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落入圈套

    “学长,慢点,注意脚下。”

    乐雪薇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吃力的搀扶着渠礼阳走出工地。

    才刚走出来没多远,前方大路上一排黑色宾利开了过来,最后面跟着一辆劳斯莱斯。乐雪薇扶着渠礼阳停了下来,那排车子猛然刹车,在她面前纷纷停住。

    车上下来一众黑衣保镖,倪俊随后下了车,走向乐雪薇。

    “乐小姐,总裁不放心来看看,您没事儿吧?”

    乐雪薇看向后面那辆劳斯莱斯,不明白韩承毅来干什么。渠礼阳这么惨,难道他是来看笑话的吗?只是眼下的情况,渠礼阳必须马上送医院,她管不了这么多了。

    “倪先生,您帮帮我,学长他……受伤了!”

    乐雪薇红肿着眼睛向倪俊求助,长睫毛被泪水打湿了,漆黑的眼珠宛如泡在水里的宝石,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受伤了?”倪俊反问,浓眉轻蹙。

    “是,他是保护我才受伤的!”乐雪薇的眼泪就没断过。

    倪俊斟酌了下,转身走向劳斯莱斯,敲了敲车窗,低头向里面说了些什么。劳斯莱斯车门突然间被打开,韩承毅笔直的双腿踩在地面上,直直走向乐雪薇。

    她那么纤细小巧的身子,却承受着一个成熟男子所有的重量。韩承毅一言不发的站立着,骤然降低的气压让他周身笼罩在一股肃杀之气当中。

    乐雪薇知道,只有韩承毅的话管用。她湿漉漉的眼睛祈求的望进他深邃的眼底,嗫嚅着:“帮帮我。”

    ——她在求他!为了别的男人求他!

    韩承毅觉得胸口有些憋闷,长舒一口气,冷声吩咐倪俊:“把他带上车。”

    倪俊依言让人过来将渠礼阳挪上车,乐雪薇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朝着韩承毅鞠躬道谢:“谢谢你。”

    转身想要跟上渠礼阳,手腕却被韩承毅握住了。她疑惑不解的闪动着澄澈的双眸看向他:“怎么……怎么了?”

    “跟我去后面的车。”韩承毅霸道的宣布,口气强硬不容置喙,这是他的底线,没有人能触碰。

    “不……我要跟学长在一起!”乐雪薇挣扎着,想要让他放开,但却挣脱不掉。

    韩承毅无声的斜睨向她,目光中的森冷让乐雪薇望而生畏,一时忘了反抗,乖乖的被他拉着上了劳斯莱斯。

    ~~~

    “学长,学长?”

    乐雪薇坐在床边,握着渠礼阳的手,看到他醒过来,挂着眼泪笑了。

    渠礼阳轻微的动了动,背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即刻一阵冷汗,缓了好一阵才缓过来。“雪薇,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我们在医院。”乐雪薇的嗓子有点哑。

    “别哭,你别哭啊!我这不是没事吗?”渠礼阳一动,又牵扯到了背上的伤,疼的他龇牙咧嘴。

    乐雪薇赶忙扶住她,很是心疼:“别动,伤的这么重,医生说你的肩胛骨骨裂了。”

    渠礼阳看她低着头满脸的泪痕,知道她是歉疚,忙握住她的手,安慰到:“我没事啊,一点小伤。躺躺就好了,呵呵。”

    如果说,先前乐雪薇还怀疑过渠礼阳对自己的感情,但现在她确信,渠礼阳确实也是真的爱着她的,否则怎么会在紧要的关头奋不顾身的保护她?

    “学长。”乐雪薇握住渠礼阳的手,梗着嗓子说,“学长,你放心,我一定会陪着你的,你不要担心,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

    “你能有什么办法?”渠礼阳伸手替她擦擦眼泪,无奈的摇摇头,“别哭了,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学长,你听我……”

    乐雪薇的话没说完,病房门被粗暴的踢开了。

    两人齐齐看向门口——是那帮高利贷的人又来了!

    乐雪薇紧张的站起来挡在渠礼阳前面,惊慌的看着来人,“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们不要乱来,我可以叫保安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