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狍子 作品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张莺莺的留言

    一晚上过去,伤势好了一大半。

    因果眼下,居然没在张府发现张莺莺的身影。

    她去哪了?

    在她的书房桌底下有一张被蹂躏得撕碎了的纸,纸上隐隐还有笔墨味儿传来,应该是刚写不久。

    因果视线透视进去,发现:

    上书——花开花落花随心,无情风雨无晴天。

    字迹非常的凌乱,而毛笔最后点戳的那个字仅写了一半,用因果眼随着笔势把字补充完整后可以看出,应该是一个‘萧’字。

    看来,‘镜月山庄’出手是有条件的。

    而张西河最后屈服了,张莺莺极有可能成了这场交易的‘牺牲品’。

    跟那个位叫庄离旭的表哥不无关系,不然,镜月山庄必不会派出这么多高手过来相助侯爷平定府内叛乱。

    要说起对张莺莺的感觉,萧七月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

    只不过张莺莺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萧七月心里更多的是怜悯跟感叹。

    视线透向了整个侯爷府。

    发现张西河正坐在堂厅上,客座上坐着庄离旭、庄鹰以及左秋。

    还有一个红头发老者,此人头上‘人气’比香烟还粗大,居然是位先天境强者,他应该是镜月山庄派出的最强战力的武者了。

    “三姑丈,还犹豫什么,直接杀了那小子就是。一个小小的七等侍卫还能翻起什么风浪?”庄离旭一脸轻蔑的伸指弹了弹身旁茶几。

    “他当然不足为虑,不过,关键是楚子江有些麻烦。”张西河皱紧了眉头。

    “有什么麻烦的,就说萧七月伤过重死了就是。

    难道楚子江一个小小的副守备还能跟你堂堂的侯爷死磕不成?

    要是他真敢来,干脆一并干掉就是。

    这里是姑丈你的地盘,谁能奈你何?

    不然,留着那小子终究是个祸根,只有死人的嘴最铁了。”庄离旭一脸高调。

    “一个小小的副守备当然算不了什么,不过,这个楚子江不一般。因为,他姓‘楚’。”张西河说道。

    “姓楚的天下多得海里去了,就是咱们大楚也有上千万的。摆面摊的,卖鞋子的都有姓楚的,怕什么?”庄离旭哼道。

    “没搞清楚他的底细前最好别轻举妄动,这个楚子江年纪轻轻能坐上地关黑甲营副守备一职,不简单。

    而且,他不还认识朱玉礼吗?

    咱们杀了萧七月,到时,怎么向朱玉礼交待?”这时,左秋倒是插了一句。

    “交待交待,交待什么?堂堂侯爷还要向一个四品小官交待吗?笑话!”庄离旭是非要置萧七月于死地。

    “他不一样,人家是大楚铜甲团的首领。”左秋说道。

    “你们前怕虎后怕狼的,干脆把他放出去,我到外边直接干掉就是了。如果姑丈这都不敢,我很怀疑三姑丈你当初的承诺?”庄离旭有些不耐烦了。

    “你在怀疑本侯的承诺?”泥人也有三分气,张西河眼睛一瞪。

    “既然你信守承诺,那就放人。而且,要正大光明的让他离开侯爷府。到时,就跟姑丈你没关系了。”庄离旭针锋相对,一点不惧张西河的威势。

    “好吧。”张西河屈服了,“不过,你手要快些。不然,放虎归山,那小子对于张家

    的事可全知道。”

    “放心,阎王要他三更死,他不会活过三更半的。”庄离旭高调的笑了笑,春风得意。

    “要动手了……”萧七月脸上布满阴霾。

    别的几个都不怕,就是那个红衣老者相当棘手。

    想从一个先天强者手中逃开,太难了。

    这时,‘飞天蜈蚣’从外边飞了回来。

    小家伙昨天也给他放了出去,找到王捕头和楚子江后投了书信,方便随时联络。

    当然,两人都不晓得萧七月是通过什么手段联系上自己的。

    只不过有萧七月的独门暗记,两人倒是相信是他本人。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