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错怪了他

    乐雪薇浑身无力,被伴娘搀扶着走到了主席台下。

    婚礼照常进行,在旁人看来是赌王封肃迎娶小娇妻的一场喜事,而台下,韩承毅眸光冰冷,手里握着高脚杯,仰起脖子猛灌了一大口!就让封肃再得意一会儿!

    倪俊传来短信,已经找到新房的位置。

    韩承毅滴水不漏的周旋于各宾客之间,找准了机会对封肃灌酒。婚宴进行的差不多了,韩承毅不动声色的带着韩天磊退出了院子,悄无声息的向新房摸去。

    “三少。”倪俊已经等在门口,周围躺着几个保镖模样的人,都是被倪俊放倒的。

    韩承毅一看乐雪薇不在,不满的皱了眉:“怎么没把人带出来?”

    倪俊为难的说:“这个……属下无能,小姐不肯跟我走,她身上没有力气,我强行抱她也不合适啊!”

    “什么?”韩承毅不解,小丫头这是怎么了?刚才明明一看见他就求救,怎么反而不肯跟倪俊走呢?“算了,我去。”

    时间紧迫,封肃随时会进来,不能耽误时间了。

    推开房门,韩承毅直奔向躺在床上的乐雪薇,俯身将她抱起来。

    “放开我!”却不料,乐雪薇气势汹汹的朝他吼道,“你别碰我!”

    “……”韩承毅一愣,她这是闹什么?俊眉不耐烦的上挑,低喝到,“别闹了!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乐雪薇根本不听他的,她现在满心的委屈——刚才在婚礼上,他居然说不认识她?!是不是男人啊,就算她只是他花钱买的,那好歹现在也算是他的女人,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押着举行婚礼?

    “要走你走,我为什么要走?”乐雪薇一边说,一边挣扎,虽然力道很小,但反抗的情绪却是满满的。

    韩承毅皱眉,已经很不耐烦了。“不走?难道你还真想留在这,给那个封肃做‘二房’?”

    “是!”乐雪薇嘴硬的顶了回去。

    “你!”韩承毅面色冷了下来,讥笑到,“你是不是以为跟着赌王就能过好日子?他年纪大的能做你爸了!而且,他有老婆的,小老婆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说你是‘二房’都是抬举你!婚礼不过就是逗着你玩呢!”

    谁想跟着那老头过好日子了?心里明明是这么想的,说出口的话却不是这样。

    “反正跟着你和跟着他,还不都是一样!我就是这种身份,跟谁都没有区别!”

    韩承毅面色铁青,是真的被气着了,能这么气他的,除了侄子韩天磊,就是这小丫头了。“别忘了,1000万,你卖给我了!你以后想跟谁我不管,先等我用够本再说!”

    “混蛋!”乐雪薇扬起手扇向韩承毅,因为没什么力气,软绵绵的巴掌落在他脸上,换来韩承毅一声嗤笑。

    韩承毅强行将乐雪薇抱起往外走,再不听她无理取闹--跟个小丫头片子斗嘴,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三少。”

    “三叔。”

    “快走,车子备好了吗?”

    “都停在后门口,从后花园穿过去就行,那边的保镖已经被放倒了!”

    倪俊和韩天磊在前面引路,韩承毅抱着乐雪薇走在后面。前面院子里的婚宴还没散尽,他们这一行走在后院并不十分显眼。

    就要到后门口了,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人数还不少。韩承毅面色一凛,迅速停住了脚步,看着侄子韩天磊说:“天磊,你来抱她先走!”

    “三叔!”韩天磊摇头,“不,三叔,你带着她先走!”

    韩承毅俊眉微蹙,焦躁的催促道:“听三叔的!封肃的女人跟过你,这口气他是咽不下的!这件事总要有个了断,三叔得给他个说法,不然这事没完!”

    “可是,三叔,是我做错的事!”韩天磊急红了眼,他闯了祸,为什么要三叔来承担?

    “天磊,你是韩家的独苗,三叔不能让你出事!”

    “不,三叔……”

    “倪俊,把孙少爷给我带走!”

    脚步声越来越近,韩承毅径自将乐雪薇放到韩天磊怀里,转身朝着脚步声走了过去。

    “孙少爷,您快走吧!倪俊得跟着三少!”倪俊也催促着。

    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封肃带着人追了上来,将韩承毅团团围住。

    “哟,三少,这是要去哪儿啊?”

    韩承毅勾唇一笑,继续和他打太极:“这不,喜酒喝的差不多了,承毅就不打扰了,封爷还要照顾嫂子不是?”

    “少特么跟我来这套!”封肃一瞪眼,怒道,“嫂子?韩承毅,你们韩家好样的啊!叔侄俩都来抢我的女人?快把她给我交出来!你侄子玩我女人的事,就此揭过!”

    对方既然已经不再装,韩承毅也没有装的必要了。

    “封爷,您既然这么说,我就把话挑明了,雪薇是我的女人,还请封爷给我个面子。”

    “哈?”封肃仰天大笑,“哈哈……笑死我了!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怎么了?今天我要的就是你的女人!你侄子玩我的女人,老子就用你这个做叔叔的女人来偿还,怎么样?很公平啊!”

    韩承毅淡笑:“行,封爷要多少女人都没问题。但是这个……她还小,不懂事、没规矩,怕冲撞了您。”

    “老子就是喜欢!”封肃眉眼一横,笑的越发张狂,“小好啊,水嫩嫩的。不懂事、没规矩不怕,老子愿意宠着她!”

    韩承毅终于收敛了笑容:“封爷,这个、不行。”

    “韩承毅!”封肃也跟着变的凶狠起来,“不行也得行!否则,你侄子玩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