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28章 乌鸦嘴,嫁不出去要你管!

    幸亏她没有停留多久便拐进一条巷子深处,所以龙傲天才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她要是知道龙傲天刚刚的所想,估计后悔的要拍死自己100万次。

    蓝色的光调,低缓的蓝调音乐,若明若暗的光影走动,只是在酒吧的一隅,一对男女正在闲散地喝着鸡尾酒。

    女子细长的眉眼有些微醉,望着对面的男子忽闪忽闪的,男子见状劝道:“云娜,少喝点,会醉的。”

    云娜轻轻一笑,哥哥是在关心她吗?心底的暖意升起,望着龙傲天富有线条般的冷峻面孔,幸福的同时又有些遗憾。

    像哥哥这样宛若天神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应该找不到几个,而自己居然这般幸运和他成为兄妹,还不知要羡煞了多少人。

    可是谁又知道她内心却是遗憾的,遗憾自己这辈子只能做他的妹妹,其实她更想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这些话是不可以说出口的,因为根本就不可能,他们是有着相同血缘的亲人,这注定他们永远跨不过那道鸿沟。于是云娜猛喝了一口酒,让酒精去麻痹自己的思想。

    龙傲天并不知道云娜的所想,他对这个唯一的亲人有的只是宠溺,虽然父母早逝,但是他希望用兄长的爱来弥补她生命中所缺失的父母之爱。

    “好啊,你们两个在这偷偷喝酒,居然都不叫上我?”方正延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脸很受伤的表情。

    “方正延!”云娜凤眼一瞪,这家伙又来拆场子了,每次自己想单独享受与哥哥在一起的约会,这家伙就跟个电灯泡似的冒出来,倒人胃口。

    倒是龙傲天鼻子一嗤,“好了,别演戏了,每次都是这样,也不觉得无聊。”

    见状某人收起受伤的表情,笑嘻嘻地把花递给云娜,“我刚订的火玫瑰,正好和你这身衣服相配,喜欢吗?”

    “喜欢!”云娜懒懒道。

    “某人真是有心,我记得上次云娜回国穿的是蓝色绸缎,某人送的是蓝色妖姬,上上次云娜回国穿的是紫色的宫廷服,某人送的是薰衣草,还有……我想问不会每次都这么巧把?”龙傲天戏谑道。

    “老大,懂我者你也!”方正延夸张地对着龙傲天竖起大拇指,一面又对云娜的不解风情大为头疼。

    “哼!”云娜才不理睬方正延的攻心术呢,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了解方正延的心思,只是那家伙和哥哥比起来,哎,差的不是一点两点,自己要是能看上他,除非自己眼睛瞎了。

    望着云娜熟视无睹的神情,方正延承认自己被击败了,这个龙家大小姐啊,也不知道哪天能够脑袋开窍,知道他方正延的苦心就好了。

    想想看,每次回国自己都是不请自来,每次被忽视还腆着脸陪着笑,这是一般人的所为吗,明明就是钟情于某人才会情不自禁的表现。

    再说了他方正延可是云海市首屈一指的帅哥,只不过和他哥哥比起来,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不一定找得到,她龙云娜真是错拿豆包当干粮。

    “一边去!”云娜凤眼又是一挑。

    方正延依旧笑嘻嘻地不生气,别看他在别人面前一脸的严峻,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可从来都是容易被欺负的善类。

    “你呀,这么久才回国一次,回来还对人家还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方正延打趣道。

    “乌鸦嘴,嫁不出去要你管!”云娜白了他一眼。

    “哎,我是不想管,可是万一人家要是嫂子不待见什么的,我这个好朋友难道不该分担分担吗?”

    “嫂子?”云娜眼里闪过一丝迟疑,方正延不会随便乱说什么的,这么说来哥哥应该是有心上人。

    “咳咳,你不会还不知道把?”方正延撇了撇嘴,暗想这丫头信息也太不灵通了吧,“龙氏集团总裁悬赏一千万寻找某女,还有今天才发布的悬赏2000万缉拿某女……”

    “方正延!”方正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龙傲天打断,他的声音带着愠怒,关于自己的私事,他不希望别人来八卦,特别是在自己最在乎的妹妹面前。

    原来是真的,云水关哥哥的失神,那都是因为某个女子,多年来的希望也似乎瞬间崩塌。

    “哥哥,这都是真的吗?”掩饰不住自己的吃惊,云娜瞪大了双眼。

    “喝酒!”龙傲天半天嘴唇动了动,一想起那个叫唐可可的女人,他就不由地心烦意乱,要不是那问话从自己的妹妹的口中说出,说不准他早就发火了。

    方正延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提出这个话题,真是让人扫兴,看着龙氏兄妹,一个面色阴郁,一个神色黯淡,他就想不通了,龙傲天有喜欢的女人难道不是件高兴的事情吗?

    “除了子萱姐姐,还有谁配得上我哥,我不服!”云娜性子比较高傲,一般的人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一个和子萱长得很像的女子!”方正延顺口接过。

    “什么?”云娜眉头一簇,方正延是在开玩笑吗,这世界上居然会有和子萱姐姐长得像的女子,这也太巧合了把?

    “不会是某人为了俘获哥哥的心特意去整成子萱姐姐的样子把?”云娜问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云娜是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闻言龙傲天面色变得更加阴郁,此刻酒吧的温柔的蓝调似乎也变成吵闹的噪音,他猛地灌了一口酒,说都没说一声便起身离开,甚至都不顾及身旁那两位的感受。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