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和好

    和渠礼阳僵持了这么久,她累了,心里的那道防线也在渐渐崩塌。面对着爱慕了三年的男人,她没法说那些感情过去就过去了!何况,渠礼阳像这样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一次又一次!

    “你……让我想想,你先起来。”乐雪薇没有松口,但好歹给了渠礼阳一个希望。

    当天晚上,乐雪薇和往常一样,留在医院陪护。

    “嗯,我晚上不回去了。学长的母亲病了……”

    乐雪薇在走廊上给阮丹宁打电话,无疑又被阮丹宁骂了一顿,说她没心肝,不长记性--她也不反驳,她就是记性太好了,才舍不得就这么放弃。

    渠礼阳出来找她,依稀能听见电话里阮丹宁暴躁的声音。

    乐雪薇挂上电话,抬头看见他,两个人竟然都有点尴尬。

    “那个,雪薇,床我铺好了,你去躺一会儿吧?”

    “嗯。”乐雪薇点了点头。

    最后,是两个人一起在陪护床上坐着,渠母已经睡着了。

    “这个床,这么小……”渠礼阳不自在的找话说,却戳到了乐雪薇的痛处。

    “呵,它就是这么小的。”乐雪薇抬头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她漆黑的眼睛格外晶亮,“以前每次阿姨生病都是我陪着,所以你不知道,这个陪护床一点都不好睡,睡在上面动都不能动。我基本上一夜都睡不着,不过这样更好,阿姨有什么事,我随时都是醒的,更方便。”

    她说不下去了,嗓子眼硬的厉害,像是堵了块大石头。

    “雪薇。”渠礼阳默默握住乐雪薇的手,轻轻的,像是怕弄疼了她,“对不起。”

    他看着乐雪薇,试探着将她抱进怀里。这一次,乐雪薇没有挣扎,只是――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哭了。

    “你为什么要那样?为什么欺负我?我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什么都想到你,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可是你,还是抛弃我了!你知道你带着年佳佳站在我面前,我是什么感觉吗?”

    乐雪薇靠在渠礼阳肩头,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委屈都倾诉了出来。

    “呜呜……”

    她一边哭,一边敲打着渠礼阳。

    “坏蛋!坏蛋!我好难过,心好疼,你知不知道?呜呜……”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坏蛋,你打我!打我!使劲打!”渠礼阳又变成了乐雪薇爱慕着的那个学长,温和的、谦逊的、儒雅而体贴的。“我爱你,我真的除了你没有喜欢过别人。”

    “啊!”乐雪薇狠狠捶在渠礼阳肩上,低吼一声,“你不要再骗我了!不然,我不给你机会了!”

    “雪薇?”渠礼阳大喜过望,捧住乐雪薇的脸,连声求证,“你刚才的意思,是原谅我了吗?是不是?”

    渠礼阳嗓门有点大,乐雪薇瞪了他一眼,嗔到:“你小点声,要把阿姨吵醒吗?”

    “嘿嘿,我太高兴了,知道了,我小点声、小点声。”

    渠礼阳兴奋的抱着乐雪薇不肯松开,乐雪薇也没有躲,乖巧的窝在他怀里,一边吸鼻子一边说,“以后不许再欺负我了,什么都听我的!给我打饭、打水、占位子……”

    “嗯。”

    ~~~

    一大早,韩承毅赶到办公室,乐雪薇已经把该做的都做好了。

    习惯性的替韩承毅脱下西服外套,挂起来收好,递上刚磨好的咖啡,一会儿开会要用的资料都在他手边放着……一切完美的无可挑剔。但韩承毅却挑起了眉角,总觉得有哪里很怪异。

    “你怎么还穿着昨天的衣服?”

    韩承毅眼尖的发现,乐雪薇没有换衣服,他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在意过,却在自己都未察觉的情况下,对乐雪薇上了心。