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所谓逢场作戏

    气氛尴尬而微妙,韩承毅轻咳了一声,朝乐雪薇抬了抬下颌。“咳,摆饭吧。”

    “噢。”乐雪薇抿抿嘴,拉过餐桌,将带来的饭菜一一摆放好。

    “吃吧!”

    她把筷子递到了韩承毅手边,韩承毅却没有去接。

    “你……让我自己来?”韩承毅诧异的看着手边的筷子。

    乐雪薇眨眨眼、点点头,当然了,不然呢?

    韩承毅皱眉不满,沉默不语。

    “……”乐雪薇疑惑,他这是什么意思?

    韩承毅无视乐雪薇诧异的目光,以为她不明白,便用眼神示意道:“先喝口汤。”

    这是——要她喂!乐雪薇觉得自己是败给这个男人了,他是左肩受伤,右手可以动的吧?还要喂?无奈的张了张嘴,算了,他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照顾他也是应该的。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对他不是那么抗拒了。如果不是他,那么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她乐雪薇。

    乐雪薇举起汤匙在汤碗里舀了一勺,送到嘴边自己尝了一小口,吹凉了才送到韩承毅嘴边。

    “不烫了,喝吧!”

    韩承毅垂眼盯着那只勺子,是她刚才含过的勺子。

    “怎么了?喝啊!不是要先口汤吗?”乐雪薇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这个举动有多暧昧。

    韩承毅其实是有洁癖的,而且,因为太早当家的缘故,警惕性和警觉性都比常人要高,像这种用别人用过的餐具这种事,对他而言是绝缘的。可是,面对乐雪薇纯净的目光——

    “嗯。”韩承毅应了一声,张开嘴含住了汤勺。

    “啧,怎么这么咸?”韩承毅不满的皱了眉,“家里换厨子了?”

    “咸吗?”乐雪薇歪着脑袋,拿起勺子又喝了一口,“我觉得还好啊!不是家里的厨子做的,是我做的……嘿嘿,我的厨艺当然没有厨子好,可是这汤很有营养,你将就一下,再喝一点。”

    小丫头自己做的?韩承毅的心,突然变得轻飘飘的,脑袋也有些发晕,咸就咸吧!也不是不能入口。

    “啊……嘴张大一点!”

    乐雪薇盛了一勺米饭,加了点菜在上面喂韩承毅。她让韩承毅张嘴,韩承毅却紧盯着她那张小嘴,感觉某个地方就要爆炸了!

    ~~~~~

    乐雪薇把饭盒、韩承毅换下来的衣服什么的都收一收,打了包准备带走。

    韩承毅接完两个电话,抬头看她这个架势,蹙眉问到:“你干什么?”

    “一会儿带回家去。”乐雪薇头也没抬的回他。

    “你要走?”韩承毅不悦。

    “嗯。”乐雪薇点点头,“不走留在这里干什么?正好这些东西都要带回去,反正晚上你也没什么事了,晚上俊哥不是留在这里照顾你吗?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个什么郝经理吗?”

    “郝惜音?”韩承毅垂下眼,语气里散发着隐隐嚣张的气息,“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我的私人秘书是你吧?”

    “呃……”乐雪薇也后悔自己嘴巴快了,“不是,我是觉得她跟了你很多年,比较了解你,我不是怕照顾不好你吗?”

    “哼!”韩承毅冷哼一声,他才不会相信她的鬼话!“过来。”

    乐雪薇不解的看着他,“什么事?”

    “我让你过来!”

    没办法,乐雪薇慢吞吞的,极不情愿的走过去,岂料被韩承毅一把揽住了腰,长臂一带就压在了身下。

    “你……你干什么啊?”乐雪薇惊慌的伸手抵在韩承毅胸前。

    “干什么?”斜长的刘海遮住韩承毅大半张俊脸,整个人显得越发邪肆魅惑,“你是不是以为我受伤了,就拿你没有办法,你就可以不听话?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可不只是我的私人秘书,你的职责范围包括24小时!”

    乐雪薇觉得,他的眼神赤裸而灼热,只消看上一眼,就会被烫伤一般。她匆匆低下头,想要避开他的凝视。

    “嗯……”锁骨上猛的一紧,韩承毅咬在了上面,乐雪薇本能的伸手推了下,刚好碰到了他肩上的伤。

    “嘶!”韩承毅猛的松开了乐雪薇,秀眉紧蹙。

    “啊……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乐雪薇真心感到抱歉,靠近了趴在他肩头查看着他的伤口,幸好缠好的绷带没有松开,纱布上也没有渗血的迹象。

    这么一来,她整个人都窝在了他的颈窝里,她的气息贴着他流畅的颈部喷薄、翻滚。

    不同于男性的温软、馨香,还有那么一丝丝甜味,蛊惑着韩承毅。韩承毅一手抓住她的双手,一手托住她的腰,狭长的某种迸发出些微火星。“身体早好了,对不对?那我们可以开始了。”

    “是,可是……”乐雪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慌了,“你不是受伤了吗?下次,下次好吗?别牵动了伤口。”

    言辞急切,听起来是真的很关心韩承毅的样子。

    细密而火热的吻因此而停住了,韩承毅抬起头来看向乐雪薇,“你这是关心我?担心我的身体?”

    这种时候,乐雪薇能怎么回答?她忙不迭的点头说:“当然,当然是关心你。”

    韩承毅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微妙,乐雪薇看不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韩承毅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松开了她,将她搂在怀里,急促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了,“好……就再放过你这次。”

    最终,乐雪薇没有走成,而是被韩承毅搂着一同在病床上睡了一晚上。乐雪薇觉得,韩承毅这个人并不是那么糟糕,他具有很多面性,强要她的那个,只是很小一部分的他。

    经过相处,他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点一点发生了变化,离初识时那个‘种马男’的形象已经越来越远了。

    ~~~~~~

    连续好几天,乐雪薇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