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小雪和承毅

    “三少,就是这里了。”

    破落的民宅,连门卫室都没有。韩承毅下了车,绷着脸,散发着逼人的寒意,什么话也不说。倪俊在前面带路,他单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彰显着他此刻一触即发的紧绷情绪。

    “倪俊,把门踢开!”

    “是!”倪俊答应一声,迅速扬起腿,厚实的铁门就在这一脚下整个从门框上掉了下来,直直落在地板上,发出极其响亮的一声,整个破旧的公寓都在抖动!

    跨过扬起的灰尘,韩承毅走进卧室,看见了床上那两具纠缠在一起身体,顿时恨得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好啊!多美好的画面!他这么担心她……结果,她却是来和初恋学长风流快活的!他是哪根筋搭错了,为了她方寸大乱?!

    “倪俊!”韩承毅果决的转过身,看都不想再看床上的那两人,一挥手发狠说道,“给我做了他们,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倪俊愣住了,三少这是什么意思?

    乐雪薇不知道韩承毅此刻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他真的来了!她差点就要被渠礼阳给……可是,韩承毅来了!她颤颤巍巍的朝韩承毅伸出手,嘴里呢喃着:“韩承毅、韩承毅……呜呜……”

    末了,还带着哭腔。听的韩承毅心肝都在颤!

    韩承毅一咬牙,额上青筋在刘海的遮挡下抽动着,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迅速转过身,笔直的走到床旁,一只手拎起渠礼阳,像是丢弃垃圾一样将其扔在了地上,一扔就是好几米远,渠礼阳直接撞在了角落的墙壁上,撞成内伤!

    近距离看着乐雪薇,才发现她满脸都是泪痕,嘴唇咬破了正往外渗血!

    ——她是被强迫的!不是自愿的!

    韩承毅懊恼的咬了咬牙,脱下外套包住乐雪薇,乐雪薇惊魂未定的扑向他,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哭诉,“他用刀子挟持我,他强迫我……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差点、差点我就……呜呜……”

    “笨女人!”

    韩承毅心疼的不行,抱住她摁进胸膛里,嘴上气的骂她,动作却是小心翼翼、呵护备至。

    屋子外面围了一群保镖,倪俊看到韩承毅这样抱着乐雪薇出来,赶紧朝众人挥了挥手,于是大家都很自觉地背过了身去。

    “韩承毅,我、我……”

    在路上,乐雪薇的药效发挥的更加强烈了,她的意志已渐渐支撑不住,脆弱的不堪一击。她本来就被韩承毅抱着,现在就更加渴望贴近他。柔软的身子像海藻一样,不断缠绕着韩承毅。

    “怎么了?”

    韩承毅低头看着她,发现她双眼迷蒙,嘴巴微张着,喘息的样子像极了——他们第一次时的那个晚上!

    ~~~~~

    和第一次又不太一样,这一次,乐雪薇是清醒的。

    可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做着一些违背本身意愿的事情,但大脑很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她竟然主动向韩承毅示好,甚至是索取更多!樱花般的唇瓣烙铁一样贴上韩承毅的薄唇,清凉的不可思议。

    这让她更加渴望他,语言无法形容的舒适感袭向大脑皮层,她的理智与道德防线彻底崩塌!

    韩承毅早已按捺不住,凭着惊人的毅力强压着想要她的念头,吩咐司机:“开快点!”

    暗夜里,劳斯莱斯流线型的车体在大路上疾驰而过,像海天上的一只鹰。

    终于到达半夏山庄,韩承毅抱着乐雪薇急急进了卧室,看似急切,抱住她的动作却又那样轻柔。

    “啊、啊、啊。”乐雪薇无力的喘息着,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那样满含期待的看着他,双颊绯红、暗藏春意。

    韩承毅身上gucci‘罪爱’佛手柑香水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像久逢甘露的土地一样,乐雪薇急切的想要贴近他。韩承毅这个时候却表现的不疾不徐起来,他伸手拨开她凌乱的发丝,看着她问:“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嗯?嗯!”乐雪薇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呼吸急促而滚烫。

    “你想干什么?”韩承毅宛如一场游戏的主宰,乐雪薇已完全被他操控在掌心――从身体到灵魂!“或者,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我……我想、想要,你。”

    明明不应该这样说的,可是那一刻,乐雪薇却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不由自主。终于……还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认真的?知道我是谁吗?”韩承毅这只精明的狐狸终于牵着乐雪薇步步走入陷阱。

    “嗯,韩承毅。”乐雪薇点点头,完整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像舌尖上裹着细细的豆沙,甜却不腻。

    于是,一切都再慢不下来了……

    像是分离了千年万年终于找到彼此的另一半,身体的契合达到惊人的程度!韩承毅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欢愉,活了30岁,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巅峰致死!

    十指紧扣,彼此贴合到极限,恨不能将她揉进骨髓!

    “小雪。”

    他这样叫她,第一次这样叫她。

    “嗯。”乐雪薇如遭电击般,浑身一颤……娇弱的应了一声,他的吻便落了下来,停在眼角。

    “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好吗?小雪。”

    乐雪薇被他温柔的揽在怀里,忽然想起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叫她……小雪,小雪。后来,妈妈走了,没有人再这么叫她了。雪薇,他们总是这样叫她。

    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名字里有个‘薇’字,和乔雨薇的名字那么像!现在,她躺在一个花钱买了她的男人怀里,被这样久违的称呼感动到无法自持。

    像永夜撞上流星,有些人注定要遇见。

    “你也试着叫我……承毅。”韩承毅的眼神柔的像水,让人溺毙。

    “承、承毅……”乐雪薇磕磕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