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别无选择

    “骗子,骗子……”乐雪薇被韩承毅抱在怀里,失了神一样嘴里反反复复就只有这两个字。

    “什么?”韩承毅低下头,靠在她唇边仔细的听,唇角慢慢浮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这是骂谁?我好像没有骗过你什么,倒是你一开始就在骗我。”

    乐雪薇眼睛一闭,泪水再度滑了下来。

    “他骗了我!他居然骗了我!他就这样扔下我不管了?!”乐雪薇伸手捂住脸,恸哭道,“他为什么啊?我答应过会和他一起承担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这既没出息又没脑子的话惹得韩承毅一阵冷笑,一把拉开她捂住脸的手低吼道:“他都这么对你了,到现在你还说这种话?你脑子里装的什么?这种男人,简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称之为男人!”

    “不,我要找他问清楚!”乐雪薇混混沌沌的伸手去摸手机。

    却被韩承毅拦住了,“你找他干什么?他既然扔下你走了,你觉得,他还会让你找到吗?别傻了!”

    “不,我不相信!”乐雪薇执迷不悟,推开了韩承毅,拨通了渠礼阳的号码。

    但无论她拨多少遍,都提示关机!很显然,他不会再接她的电话了!

    “啊、啊……”乐雪薇几乎要哭晕过去,体力透支、悲伤过度,还有那么一笔从天而降的巨额债务,她的人生进入前所未有的灰暗。

    韩承毅勾起手指,从她瓷白的脸上划过,撩开她凌乱的发丝,深邃笃定的眸光望进她彷徨的眼底,劝慰道,“好了,哭了这么久,也该够了。下面,听我说说,好不好?”

    他茶褐色的眼帘上,倒映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

    乐雪薇疑惑的看向韩承毅,他有话对她说?

    “我就一句话,你跟我,钱我帮你还。”韩承毅说的言简意赅,废话多一个字都没有。

    乐雪薇呆住了,为什么?为什么她必须要一次又一次听到这种话?她猛的挣脱韩承毅,吼道:“你太欺负人了!你凭什么这么羞辱我?我是很惨,可是,我不卖!”

    韩承毅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如果这么容易服输,那她就不是乐雪薇了。

    他英俊的脸上一派镇定,似是漫不经心的说到,“你想想清楚,800万,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高利贷的利息高,恐怕过两天就不止这个数目了。除了跟我,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哼!”乐雪薇摇头惨笑,泪痕未干的脸上闪耀着从容和坚强,“我就是露宿街头,被人追杀,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换钱!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屈服的!”

    韩承毅看不出来失望,沉着脸微点下颌,“行,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我平生最讨厌强迫别人。”

    乐雪薇不想再和他多说,拉开车门走了出去。走出去没几步,韩承毅却又再次叫住她,“你要是改变了主意,我随时欢迎。”

    乐雪薇没有回头,纤瘦的肩头顿了顿,嘴角紧绷、咬紧牙关,毅然决然下了车。

    ~~~

    闪电在漆黑如墨的天际炸开,仿似燃烧着的脉络,可怖的点亮了天际,天空被割的四分五裂。轰隆隆的雷声紧随其后从遥远的天边逼近,震天的一声响,大地都在顷刻间抖动起来。

    乐雪薇捂住心口,喘着气在大雨中狼狈的奔跑着。“啊、啊……”

    被高利贷的人追着跑了一天了,实在没有力气了,乐雪薇扶着墙壁坐倒在地。

    “人呢?刚才明明看见是往这边跑的……都给我看仔细点!”

    “绝对不能让那丫头跑了!”

    ……

    那些人又追来了!乐雪薇已是精疲力尽,再也跑不动了!

    狭窄的巷子里,射进来两道强光,打在乐雪薇脸上,她本能的抬手挡住。

    “老大,这丫头在这儿呢!找到了!”

    高利贷的人朝着乐雪薇步步靠近,乐雪薇本能的站起来往里跑,只是这是条死胡同,前面已经无路可退!

    “别、别过来!”乐雪薇不断往后退着,身子贴在了墙壁上,可那些人还在靠近!

    “丫头,跑啊!你再跑啊!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不,你们别过来!钱不是我借的,不关我的事!”乐雪薇脸上潮湿晶亮的一片,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哟,这个我们可不管,我们只知道,渠礼阳跑了,这钱就得你来还!”

    “来啊!给我抓回去!”

    那些人随即涌了上来,将她抓住。乐雪薇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别碰我……救命啊!”

    然而,她纤细娇小的身子怎能抗争的过这些强壮的男子?乐雪薇被强行拖着往巷子外面走,她的膝盖跪在地上,是一路滑着出去的。但这个时候,疼痛已经不重要,巨大的恐慌掩盖了一切!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没有那么多钱!”头顶正上方,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天空仿佛碎裂了般,雨点也随之大了起来。乐雪薇蜷起身子,雨点不断落到她的身上。

    忽而一辆劳斯莱斯在大雨中疾驰而来,车轮在桥面上急速滑行,飞溅着水花的地面上蹭出无数细小的火花。

    车门被打开,倪俊撑着伞护着韩承毅走下车。韩承毅环视了一下现场,狭长的桃花眼中迸发出一丝杀意。倏尔扬起手,狠狠扇在倪俊脸上。

    “属下该死!”倪俊挨了打,嘴角渗出血丝来,却依旧笔直的站着,动也不敢动一下。

    韩承毅一下一下极缓的点着下颌,阴鸷般的眸光打量着周围,怒意飙升到极点,“你就是这么办事的?我说过什么,你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