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躔月 作品

第488章 哭坟

    因为刘兴邦尸骨无存,早就腐烂成了渣渣,所以,葬礼连骨灰都没有,只有一张画像,棺材都给你省了,好好谢谢我才对。

    “那个梁安国都知道些什么?这么刁钻的问题,问得我很不爽。”幸好见识过大起大落,大是大非的我,表面上总能保持淡定。

    “我确保那晚没人见到你杀了刘兴邦,更何况他本来就死定了,所以,这个梁安国,只是明白,你来了,凶兽来了,刘门主死了,而你又很活跃,所以,心中又怀疑是很正常的事情。”凤樱一句话点醒了我,依靠布局和舆论可以迷惑绝大多数人,但是总有几个清醒的,会从细微之处以及常人不易察觉的视角发现问题。

    “哼,我知道他的弱点了。”察觉到了又如何?他能动用的资源无法和我相比。

    “什么弱点?”凤樱凑到了我的嘴边。

    “聪明,就是一个弱点,当他感觉到他要面对的是天罗地网的时候,就懂得该站在哪一边了。”我本来想扶持刘醒言做一个傀儡掌门,然而梁安国更合适,因为,他没有前门主的血脉这个包袱在。

    “用天罗地网逼他投降?少主,需要我的鬼蛛登场吗?”黯玥在以前还在盘丝洞的时候,为了对付江湖武林,会用鬼蛛附体的做法,把那些遗骸做成一个牵线木偶一样的傀儡,利用五脏六腑的养分再培养新的鬼蛛,这招太过邪恶,但是效果的确很好。

    “暂时还不需要,这里不是盘丝洞,鬼蛛的傀儡很容易被人识破,反而增加了我们的风险,万一暴露了你的身份,那对百花楼的影响就大了。”当初被视为武林一大害的鬼蛛,竟然潜伏在百花楼中,那样的话,百花楼的存在就变得可疑了,“先看他们怎么表演吧。”

    宣读悼词的人正是梁安国,刘醒言怕是话都说不清,“呜呼兄长,不幸夭亡!生死有命,人岂不伤?我心实痛,浊酒一觞。君其有灵,共饮杜康!吊君仗义,疏财以邻;吊君壮力,臂能举鼎;吊君豪迈,远近归名;吊君气概,谏阻纳质;吊君胆气,徒手降妖;想君当年,雄姿英发,霸气凌然,忠义之心,英灵之气,永存江湖,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肠千结,呜呼兄长,生死永别,魂如有灵,以鉴我心,普天之下,更无知己!”梁安国凭栏大恸不已,而此刻,刘醒言就在他身边跟着哭,这么一来,梁安国在锻刀门的地位就成为了一人之下,甚至,那一个人也不过是听话的孩子。

    “好才华!此人不是什么迂腐的书生,这一番表演,简直入木三分。”我忍不住想要鼓掌,但是想到这里可是别人刘兴邦的坟头,坟头鼓掌,总是不太好,如果听得觉得澎湃的话,应该大哭才对,没错,就是大哭,看了一眼刘醒言之后,低下头狠狠地捶了一下鼻梁,“呜呼哀哉!”痛啊!痛死我了,打这么用力搞毛啊,伏地大哭,泪如泉涌。

    “看来前门主和岳掌门交情不浅,岳掌门连鼻血都哭出来了。”

    啊?鼻血都哭出来了?赶紧擦一擦,所有人都呼天抢地一通之后,这个步骤总算是结束了,“我表演得应该还不错吧?”除了我以外,凤樱、黯玥、冷夜雪都是闭目养神,不关她们什么事情,跟着哭就太假了。

    “没错,少主你表演得很好,别人看到你和锻刀门少门主差不多大,大概还会觉得也许你也是一起死了爹。”这不是夸,这是在贬我吧…

    “凤樱,你的嘴还真毒啊…”说得我无言以对,刚刚确实哭得太用力了一点,“但是我是真的把鼻梁打疼了…幸好没几个人看见我流鼻血,不然就露馅了。”

    刘兴邦的离世酒,还是一样锻刀门的风格,大鱼大肉,这个时候我也觉得没有带着绯凛过来吃亏了,她一个人就能把这些肉都吃下去。

    “岳掌门如此伤感,果然多情,我梁某人敬你一杯。”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也有点尴尬,不过,端着酒杯的手依然很稳,“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总是让人感叹不已,梁兄弟,以后锻刀门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上了,醒言弟毕竟还小。”

    “岳掌门明明和少门主差不多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你这话说得很自然也很正常,岳掌门身上独有的气质,感染了我,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心智异于常人呐!”

    “梁兄弟说笑了,我还是要比醒言弟虚长几岁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几岁,反正就随口这么一说,谁能去调查呢?

    “不知道岳掌门怎么

    看待马上就要到来的刀剑争霸大赛?没了前门主,铸剑谷一定觉得自己翁操胜券了。”事实上确实是这样。

    “这种事情你不应该过来问我,而是要和醒言弟已经锻刀门的其他人好好商讨一下。”我去过铸剑谷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这家伙,是在试探我。

    “锻刀门内部自然会全力以赴,再怎么讨论也不会有更大的意义了,所以,岳掌门作为外人,意见就显得更加重要了。”这个理由倒也是说得合情合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