安居又乐意”。

    唐可可看着条幅上的字不禁有些伤感,话说这老城真的要拆迁了,那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印记可都要被抹灭掉,连着儿时的快乐和痛苦也将要随着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说来还有些舍不得,可是有得必有失,政府这么做肯定是想城市规划的更好,大家的日子更红火,自己伤哪门子的心。况且这地处老城区,那个赔偿,嘿嘿,自然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个是我家的房契,你帮看看可以补偿多少?”一个大妈举着本子高声叫喊。

    “我先来的,先看我的!”

    “尊老爱幼你们懂不懂啊,要看也是先看我的,那个登记人员,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