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啼月01 作品

第26章 拜拜,腹黑男

    “就是,你这是藐视我们其他的股东,我们抗议!”随之而来的是其他人的齐声抗议。

    龙傲天冷笑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这些老家伙为了龙氏集团付出过心血的份上,自己早就把他们扫地出门了,还会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评头论足吗?真是一群不知深浅的老家伙们!

    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导火索,唐可可想笑,不过这样似乎也好,如果他们混乱的话,自己不是就有机会逃跑了吗,嘿嘿。

    “各位大叔大爷,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我这就离开!”唐可可慌忙起身,正准备一走了之的时候,突然有人拽住了自己的胳膊。

    “坐下!”语气里是不容置疑。

    看着龙傲天铁青着脸,唐可可真有砸桌子的冲动。为什么,为什么吗,自己不就是去玩了一趟仙人跳吗,怎么就输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龙震天细细的观察唐可可,发现她除了长得像子萱以外,性格并不如子萱那般柔和,那忽闪的明亮眼睛似乎总是在盘算着什么。如果可以,利用她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傲天,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就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啊?”张老爷子快人快语。

    “就是,平日里你在外面花天酒地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带了个女人参加股东会议,简直是不可救药。”

    “傲天,别忘了龙氏集团我们这些老前辈没人都有股份,你要是不懂得收敛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各位长辈,傲天虽然年轻,但是也知道胜者为王的道理。我之所以能坐上总裁的位置,不是因为各位前辈的鼎力支持,而是我龙傲天依靠自己的本事打拼出来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龙氏的老人们没想到龙傲天说话会如此犀利,居然直接把他们这些老前辈的功劳推的一干二净,简直让他们寒心。

    “傲天,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他们都是龙氏的元老,没有他们哪里又有龙氏的今天。”龙震天呵斥道,他巴不得龙傲天激起众怒,这样对自己才有利,但是表面依然不动声色。

    龙氏的老人们一看龙震天替自己说话,天平的一端全都倾向于龙震天,都纷纷说道:“我看着龙氏集团的位置应该震天来当才对,要不是当年阿强非要自己的儿子接替,我们也不会由着这小子胡来。”

    龙傲天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纵容这些老东西们,非但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倒是养了一批反主的奴才。

    嘭的一声,龙傲天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在场的喧嚣声戛然而止,大家都顿住齐齐望向他。

    不会吧,自己今个过来看的哪出戏啊,这什么跟什么,原本以为龙氏集团如此大的集团,内部应该会很团结,但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还有那个龙傲天,似乎并不是很得人心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个冷血男,整天就想着怎么折磨别人,能得人心才怪呢?

    “说够了没有?”龙傲天剑眉一挑,环视了会议室一周,眼神里都是挑衅。

    “当年龙氏集团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谁又伸出手来帮助了,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有人撒手要撤股,要不是我后来扳过来的话,今日的龙氏会是什么样子,你们比谁都清楚。”

    “还有龙氏集团遇到黑市风波的时候,你们又站在哪里,谁又出来为龙氏说过话,要不是我顶着谣言坚持下去的话,龙氏的今天又在哪里?”

    “还有……”

    龙傲天虽然年轻,但是在这些长辈面前说话铿锵,一点都不含糊,那一句句如同钢铁般砸在每个在场的人心中,许久都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唐可可歪着脑袋盯着龙傲天,似乎是被震惊了。那人目光坚毅,看得出曾经的他为了龙氏的未来付出了很多,那样的坚持和努力该是多么艰难,可是他坚持下来,也闯过去了。

    难怪他的这些话一说出来,在座的老家伙们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一句话,没有底气了呗。

    可是,自己栽倒这样的人手里,不知道是好运还是厄运,暗自唐可可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她的逃亡是遥遥无期了。

    “傲天,我们这些长辈是怕你走弯路,所以才好心劝你,一切都是为了龙氏的将来考虑。”

    “是啊,是啊,龙氏最初都有我们的心血,我们都希望龙氏更加兴旺。”一声声的附和响起。

    “如果大家没有什么异议的话,股东大会现在开始!”龙傲天深吸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怒气也散去些许。

    “开始,开始!”再也没有人对唐可可坐在这儿有任何异议。

    哎,唐可可不得不感慨这群老家伙,真是迂腐不开窍,非得被骂了以后才会乖一些,找骂!

    此时龙震天眼睛暗藏着怒气,他没想到龙傲天只不过几句话就把这些老家伙弄得服服帖帖的,真是出乎他意料,原来打算借着这群老家伙挑拨离间看来是泡汤了,简直是一群废物。

    哼,龙傲天,我就不信你会一直这么骄傲地下去,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龙氏集团是属于我龙震天的。

    会议上无非是龙氏的发展了,股份分红了一些事情,唐可可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去听,她又不是龙氏的一份子,操那份心干什么。

    更重要的她已经有一千万在手,何愁没有钱花,虽然说自己现在是奴仆,不过做个怀揣一千万的奴仆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刚刚某人还因为自己和一群老家伙据理力争呢?

    由于坐的时间长了,唐可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呵欠。想到昨夜龙傲天几次温存了自己,这身子骨还真是经不起折腾,哎,或许找个地方做做按摩会比较好些。

    唐可可这么想着,突然就看到龙傲天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那眼神似乎在说:“不会是在想昨夜的温存吧?”心里猛然一惊,眉眼也跟着一挑,随即正坐,若无其事地抠起指甲。

    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唐可可终于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同情起龙傲天来,这个看似天神样的男人,只不过是人前鲜艳,背后多少坎坷又有谁晓得呢?

    “走!”一句冷冷的话抛下,容不得唐可可拒绝,于是唐可可突发醒悟,同情这种男人简直就是农夫同情冻僵的蛇,自己是吃饱了撑得!

    “别想着逃跑,这里都是我的眼线,一个电话可以搞定你!”龙傲天不是威胁,他晓得不给唐可可警告,她将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跑。

    好吧,她认输,不过逃跑的念头不曾放弃,有道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说不准哪一刻她就插了翅膀飞跑了也难说。

    “带你去见老朋友!”龙傲天突然怪异地笑了,唐可可暗自嘀咕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看那神情纯粹是折磨人的神情。

    果不其然,二十分钟之后,唐可可意外地发现她来到了那个让她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地方,巴黎之夜。

    “叫你们主子方正延过来!”龙傲天闷声甩下一句话。

    “是,龙少爷!”一个服务员应声答道。

    而此时龙傲天带着唐可可去的房间恰好就是那天自己被剥夺第一次的地方,这简直,简直是对她再次的侮辱和嘲笑。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让某人想起什么?”龙傲天有意刺激唐可可。

    有意,绝对是有意折磨她,唐可可知道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有停歇过,这家伙是不折磨她吐血不停歇,真是尼妹的。

    旋即莞尔一笑,“怎么会不记得,是某人被涮的地方!”

    龙傲天不由的一顿,这个女人不傻吗,自己原本想刺激她的,结果她倒是反过来刺激自己,哼,有意思,看谁刺激的了谁。

    “呵,那夜某人强烈的索取,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佩服!”

    丫丫的,唐可可攥紧了拳头,白白被占了便宜,说来还是便宜他了。

    “哎呀,傲天你怎么来了?”方正延邪魅的笑弯起,宛若那容易迷醉人的红酒。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