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四个多月了

    自那天晚上被韩承毅赶走,接着两天,乐雪薇都没有去医院,是他说的,让她不要再去了。

    第三天早上,接到倪俊的电话,说是韩承毅今天出院,让她去一趟。

    乐雪薇接到这条短信,觉得挺奇怪的,住院都不需要她了,出院了还需要她去?但倪俊既然说了,她也只好去。谁都知道,倪俊就是韩承毅的影子心腹,说话基本上是可以代表韩承毅的。

    事实上,倪俊是偷偷给乐雪薇发的短信。

    乐雪这两天没有来,韩承毅的脸色阴沉的难看,情绪明显不好。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他比平日焦躁的情绪和低气压。倪俊历来最懂得韩承毅的心思,于是自作主张叫来乐雪薇。

    “小姐,你来了。”倪俊见到乐雪薇,松了口气,她要是再不来,他都快吃不消三少的低气压了。

    病房里,郝惜音正在替韩承毅换衣服。乐雪薇看着他们靠的那么近,郝惜音的手停在韩承毅胸前正在替他扣衬衣的扣子,衬衣还半敞着,里面精壮的蜜色肌肤若隐若现。

    乐雪薇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真没必要来,这不是有人照顾的好好的吗?

    韩承毅不动声色,目光却胶在乐雪薇身上,将她从四面八方渗透包围。

    “你来干什么?”

    乐雪薇浑然未觉他溺毙人的目光,只听到他张狂的话语,心想这人什么意思,刚想说‘不是你让我来的吗’?却被倪俊拦住了,只见倪俊朝她摇摇头。

    看在倪俊的面子上,乐雪薇忍了。

    “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过来?”韩承毅轻轻拨开郝惜音,傲慢的垂视着乐雪薇,保持着原有姿势不动,衬衣还是那样微敞的样子。

    “总裁……”郝惜音一顿,一脸受伤的表情。

    韩承毅根本没在意到她,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乐雪薇。

    乐雪薇扯扯嘴角,嘴巴微微嘟起,挪到韩承毅跟前,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总裁,让我帮您把衣服穿好,有什么事,一会儿再……”郝惜音脸色越来越难看,咬碎一嘴细牙,暗自剜了乐雪薇一眼,又往韩承毅身边贴近了几分。

    韩承毅抬手阻止了她,看都没看她,“不用了——你过来,帮我穿衣服。”

    后面这话显然是对乐雪薇说的。

    这人真怪,乐雪薇心想。但不能推辞,只能老老实实的上前继续郝惜音没做完的事。

    “怎么不说话?”

    韩承毅一开口,还是和那天一样的问题,乐雪薇忍不住笑了。“呵呵……三少你这两天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左胳膊能动了吗?好好吃饭了吗?”

    病房窗户开着,晨风吹进来,空气里涤荡着一股青草与朝露的香气。

    面对乐雪薇的问题,韩承毅居然略觉羞赧,掩饰着嗤笑道:“既然这么担心,还敢两天不来?”

    乐雪薇舌头打结,无语……明明是他让她滚,让她不要来的!一旁倪俊一个劲冲她使眼色,她只好顺从的说到:“是,都是我不对,我错了。”

    韩承毅冷哼一声,不置可否,站了起来,极自然的拉着乐雪薇一同出了房门。

    倪俊暗自舒一口气,还是小姐管用啊,三少的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了。而一旁的郝惜音早已恨的几欲成狂!

    乐雪薇被韩承毅牵着一路出了vvip住院部大楼,车子停在大楼下面等候着。韩承毅先上了车,乐雪薇跟在他身后,在脚步踏上车子的那一瞬间,乐雪薇的视线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瞬时,她的脑子炸开了!

    ——那个人,不是渠礼阳又是谁?他身边那个,和他手拉手的女孩子,不就是年佳佳吗?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分手了吗?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医院里?而且,还这么亲密?

    乐雪薇脑子一片混乱,双目赤红的注视着那两个人,猛的甩开韩承毅,朝着渠礼阳和年佳佳跑了过去!

    “雪薇?”

    韩承毅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转过身跟着下了车,可乐雪薇已经跑远了!他眯起眼看着她跑去的方向,英俊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渠礼阳?竟然又是这个渣男?小丫头一见了渠礼阳,就扔下他了?

    他没有意识到,嫉妒的情绪正在他胸腔内疯长!这远远超过了本身的占有欲!

    韩承毅没有多想,迈开步子朝着乐雪薇跑去的方向紧跟着追了上去。

    ~~~~~

    乐雪薇一口气狂奔到渠礼阳和年佳佳面前,他们正在取药窗口拿药。

    渠礼阳接过药,转身便对上了乐雪薇。

    “雪……雪薇!”渠礼阳手上一松,慌张的将药袋掉在了地上。

    乐雪薇打量着渠礼阳,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前一阵子狼狈的模样,斯文、儒雅,是她曾爱慕着的学长!而年佳佳站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这个举动太亲昵、太自然了!

    “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乐雪薇感觉好像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不可置信的瞪着渠礼阳——真相在她心底呼之欲出!

    渠礼阳垂下眼,心虚的不敢看她。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这么快就和好了?为什么?渠礼阳,你有没有良心?你丢下一笔巨额债务一走了之,不管我的死活!转身又和这个女人和好了?”

    乐雪薇捂着太阳穴,觉得脑子里像有电钻在钻一样的疼!

    渠礼阳依旧沉默不语,年佳佳却开口了,轻蔑的笑到:“什么分手,什么和好?你说的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佳佳!”渠礼阳面色大变,急急拉住年佳佳,不想她继续往下说。

    可年佳佳却挣开了他,走到乐雪薇跟前,冷笑到:“听不懂?那我就明白点告诉你,我和礼阳从来就没分手过。他回头找你……那是因为,那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出事了。

    我爸不肯拿出钱来帮他,所以,只好想出这个办法来,让礼阳假意和你和好,然后,好把债务转让到你头上!”

    事实竟然如此残酷!丑陋到极点!

    乐雪薇犹如当头棒喝,今天终于见识到了渠礼阳这个人面兽心的真实面目!恨到极点,反而没有了咒骂的力气。她面色灰败,犹如小死一场!

    “啊……”

    乐雪薇脚下一软,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